[IMG]UploadFiles/2006-4/46207923.jpg[/IMG]
          welcome to .'s blog...

.

博客简介
.

我的分类(专题)
.

日志更新
.

最新评论
.

留言板
.

链接

搜索


Blog信息
.






从大校到董事
zhengwei 发表于 2006-4-6 9:58:54
从大校到董事长



燕 子

  楔 子
  这里的天是这样的蓝,水是这样的绿,连空气都是如此的纯净……他站在一片荒草萋萋的山坡上,久久地眺望、思索,敦实的身子在阳光的映照下有如罩了一层金光。

  不远处,是海拔近1000米的插天嶂,山峦叠嶂,云雾缭绕,被列为梅州市自然保护区;脚下,就是他即将要敲醒的沉睡的土地。他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样一幅美丽的图景——漫山的八角树绿叶婆娑,挂满枝头的果实随风轻摆,像五线谱上的音符,发出带着沁人心脾芳香的轻吟;小峡谷中,将落成的水库碧水荡漾,清明如镜;基地里,鸡猪成群,一条硅镁钙有机肥生产线轰隆隆地把石头粉碎,然后制作成有机肥,滋养万顷良田……

  他的脸绽出一丝笑意,深信这幅明快的蓝图一定能雕刻在这片大地上。

  他是谁?

  人们也许会以为他是个现代新型农民,或者是个有投资目光的老板,又或者是个力图创新的乡镇官员。

  揭开他的身份,人们也许觉得不可思议——前深圳公安边防指挥部政委、大校。他竟会跑到这穷山僻壤做“农民”?

  没错,他就是我们的政委、大校翁伟芳,55岁“到点”离职后,摇身一变成为董事长,创办了五华鼎乐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五华鼎乐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基地。

  事实上,就在一年多前,连翁伟芳也没想到自己会干上这一行。那时,他抓了几十年枪的手蓦然松开,感到空落落的。他不愿意让这双手整天在酒席上推杯把盏,在麻将台上“砌长城”,他要用这双手开拓出一片新天地,为国家、为人民多作贡献。

  明晃晃的阳光有点剌眼,他眯缝起眼睛,目光落在山那边一条隐隐约约的小道上,35年前,他从那条小道走出来,如今,他希望能把那坎坷的小路开辟成康庄大道,带领乡亲一同走向未来。

小岛上的响声

  时光倒流到1968年。19岁的翁伟芳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走出了五华县周江镇红源村,第一站是湛江葡洲岛。

  时值文化大革命时期,岛上“深挖洞”,四处灰尘滚滚;社会上的“造反”浪潮也一浪高过一浪。由于局势混乱,部队的枪都被收了起来,只有警卫排还有几支手枪。

  一天,地方百姓受到坏人的挑唆,涌来团部闹事,冲击特务连。气氛骤然紧张起来。特务连担负着首脑机关的通信指挥等任务,是绝不允许外人进入的。警卫排的战士翁伟芳眼见阻挡不住闹事者,情急之中,对空鸣枪发出警告。

  枪声震住了闹事者。可意外发生了,一颗跳弹碰到一位百姓,令翁伟芳后怕不已:我会不会犯了错误?会不会因此受到处分?他那稚嫩的胸腔里当时涌着一股保卫部队的热血,绝不想出现不良的后果。

  事后,领导查明真相,表扬翁伟芳做得对,鸣枪示警,保护了岛上的军事装备设施,是果敢的行为。他那块心头大石才算落了下来。

  由于表现出色,翁伟芳入伍后不久就当上了副班长,1969年12月任排长,4个月后,接到了任特务连副指导员的命令;27天后,被调到湛江军分区干部科任干事。1973年11月,调到省军区干部处任干事,这一干就是8年,于1976年荣立三等功;直到1981年5月,调到广州军区守备第六团。

  1983年1月1日,广州军区守备第六团改编为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广东省总队第六支队;1988年4月,改编为广东省公安厅边防局第六支队。翁伟芳在1985年3月升任六支队副政委;1989年9月任六支队政委;1994年3月任深圳公安边防指挥部政委,直到2003年12月免职。

