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日历
.
我的公告
.
登陆管理

.

最新日志
.
最新评论
.
最新留言

.

站点信息

.

我的邻居



「 故乡、外婆、老樟树 」
→飘飘 发表于 2007-10-12 16:38:00

  离开喧哗繁闹的大都市,走在宁静充满温馨的乡间小道。远远地,我看见坐落在半山腰的乡村,古色古香的泥砖灰瓦,时隐时现在村前古树群中。山脚下弯弯曲曲流过的小河和层层的梯田,是我童年抓鱼摸虾的好地方。

 

  故乡,一幅幅鲜明生动的山水图画,一缕缕醉人心脾的乡村气息,熟悉的味道正扑面而来。


  我的童年是在乡下的外婆身边度过的,村口有几棵古老的大樟树,皱裂的树皮一如外婆脸上的皱纹,虬枝茂叶,俨然一把撑开的巨伞。夏天的傍晚,樟树底下成了最好的去处,忙完一天农活的人们坐在树下摇着蒲扇拉着家常,女人们边嘻嘻哈哈地逗乐边忙活着手中的针线,最快活的要数我们孩子们了,一个个猴子般地爬上树,疯疯颠颠地捉起了迷藏。萤火虫忽明忽暗地在枝桠间穿梭,夜蝉的长鸣悠扬而嘹亮,新翻耕的庄稼地散发着泥土的清香,薄薄的雾罩了上来,一阵风过,老樟树的枝桠摆动起来,发出呜呜的声响,像古老的歌谣,如泣如诉……


  村背后的山坡,有一大遍青草地,是放牛的好地方,我和小伙伴们一起在牛肚子下穿来穿去,一不小心,我被牛蹄给踩了一脚,昏了过去,小伙伴们给吓坏了,赶紧把我从牛肚子下拖出来,好在并不严重,很快我便苏醒过来。这次闯祸不久让外婆知道了,她一边哭诉着一边将我狠狠地训了一顿。


  冬天,一觉醒来,外婆正忙里忙外,灶堂灿灿的火苗燃烧着,袅袅的炊烟升起来,烟火中映着外婆那布满皱纹的慈爱的脸。见我醒来,外婆告诉我昨晚外边下了一场大雪。我一听,乐得一骨碌爬起来扑在窗口往外看,外婆给穿上棉衣,一再嘱咐我,不要乱跑,我一边应着一溜烟似的来到街上,哈,好大的雪呀,银装素裹,大地白茫茫的一片。树林、田野、小河全没了。小伙伴们早打起雪战,小舅正在堆雪人,真好玩,我走过去一拳想打雪人,“哎哟”我摸着打疼的小手,狠狠的盯了雪人一眼。“怎么,给雪人打了吧”舅舅戏谑着耍弄我。“嘿”我正气不打一处来,朝舅舅的脸来了一下,拔腿就跑,“哎,别跑哇”。来不及了,我正跑在村边上,不小心滑倒,就朝坡下滚去,好在雪厚,不然非跌坏不可,好容易才由舅舅背上来。

 

  故乡之于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故事,蕴藏着不同的味道,特别是对于那些远离故乡的游子。因为那保留着我们祖先的根,烧烙着我们的终生印记。多少年过去了,那些生动的日子总是念念不忘,故乡的味道以及生长出来的人情世故,成为思念亲情、乡情的原动力。

 

  带着外婆的祝福,我在异乡的城市丛林中穿梭,渐渐淡忘了故乡,只是在遭遇挫折和失败的时候,才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故乡的樟树,想起樟树下外婆执灯的手,那风中的油灯,在我长长的一生中,永远都不会熄灭。
     

 

《老樟树》

 

故乡的老樟树

枝繁叶茂,葱茏参天

它把多情的根

深扎在故乡的泥土

它撑起一顶大绿伞

为乡亲们挡风遮暑

村民的家国心事

爱在它的身旁聚首倾诉

它那片片绿色荫凉

把老老少少的心灵安抚

 

故乡的老樟树

盘根错节,溯古追今

见证着祖辈们辛勤耕耘的足痕

记载着一代代人的苦乐、荣辱与辉煌

日出日落,月圆月缺

它一直在为乡亲们默默祈福

千里外的追梦游子

总把它当作思念的乡愁

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它铸就着不朽的精神家园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
发表评论:
.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