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bLog
 
.
 
.
.
.
.
.
 
 
写作者  父母心
[ 2012-10-16 16:46:00 | By: 一叶知秋 ]
 

作家林白说过:文坛是个好色的文坛。在男性握着权柄的当下,女作家文章好不好的评判,不仅在于文字,更在于她的姿色甚至于一个香艳的笔名。不得不慨叹她眼光的锐利,和落笔的犀利。于是,她的女性化、个人化写作也直白而放荡,从获奖的作品到书的销量,无不跟性的大胆描写密不可分,既然那么多的读者,说明她确实有吸引之处,无论个体喜欢与否。

 

若不迎合男性趣味,女性写作是否就穷途末路了,或者一辈子就只能寂寂无名?

 

不久前,在福田图书馆听了著名作家郭文斌“幸福与安详”的讲座,我豁然了,至少圈子里还有推崇文字的神圣和纯洁,重拾虔诚和敬畏,而获得成功的范例——他的作品获茅盾文学奖提名,获鲁迅文学奖,他的《寻找安详》、《农历》都一版再版。

 

郭先生主张写作方式与生活方式融为一体,他倡导的寻找安详,找到生活的现场感,体验幸福,活在当下,正是浮躁的现代人的静心剂。当然更推崇的是他对写作的态度,他在讲座中有个故事,讲了一个小偷在书店偷了两本书,看完书后,主动给书店老板还书钱,其中有一本——路遥的,曾经被人不屑的路遥传统的写作手法,但是,书中闪烁的人性光辉,其教化意义大大超过了所有时髦的写作手法。于我心有戚戚焉,我也同样的推崇,《平凡的世界》曾经在我人生的困境给过我前行的力量。

 

在当前价值观不清,社会集体向下、向外的当下,文学更应该担当向上和向内的社会责任,写作者,应有父母心,即你写出的文字,首先能否给你的孩子看,给家人看,抱着如此的善意去写作,即便是大家都绕不过去的性的描写,他认为“性本无美丑,这是相对于清静心而言,就像色无善恶,只要打量它的目光是清静的。”甚好。

 

书一定有好坏之分,也有高下之别,好的作家,一定是有担当的,郭文斌认为“当世事纷乱到极致,我们要让小说家保持初衷,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当差不多所有的作家都在随波逐流的时候,有那么几个人站在源头,或者说是岸上,冷眼旁观,他们的目光,就有可能是真理,这也许是我们在后小说时代的一种奢望。”

 

他坚持的文学的祝福性,认为抛弃了小说的祝福精神,就是抛弃了人,用儿童的视角,让文字寻找到“回家的路”。

 

文坛中,总有些温暖的作家,温暖的文字让我们在尘世获取美好与慰藉。例如沈从文、汪曾祺、路遥、张洁、余华……还有现在的郭文斌,虽然还未曾读过他的文字。沈从文的笔下,即便是妓女、水手,也是有情有义,安详贞静;余华的《活着》,那么多的善意和感动……

 

崇高从来就是需要的,就像温暖一样……

 
 
 
Re:写作者  父母心
[ 2012-10-19 22:22:17 | By: 小阿明(游客) ]
 
小阿明(游客)是的,现在大部分的人,都是短期行为据多,什么都要快,不会在文学中寻找安静,寻找精神食粮,所以缺乏灵魂,缺乏道德行为标准,这次莫言的得诺,希望在文化界得到新的启示。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