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bLog
 
.
 
.
.
.
.
.
 
 
舌尖上的乡愁
[ 2012-12-19 16:18:00 | By: 一叶知秋 ]
 

我们所处的时代,正在经历一个非常脆弱的阶段,远离家乡,独自生活,无休止的加班,亚健康的隐患,层出不穷的食品安全,让每一个背井离乡的游子,越发怀念过去的日子,带给我们温暖往昔的回忆,而种种的回忆中,要数味觉最为持久,也最为清晰。

 

至少在十几、二十年前,品种不多的蔬菜水果起码是绿色环保的,农民拿到集市上卖散养的家鸡肯定是走地鸡,从地里刨出茅根在河水里洗洗是可以直接吃的……并且人的记忆会随着时间的久远,美好会益发被放大,就如回忆起昔日的情人,当时即便有诸多的不如意,随着时光的流逝,也仅剩下不可磨灭的美好!

 

通过味觉去寻找许久未曾有过的悸动,循着记忆去抚慰日益蔓延的乡愁,对大多数脆弱的思乡游子而言,食物是最温暖的,可以随时庇护我们,让我们触摸到依然温暖的童年时光、父母的庇护,打开一扇通往儿提的时光隧道,帮助我们回忆起家乡的小镇,下稀饭的咸菜,早餐的葱油饼,玩过家家的小伙伴,以及和姐姐同岁的那只大黑猫。

 

九十年代初,从南方背井离乡到北方求学的日子里,曾经满大街寻找家乡的小吃——“酸野”,把各种瓜果菜叶腌酸做出来的小吃,徒劳而归的失落,寄回去的长长家书里,满是对北方的不适应:味如嚼蜡的馒头、三捞不见一粒米的稀饭、用面粉调出来的稠汤……思乡从味觉开始。

 

第一年的中秋节,家人分别从不同地方给我寄来了二十多个广式月饼,因为通讯的不发达,甚至收到的大部分月饼都长了绿毛,但是那份深深的感动和惋惜一起在记忆中经年不灭!

 

每到临放寒假的当儿,枯燥的期末复习,加上学校食堂缺乏油水的伙食,在辘辘饥肠中,我给家里写了封怀念家乡美食的书信。等我从千里之遥的北京回到广西老家时,赫然看到家里有圈养的十几只农家鸡、满坪绿油油的菜心……原来爱女心切的母亲照着我的家书,给我准备了琳琅满目的食材,虽然后来我被二姐痛批了一通:因为一个寒假都在消耗这些库存,甚至因腐烂变质扔掉许多,但是那种温暖的亲情却伴着我今后走遍了千山万水。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老乡凑在一起,除了在北京的大街上可以用粤语旁若无人地评价迎面而来的人,领略无人能懂我们的方言的快意。更重要的是可以一起八卦我们家乡的小吃,怀念高中校门旁的那个宵夜摊,专卖云吞,脆爽滑嫩,用的高汤绝对是正宗的骨头汤,味道鲜美,每每晚自习下课,学生们蜂拥而至,小摊前人满为患,五毛一碗,或是云吞,或是云吞面,或者干脆来一根筒骨,风卷残云,连汤都喝光,可谓齿颊留香,心满意足,让我们枯燥紧张的高中生活平添了许多幸福的期待,至今怀想!

 

还有小镇老街上的各色宵夜:粉虫、蒸饺、肠粉、炒田螺、蒸盅、炖品,一小碗,一小碟,一小盅,精巧入味,每人花几块钱,从味蕾到胃口,都可以安抚得熨熨贴贴,这就是家乡的味道,在回味中品读离愁别绪,寻找来自食物的慰藉,轻柔而温暖,我们那随着味觉而悸动的乡愁呵!

 

重新回到南方,地域的接近,口味的相似让乡愁有了着落,可以经常下粤菜馆子,每次必点白切鸡,虽然每次都经历深深的失落,因为从鸡肉的口感到调料的味道,都与想像中的相去甚远,但下次依然屡败屡战,其深层原因,是告慰自己的无处搁置的乡愁,明知寻不到却不愿意放弃,迄今在深圳吃过最美味最正宗 的白切鸡,是家乡的一个阿姨亲手烹饪的,胜于所有粤菜馆的出品。于是每次都盼星星盼月亮,期待广西的阿姨到家下厨。

 

曾经在年少时拼命地挣脱,渴望到外面的精彩世界闯荡,记得初中、高中毕业时填报的志愿,都是离家乡十万八千里的遥远的北国,后来果真如了愿。但是随着年岁的增长,味觉却点中了我致命的软肋,原来我的心从未曾离开过我亲爱的家乡,我的眷恋,一直在,沿着舌尖,我寻到了乡愁的根源。

 
 
 
Re:舌尖上的乡愁
[ 2012-12-19 22:27:38 | By: 云儿飘(游客) ]
 
云儿飘(游客)舌尖上品味了乡愁,乡愁却萦绕心头。好一篇充满着亲情、温情和眷念的思乡曲!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舌尖上的乡愁
[ 2012-12-20 8:58:05 | By: yiran ]
 
yiran南方的饮食确实与北方不同,喜欢博主中罗列的特殊小吃,也许是没机会去北方,所以还是喜好部分的面食,呵呵。
 
 
发表评论:
.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