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开尘封的岁月
[ 2007-8-19 15:48:00 | By: liming ]
 

 

  不知是时光穿越了历史,还是历史跨越了时光,可惜宇宙中没有逆行的时间隧道,历史不可能回放。有人文学地演义历史,有人浪漫地戏说历史,也有人任意地涂抹历史,若干年后,历史的本来面目似是而非。尽管历史已消逝在浩渺的时空之中,但总有遗落的残片顽强地生存下来,或许这些残片就会折射出某段历史的影像。

  人们常说,岁月如歌,往往一首老歌,让你涌动着一种不可名状的怀旧情绪,能从中捕捉到那个年代的政治、经济、乃至文化的信息。同样如此,一幅老画更具形象地描绘某个年代的片段,从中折射出来的信息量耐人寻味,虽不可窥一斑见全貌,却能唤醒一个时代的记忆,让后人更倍感新奇。可以说,一幅幅老画都是历史长卷中遗落的残片,如果把这些散落的残片再粘接起来,修旧如旧,还原历史长卷的本来面貌,该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工作!

  文化收藏家李雷鸣几十年来孜孜以求,踏破铁鞋寻找近百年来不同时期的政治“宣传画”,或曰历史“宣传画”,积小求于大成,至今已积累逾三千幅藏画,早至清末民初,晚至新世纪的数字化时代,可谓集百年之大成。尽管画种包罗万象,有中国画、油画、版画、漫画、水彩画、年画、连环画等;有原稿,有印刷品;有名家大作,也有无名氏遗墨,但藏画中绝无山水风光,花鸟虫草,内容均为反映历史事件及人物,可见藏家独具匠心,另辟蹊径有别于众多收藏者。对这种带有明显思想倾向的收藏,笔者更愿意把他的藏品统称为“宣传画”。这种所谓的宣传画,所折射出来的社会信息量恐怕比山水风光及花鸟虫草要大得多,其史料价值及文化价值更可想而知。

  这一幅幅历史长卷中散落下来的残片,让藏家寝食不宁。近年来,在一种莫名责任心的驱使下,他利用所有的业余时间,为修补历史长卷,为粘接这些历史残片,呕心沥血,并为之乐此不疲,于藏品中精选近千幅终成此卷。

  个中滋味,只有他本人才能体会。是兴趣所至,还是莫名的使命感在驱动,说不清,道不明。以铜为鉴,可正衣冠,以史为鉴,可知兴替。笔者只能借用这一古人名言,来祝贺这本书的出版吧!


                            许德森

                           2007.7.1于深圳

 
 
发表评论:



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