  打从当兵起,翁伟芳就是个优秀士兵,曾被评为“五好战士”。从一名普通小兵成长为领导干部的艰辛路程,难以细述。一个农民的儿子,靠不上父母的福荫,也靠不上他人的关系,全凭自己的努力拼搏,才成就一番无悔人生的事业。

要争就争第一


  永远争第一,是翁伟芳的人生信条。这个争第一,指的自然不是当官,而是无论在哪个位置上,都要对分管的工作、对事业抱着争第一的思想。争第一,是标准,是目标。

  六支队是一支具有光荣传统和历史荣誉的部队,同时也是一支具有特殊性质的部队,肩负着双重任务,既是国家武装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又担负着保卫边防的重要职责。在这支部队里,走出了被毛泽东同志表扬过的锦州战役时住在苹果院里不摘苹果,秋毫无犯的爱民模范;产生过在解放战争中活捉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的“白台山英雄团”功勋战士;有从北国打到南疆,参加过湘西、粤西剿匪的英雄连队;有在改革开放前沿,经受了“一街两制”严峻考验,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沙头角模范中队”的新时期最可爱的人。就是这支部队,自80年代以来,有3个单位先后8次被授予荣誉称号,有3个中队荣立集体一等功,5个中队荣立集体二等功,21个中队28次荣立集体三等功。这当中,注满了六支队上下官兵的努力,也注满了翁伟芳的心血。

  一条小街,能引起世界的关注,在中国怕是不多的,那就是著名的沙头角“中英街”。与小街的名气相对应,驻扎在这里的六支队十三中队,也同样为世人所注目。

  十三中队1963年7月由“白台山英雄团”抽调48名干部战士组成,于1969年3月进驻沙头角,从此担负起与香港接壤的4.2公里边防线的反偷(引)渡、反走私、维护边境安宁和进入“中英街”验证等公安边防执勤任务。40多年春秋轮转,特别是改革开放后,官兵们在这条特殊的战线上,经受了种种诱惑与考验—曾有生意人想以每年几十万的租金租下中队副业地搞房地产,中队官兵不屑一顾;曾有走私者将几百元、几千元、甚至几万元塞向官兵手中,无不遭到严辞拒绝;有的甚至利用女色赤裸裸地进行诱惑。但官兵们金钱击不倒,美色迷不住,始终保持着革命战士高尚纯洁的道德情操。有一位哨兵,在一天傍晚的执勤中,见一人带着一位花枝招展的金发女郎来到桥头,掏出了一叠港币要塞给他。他从容地说:“先生,这里只看证件,不验钞票。”那人以为他嫌少,转身向女郎使个眼色,女郎又拿出5000港币,搔姿弄首,极尽挑逗之状地走过来。哨兵大喝一声:“站住!没有证件,你就是牵来一头金牛,也休想过这一关。”那人只好悻悻而去。

  凭着这种拒腐蚀、永不沾、摧不垮、不变质的顶天立地的英雄气概,十三中队立下了赫赫功绩:自组建以来,7次被授予荣誉称号,并在1996年12月14日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沙头角模范中队”荣誉称号,1997年又被共青团中央、公安部授予“青年文明号”,先后荣立集体一等功1次,集体二等功3次,集体三等功18次,并连续9年被评为基层建设先进单位。先后有4人被邀参加国庆观礼等大型活动,有2 人被评为“全国优秀人民警察”,1人被评为“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

  但是,这个英雄中队也曾有过抬不起头的时候。1986年,一个新兵因为在训练中被班长体罚,一念之差,竟然持手中武器越界过香港。这一涉外事件引起了严重后果。后来,这个新兵被依法判刑,十三中队却大受打击,因此蒙上了耻辱。

  就在十三中队士气最低沉的时候,因老政委上调,由翁伟芳负责支队政治工作。他来到这里蹲点,与战士们打成一片,倾听战士们的心声,找出和解决存在的问题,重振士气。

  首先,他为中队配好班子。连队指导员、中队长在全支队选拔,发挥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带头作用。其次,他号召大家对问题要敢于揭短,不掩饰,让问题暴露出来,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绝不让问题形成气候。他建立信息渠道,让大家反映部队好的方面和不足地方,有针对性地展开工作。

  十三中队本来就有好底子,很快便驱散了因涉外事件带来的阴影,重抖雄风,后来更成为闻名全国的模范中队。在这里,人们可以看到人类崇高精神的存在,找到不朽的警魂。

戒烟与存款


  戒烟与存款,这与翁伟芳、与六支队有什么关系吗?

