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红色收藏
[ 2007-8-19 15:43:00 | By: liming ]
 

 

  我的收藏源起于对英雄的崇拜,英雄情结萦绕在我整个孩童时代,从收藏可作“赌资”的小画片,到百看不厌的连环画,在我的小木箱内,珍藏着我的偶像,也珍藏着我儿时的全部梦想与憧憬。

  我的青年时代经历了许多的政治运动,见识了不少轰轰烈烈的红色革命。我也曾为之狂热,为之激动。当一切誓言变成谎言之后,当所有的崇拜消失在迷茫之中时,留下的只有散落的传单及宣传画。不知是怀念,抑或是寻找我年轻生命的人生轨迹,我在成堆的资料中搜寻着,寻找那些能触动我心灵的画面和文字。岁月无痕,青春无声,当时并无收藏的概念,只想为自己的青春留下一点纪念品。

  如果说青少年时代的收藏是兴趣所至,是想借此来寄托自己的情愫,来记录自己的青春岁月;那么人到中年,尤其是当我成了一名党政工作者之后,兴许被一种莫名的责任心所驱使,我的收藏不再局限于个人范畴,兴趣扩大到这片土地几十年来的大是大非,想借此来寻找我们国家艰难而曲折的前进历程。从追溯南湖红船的踪影,到重唱“春天的故事”,从聆听南昌城头的枪声,到申奥成功的欢呼声,都成了我这段时期苦苦追寻的目标。从这种系统的收藏过程中,我仿佛从迷雾中见到了灿烂的阳光,我感到了一种力量的所在,一次精神的升华。

  有人说,青少年靠梦想过日子,老年人靠回忆过日子,年纪越大,所追忆事情就越久远。当我到了知天命的年龄时,也许是思想更为成熟的缘故,我的收藏不再局限于“党史”与“革命史”,而是从“现代史”扩大到“近代史”,试图从历史的高度,来追寻我们这个民族的“沧桑”与“伟大”。

  积半生的苦苦搜寻,换来这一幅幅历史的画面。每当夜阑人静,我在灯下欣赏这些画时,恍惚凝固的画面变成动感的影视,历史人物在画面中活动起来,枪炮声和厮杀声从远处传来。我从这种孤芳自赏中得到了无穷的欢愉,但也隐约地感到一种说不清的惶惑。

  这种为收藏而收藏的郁闷,因一次偶然的机会才有所解脱。事情缘于一个邻居的女孩,对所谓“超女”的前三甲如数家珍,而不知国家主席为何人。大概从那时起,我就萌生了该用我的收藏为这个社会做点事情的念头。我很欣赏序言中所言:这每一幅藏画不过是历史长卷中散落的残片。把历史的残片链接起来,展现给后人一幅较为完整而真实的历史长卷,何乐而不为?

  寒暑三载,我终于完成了一件儿时未曾梦想过的事情,今天《历史的残片—画说中国》一书出版了,此刻,几十年来的艰辛和快乐却无法言诉。

  书中共用了本人藏品中的近千幅画,其中有印刷品,也有原手稿;有清末民初的,也有近年的。有名画家的,也有无名小辈的。有的很精美,有的很粗俗。它们很真实,因为它们都是历史的产物,记录了当时的社会状况。这些画凝聚了艺术家们无数的心血和汗水,反映了当时画家的艺术水平和艺术家的修养。

  编书是痛苦的,几起几落,几惊几喜。虽然文化修养及历史知识有限,但锲而不舍的精神还在,不可言喻的使命感在时刻驱动着我。

  编书是幸福的,这本画册集中了本人的爱好和对收藏艺术的一份情感,编集此书的一千多个日子,可以说是在快乐中度过的。百年来,我国所发行的宣传画不计其数,但大多都已流失,至今尚未发现有一部较完整的画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必将慢慢消失,慢慢从人们的记忆中溜走。今天我能以绵薄之力让它们重新展现在读者面前,内心无比的快乐和安慰。

  遗憾的是,这本画册并不完整,其中的每一幅藏画不过是中国历史长卷中散落的一张残片,我只是把这些残片链接起来,成为一幅相对完整的历史长卷而已,然而这所谓的历史长卷依然有许多不足,甚至还会有些谬误,望读者能予以谅解和指正。


                          李雷鸣
                          2007.7.1

 
 
发表评论:



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