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说中国》背后的故事
[ 2007-10-25 17:10:00 | By: liming ]
 
《画说中国》背后的故事

    2007年09月04日    深圳商报

9月2日,就《历史的残片——画说中国》一书的出版发行,本报记者对该书编撰者李雷鸣进行了专访,听他讲讲这部大型画册出版背后的故事。

一次聊天促成的著书计划

谈到如何产生了编著这部书的想法,李雷鸣回忆,2004年初的一天,当时还在福田区教育部门工作的李雷鸣和一个学生聊天时,发现这个20世纪90年代出生的“新新人类”对中国的历史很不了解,对近代中国发生的许多大事件茫然不知。相反的,那孩子却对“超女”等国内外的娱乐明星如数家珍。这件事深深地触动了李雷鸣。感慨之余,他考虑到:学校里虽然有历史课本,但对如今习惯了上网、看漫画口袋书的中小学生来说,更视觉化的历史材料读起来可能更容易接受一点,那是不是可以利用自己收藏的画来做点有益的事情呢?于是,他就萌发了把自己收藏的宣传画串起来编成便于人们轻松阅读的历史读物的念头。

由于刚开始著书的目的是为了“教育”学生,所以,李雷鸣一年后拿出的该书第一稿就很有“个人说教”的意味:文字偏多,个人主观教育色彩浓。听取了周围朋友的意见,李雷鸣进行了多次修改,去掉过多的老套的说词,配以简洁的短小精悍的解说,在每个小专题前加上几句富有当年时代特色的歌词,尽力保持“以画说史”的客观性,提高可读性。

“广岛原子弹”终于找到啦

由于《画说中国》是以事件宣传画串起历史,中国近代150多年的历史事件如浩瀚的大海,而李雷鸣的个人收藏毕竟是有限的,这就使得他在编著过程中遇到不少“有事(件)无画(表现)”的困难。比如,在“救国篇”的“日本投降”主题中,除中国人民八年英勇抗战起了主要作用,共产国际、苏联的大力支持、美国飞虎队的帮助以外,1945年8月6日,美国在日本广岛投下一颗原子弹,虽给日本人民带来了灾难,但也是促使日本投降的因素之一。遗憾的是,此主题中别的宣传画都有收藏,可东寻西找了两年,李雷鸣一直都没有找到表现“广岛原子弹”的宣传画,真让他失望之极。

2006年夏天,李雷鸣到北京开会的间隙,在潘家园一个旧书画摊位前闲逛。突然,不经意的一瞥,让他大喜过望:一本1960年7月出版的《重庆画报》上,不正印着一张“广岛原子弹”的宣传画吗?真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压抑着心中的狂喜,故作镇静地与店主谈价,到最后如愿捧着“宝贝”走出店门,李雷鸣心里真是美得像拾了块金元宝一般。

失而复得的“慈禧”

在《画说中国》的“国殇篇”里,中国清政府丧权辱国与八国联军签下多个不平等条约的历史事件中,慈禧应该说都是个不可回避的历史人物。而表现这个人物的招贴画很难找到书中合用的。去年初在一次外地出差途中,李雷鸣偶然发现一家小店摆的一张1900年7月8日出版的《法国小日报》的封面上,有张法国画家画的“慈禧像”,效果非常好。店老板要价很高,李雷鸣当时带的钱不够,只好与店主说明,回到住处筹钱。谁知等他带着筹好的钱赶到,店主却说那张《法国小日报》刚刚卖掉了。着急不已的李雷鸣辗转找到那个买报人,恳求他把那张报纸加价转卖给自己。不料人家也是酷爱收藏之人,称即使再出高价他也不肯把报纸让出。无奈之下,李雷鸣只好悻悻而归。

回到深圳,李雷鸣依然没有丧失寻找“慈禧像”的信心。也许是他潜心著书的执着感动了上天,最后,通过全国各地多个藏友的帮助寻找,他终于买到了另一份1900年7月8日的《法国小日报》。这就有了《画说中国》一书里那个表现手法带着点洋味的“慈禧像”。

“以画还原历史,我们支持你”

由于《画说中国》一书所选用的近千幅画作,既有张乐平、李慕白、董希文、王式廓、莫朴、何孔德、侯一民、靳尚谊等著名画家的作品,也采用了民间其他众多画家的宣传画,同时书中还引用了《战地新歌》、《十月战歌》等歌曲的歌词选段。这就存在一个版权问题。对此,该书编撰期间,李雷鸣曾亲自拜访了数十位画家和词作者,还通过电话、电邮等方式联系画作作者,以期征得他们同意。令人欣慰的是,所访问联系的大师作者们出于对历史的责任感,不仅欣然同意,还给予编辑上热情的指导,他们说:“老李,你编书这件事是以画还原历史,又不是拿来作广告,我们支持你。”李雷鸣听后非常感动。接受采访时他也表示,由于年代久远等原因,有少量入选作品的作者无法联系上,希望这些作者见此书后与他联系。


作者:本报记者于冰 
 
 
发表评论:



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