  很多人想不到,翁伟芳在六支队进行的“反腐蚀”活动,就是从这细微的生活小节入手的。

  在上世纪80年代,国门刚开不久,商品经济大潮席卷而来,受到诱惑和考验的不仅仅是驻守沙头角的十三中队,在深圳这个极具历史厚度和现实发展的交汇点上,整个驻守的武警部队都面对着各种糖衣炮弹和腐朽事物的侵蚀,也有人放松了警惕,被糖衣炮弹击中。

  驻守在深圳河边上步码头的六支队六中队,曾有过沉重的教训。1987至1989年间,边防线上走私情况严重,不法分子利用深圳河道和夜色的掩护,用船只大肆走私。夜晚,在边防线上巡逻的是武警,有的战士自制力弱,老板奉上几百元港币或一条烟就被“搞掂”,睁只眼闭只眼放私。六中队一个连队100多号人,有放私行为的竟达50%,连指导员都“烂”掉了。一些士兵情知犯了法,把收受的港币卷成硬硬实实的纸筒,藏在架蚊帐的竹竿洞里,生怕被发现查出来。

  1989年,翁伟芳率工作队来到六中队进行全面整顿。他实行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政策,只要主动交待问题,积极退赃的,免于处分,内部处理,着力打击重点,挽救了一大批。

  翁伟芳做政治思想工作,从来都在细微处着手。那阵子,他老在琢磨,六中队这个跟斗栽大了,怎么才能令战士提起劲来?他想,不法分子不是从小处腐蚀起吗,那我们也从小处开始正己。你送烟,我偏戒烟;你行贿,我就来个津贴存款,每月公布一次官兵的存款数。

  一个戒烟与存款相结合的活动在六中队展开了。干部带头,从中队党支部一班人开始,不管是“老烟民”还是“新烟民”,一律戒烟;至于存款,只是提倡,并非命令。战士将津贴交总务处存起来,需要用的时候可以自由支配。戒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尤其是对于一些“老烟民”。战士们互相督促,军营里,看不到一根烟,一个打火机。不久,六中队“无烟中队”的称号就响了起来。这个“戒烟运动”从六中队推广开去,直至出现“无烟大队”。时至今日,六中队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战士不抽烟。

  找到了突破口,翁伟芳进一步抓风气,树正气。他深知,我们的战士不是不懂法、不懂理,关键在于领导怎么带头。同样的环境,同样的人,只要引导正确,我们的兵个个都是好样的。

  通过努力,六中队的风气为之一新。在1992年、1993年达到无事故案件年。这实在不容易啊,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沙头角十三中队没有湿鞋,曾经湿了鞋的六中队也变得清清爽爽,从走私放私到抓走私绝不手软。不仅执勤成绩好,训练成绩、比武成绩也拿了好几个第一,更一跃成为先进中队,立了一个集体二等功,几乎每年都立集体三等功。

  雄关漫道铸精兵,正是经过许许多多这样那样的挫折和奋起,正是有许许多多像翁伟芳这样忠于党和人民的好干部呕心沥血地从严治警,武警六支队才能锻造成为“过得硬、打得赢、摧不垮、不变质”的坚强堡垒,在新时代为党和人民作出了新的贡献。

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


  “视人民为父母,把驻地当故乡”,这是六支队的宗旨,也是翁伟芳的心愿。他们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无论在抢险救灾的危难时刻,还是在投身创业的建设时期,他们总是想人民所想,急人民所急,把人民群众的安危放在第一位。

  1992年,深圳经历一场史无前例的股票风波。8月7日始,深圳各大银行、各证券公司的300多个股票发售点上,股民们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烈日如火,可人们狂热的购股投资热情和发财欲望比太阳还热烈,有限的场地,不断涌动的人流,无序的混乱局面,像可怕的岩浆在翻滚,随时都有喷发的可能。

