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具多重价值的视觉近代史
[ 2007-10-25 17:07:00 | By: liming ]
 
一部具多重价值的视觉近代史

    2007年09月04日    深圳商报

《历史的残片——画说中国》的出版,无疑填补了我国“以宣传画说史”的空白。但如果把这部书的价值判断仅仅停留在“以系列图画表现的历史教科书”的肤浅层面上,显然是远远不够的。在8月举行的《画说中国》座谈会上,各位与会的专家学者对该书在文献历史学、社会心理学、艺术审美、书画收藏等诸方面的价值与意义进行了广泛探讨,并给予相当高的评价。

广东省文艺批评家协会副主席、一级作家陈志红和广东省作协原专职副主席、评论家谢望新等学者都认为,《画说中国》书中没有商业交易气息,说此书具有较高的历史文献价值是无可争议的。近150多年间中国历史兴衰、荣辱在这里可以看见一个非常清晰的脉络与缩影。作者在浩如烟海的美术作品里淘洗出1000来张编撰成书,这个工作量是非常巨大的。而作者基本上并不做很鲜明的个人价值判断、是非判断,尽量客观公正地呈现历史,这是一种有文化眼光的编选。

翻开此书,客观真实的图像比比皆是。比如在该书“抗日战争”一节中,不仅列出了邓小平、彭德怀、刘伯承、陈毅等“共产党抗日将领”,同时也有李宗仁、马占山、傅作义、冯玉祥、薛岳等“国民党抗日将领”。中国收藏家协会书画委员会主任、专家咨询鉴定委员会委员张忠义认为,《画说中国》像一部纪录片,回顾了百年中国的历史。

除了较高的文献档案价值以外,《画说中国》一书还在艺术审美、社会心理学方面给人以研究、探讨、玩味的兴趣。宣传画是一种比较特殊的画种,各个时期的画作者不可避免地受当年历史局限性所困,加之个人主观思想的偏差,其反映出来的态度与画面信息现在看来不一定是准确的。但也许正因为此,该书更能真实地反映当时人们的社会心态、社会心理,让人领略到宣传画为意识形态服务的美学理念和文化理念。比如“文革”时期的宣传画中,通常是非常强烈的大红大绿色调,强调正面人物“红光亮”,反面人物一定是非常猥琐,许多画中主人公的动作表情都模式化,画工也不很讲究,所有这些,给人的感觉似乎很“土”,但它真实反映了那个时期艺术工作者烙上时代烙印的审美观。

正像广东画院美术师、美术评论家麦荔红所说,读者完全可以从多个方面来使用《画说中国》一书。从社会学的角度阅读该书的画作,可以让读者了解那个时代人们的社会行为,了解社会发展状况,进而了解社会的经济环境、社会特色以及人与社会的关系;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来看,可以从书中了解到当年整个中国社会人们的世界观、行为模式、集体意识、民族性格、审美趣味;从思想史的角度来看,《画说中国》一书则提供了一种历史记忆、思想资源重新诠释的可能。


作者:本报记者于冰   
 
 
发表评论:



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