  情况危急,如果不及时采取有效的措施,引导和维护情绪高涨的股民们,后果将不堪设想。

  应急分队出动了,武警出动了。

  那一晚,翁伟芳与指挥长在市委办公大楼里通宵未眠,密切关注着形势。在布置任务时,他对指挥人员说:“这是一个特殊的任务,也是一种特殊的考验。我们首先要自己顶得住,不得参与购买股票,更不能添乱;二是大胆维护秩序,千万不能伤害群众;三是要保证执勤人员和百姓的安全。”此刻,他的心越悬越高,眉头也拧得紧紧的……

  执行任务的武警战士在现场维持秩序中嗓子全喊哑了,有的还在推拉时被人抓出一条条血印子,但他们忠实地守卫在自己的岗位上。通过各方面的合力,终于平息了股票风波。

  1993年8月5日,又是深圳的一个“黑色日子”。下午13时25分,随着一声“轰”的巨响,一团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瞬间,清水河安贸危险品仓库火光冲天,浓烟滚滚,钢筋、碎石等物随着爆炸声四处飞溅,气浪把方圆数里的楼房门窗玻璃震碎,人们茫然失措的呼叫声不绝于耳……

  其时,翁伟芳正率一支球队前往龙华部队打比赛,半路听见响声,未知发生何事。回来后,方知发生大爆炸,即时赶到现场,组织武警部队连夜扛水泥铺路压火头。这是整个灭火战斗中最苦、最危险的工作,勇士们不仅要面对再爆炸的危险,还要踩着滚烫的水泥向前铺进,往熊熊烈火中抛撒。翁伟芳身先士率,冲锋在前。没有一个官兵叫苦叫累,有的实在扛不动了,干脆抱着水泥走;现场没有剪刀,一时撕不开水泥的包装,他们就用手撕,甚至用嘴咬。虽然,脚下是带腐蚀性的脏水,头上是燃烧着的火花,浓烟熏得人泪流满面,毒气和烟雾呛得人十分难受,但他们仍然奋不顾身。面对火魔,翁伟芳与官兵们只有一个念头:尽快在火海中铺出一条隔离带!

  当一轮红日冉冉从东方升起之时,大爆炸引发的大火终于被英勇顽强的武警、公安、解放军官兵扑灭了,清水河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每赴危难显身手。翁伟芳常说:“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急、难、险、重的事,我们不上,谁上?”

  正是这种与人民唇齿相依的感情,无论是抗拱救灾、扑灭山火,还是布吉河清污、为深圳血库献血,武警战士总是挺身而出。军爱民,民拥军,深圳的军民鱼水情源远流长。从1991年开始,深圳市委、市政府确定了3年创建“双拥模范城”的目标,并正式列入市政府1992年和1993年重要工作计划。1994、1995年,深圳市连续两年被评为“广东省双拥模范城”。

严父慈母集于一身


  若问六支队官兵对翁伟芳的印象,许多人不约而同地用了这么一个形容词:严父慈母。

  翁伟芳带兵严格,要求高;又平易近人,待人宽厚,善解人意,充满人情味。他喜欢与战士打成一片,经常与战士们一起打篮球,一起谈天说地,一起在饭堂吃饭。他不仅对每一个干部了如指掌,而且对许多土兵都叫得出名,知其性情。士兵们平时要见到一个“高官”不容易,当他们听到一个副师级领导随口就能叫出自己名字时,心底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有一回,晚上11点多了,翁伟芳到十三中队的梧桐山哨所查哨。他对站岗的哨兵问寒问暖,又问:“饿不饿?”哨兵老老实实地答,下午5点钟就吃晚饭,现在有点饿了。回到十三中队,翁伟芳马上指示以后统一给值夜班的哨兵做夜宵,吃得饱才能有劲嘛。

  每年的春节大年初一、初二,翁伟芳都会到每个哨位给站岗的士兵拜年,这个传统已被六支队继承下来了。

  1989年入伍的李继明最难忘的一件事,就是他还是个“新兵蛋子”时翁伟芳给他写了一封亲笔信。当时,翁伟芳主办了一份刊物《六支队通讯》,鼓励官兵们积极投稿。有一次,李继明投了一篇稿子,写的是中队副指导员回家探亲期间还一心惦记着工作,到附近部属的家里,将政治思想工作做到家。翁伟芳读了以后,大加赞赏,不仅加了编者按发表了这篇文章,还写了一封信给李继明予热情的鼓励。许多年后,李继明还清晰地记得信上有这么一句话:“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他一直以此激励自己力争上游。后来,在师里“最难忘的一件事”征文中,李继明将这段故事写了出来,还获了奖。如今的李继明,已成长起来了,成为全国公安保卫战线英模,受到了江泽民总书记的接见。

  知兵是爱兵的前提和基础,只有走到战士中间,看到战士生活情况,听到战士呼声,想到战士需求,爱兵才能爱到深处。像这样的事情,实在不胜枚举。翁伟芳爱兵如子,发乎于情,战士们对他也充满了敬爱之情。

  翁伟芳爱兵,爱得实。他的心里时刻装着官兵的冷暖和利益,挂着官兵的安危与疾苦,真心实意地为官兵办实事。

  1996年三四月间,全国双拥模范城检查验收小组来到深圳检查工作。在座谈会上,每个发言者都是一片赞扬之声。时任深圳“双拥”领导小组副组长的翁伟芳也实实在在感到深圳双拥工作做得好,做得到位。但有一件事,一直挂在他的心头,那就是部队随军家属的工作安置问题。他清楚地了解到当时光在边防系统,就有303名的随军家属没有工作。他本着对上负责和对下负责的态度,在会上实事求是地谈了这个问题。

  翁伟芳刚说完,国家民政部的杨副部长当场表扬了他敢于实事求是的发言,同时要求市委、市政府在半年内将这个问题解决好,3个月报一次情况。

  会后,深圳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翁伟芳的意见,专门成立领导小组,制定安置政策;部队也专门成立了相应的机构,及时填表、统计上报。市劳动局和人事局将此事作为当务之急来抓,对企业除协商外,还采取指令性安排,否则不给第二年度的招调工指标。通过努力,在半年内安排了288人,其余因种种原因没有安排的,也拿到了固定的生活补助。随后,驻港部队、驻深解放军、武警的随军家属也得到了安排。

  深圳市为此受到了中央有关部门的表扬,认为深圳办事认真,效率高。1997年,深圳市被评为“全国双拥模范城”。当了10年深圳“双拥”领导小组副组长的翁伟芳,心头大慰。

“体育外交”


  在香港还没有回归之前,“中英街”上五星红旗与米字旗一同飘扬,穿着不同制服的警察面对面站岗;在漫长的深港边界线,“香港皇家警察”对我们边防武警一直持有敌视态度。

  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九七”香港回归的临近,深港边境的紧张局势有所缓和。翁伟芳经历了三代香港边界北区指挥官。第一代是英国人,第二代、第三代是香港人。踏入90年代,翁伟芳感到,过去,政治斗争风云变幻不定;如今,随着时间的推移,时代的发展,深港关系正常化已是趋势,应该加以推动。他开始尝试与港方进行接触、沟通,互相认可,然后发展友谊。

  翁伟芳采取的是“体育外交”方式。先是主动地试探性地带篮球队过去访问,一场球赛下来,双方的沟通就容易多了。礼尚往来,对方也派球队过来回访。一来二往,从篮球扩展到乒乓球、桌球等项。渐渐地,双方觉得有必要作进一步的了解,便进行了相互之间的参观访问活动。通过交往,每年都组织一些活动。随着“九七”回归的接近,双方还设了联络官,后来,形成定期会唔,对推动深港关系的发展起到了良好的作用。

深圳河“情结”


  2002年3月,在深圳“两会”期间,市人大代表、人大常委翁伟芳向大会提交了一份议案。在这份议案中,他提出要让深圳河畔成为一道美丽的旅游风景线。

  翁伟芳对深圳河有着深厚的感情。从1981年踏上保卫这片热土的岗位以来,他就在这里执勤巡逻和检查工作,深圳河畔留下了他的一串串足迹。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了如指掌。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变化,特别是香港回归以来,翁伟芳有一个越来越强烈的感觉:要是能将这里开发成旅游景点,让人们观赏到秀美的风景该有多好!深圳河畔应该改变原来单纯的政治边防功能,成为一道美丽的旅游风景线。

  这种愿望渐渐变成了责任。

  为此,翁伟伟曾有意沿着河畔,一次次进行实地考察。弯弯的深圳河犹如一片流动的水银,闪动着粼粼水光,似是眨动着柔情的眼波,回应倒映在水面的面影。考察完毕,翁伟芳饱蘸感情地写下了建议案,提交给人大。他在建议案中阐述道,深圳河历史悠久,且见证着深圳与香港两地情感和经济的发展历史,沿途旅游资源非常丰富。如华侨城外侧的滨河西路,绿草茵茵,还有红树林成群的鸟儿,构成了一幅如画的风景,是一个休闲观光的好去处。可是,由于这里是边防管理线,老百姓却不能随意观赏。有的地方虽然已经开发、美化,交通却不方便,连巡逻道都不通,更谈不上配套设施管理。显然,这样浪费了旅游资源。

  翁伟芳认为,边防是国家的边防,资源可以共享。对有人所持“这里开放后,容易发生投河和偷渡案件”的担心,他觉得这个问题完全可以解决。他有这样一个设想:在保税区西侧设一个码头,搞一个监视雷达,配备一批巡逻艇,建立一个全程式的巡管站,然后将那些零零散散的执勤岗哨全部撤掉,这样既不影响边防警卫,又不影响旅游观光。他呼吁,要把深圳边防一线的管理建设纳入市政的总体规划之中。

  翁伟芳的这项建议案,得到了不少人大代表的支持,有10多名代表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说到翁伟芳在人大的建议案,这只是其中一个。自从1995年4月他被选为市人大代表、第二届人大常委;2000年6月再被选为市人大代表、连任人大常委以来,他实实在在地为国家办事,参政议政;实实在在地为建设社会主义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献计献策。他的提案,有针对性、建设性,充分体现出一颗赤子之心。

情系桑梓


  2003年12月,翁伟芳放下了深圳公安边防指挥部政委的重担,开始了悠哉游哉的“颐养天年”。2004年春,他回乡过年,无意中看到一片山头被火烧掉,光秃秃的裸露着焦土。听老人说,这山60年前烧过一次,正好一个甲子后又再次被烧。翁伟芳对着这片焦土凝望了很久,思索着:为什么不可以利用起来呢?为什么不可以让它绿起来呢?要让荒山绿起来,就要种树。种什么树好呢?

  非常奇妙,就是这么这个念头引伸开去,使翁伟芳回归了大山。这块贫瘠而美丽的土地,曾孕育了他五彩缤纷的梦幻,充实着他快意的人生。一直以来,他非常愿意,也非常希望能帮助家乡人民走出穷困。村里、镇里凡有修筑道路、扶贫助学、为乡亲谋福利的事情,他都责无旁贷地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如今,他又想做更多更大的事情。他与几个朋友一合谋,城市烟尘滚滚,不如回乡种树去,也算是落叶归根。2004年5月,他们注册成立了五华鼎乐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他亲任董事长,决定辟地种八角树。

  八角树全身都是宝,其果实、枝、叶提炼出的茴香油广泛用于食品、化妆品,如牙膏、香皂、名酒、啤酒、糖果的生产中。翁伟芳他们一边开发一边种植,引起了省里到五华调研的参事的兴趣。不久,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华南农业大学资源环境学院、五华县人民政府、佛山金葵子科技有限公司决定加盟,与五华鼎乐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共建五华鼎乐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基地,2004年12月28日正式揭幕。

  鼎乐公司发展的基本思路是:

  公司宗旨——政府有税收,农民有收入,公司不亏本,带领农民奔小康;

  发展目标——将示范基地办成有机农业基地;

  发展方向——推广现代农业新技术;

  发展模式——公司基地加农户;

  基地功能——种养示范基地,培育种苗基地,服务指导基地,产品加工销售基地。

  在翁伟芳的构思里,在约1.35万亩的山地、荒田、旱地上,将建成集养畜、八角、肉桂种植、农业名优产品加工及休闲为一体的现代农业科技有机示范基地。他期望以此带动农民致富,让千秋万代受惠。

  绿柳垂金又是一路风光好,青山献玉将会十里八角香。在辽阔的大地上,翁伟芳将再续写锦绣文章。

阅读全文 | 回复(1) | 引用通告 | 编辑
 


Re:从大校到董事
访客8dt2WK(游客)发表评论于2011-4-23 9:08:36
访客8dt2WK(游客)你和翁伟芳同志还有没有联系呀
我想找他问事情
战友
QQ1062055495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