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如何的网志 | .'s blog

2011-4-2 20:16:00
中国向西,波斯探寻(五)-- 归来,古波斯(3)

(二)苏萨—从埃兰到古波斯

1854年英国考古学家奥斯丁.亨利.莱亚德继续对亚述帝国的尼尼微进行考古发掘,他的助手霍姆兹德. 拉萨姆从王宫古老墙体的藏身之处取出了一个圆柱铭文, 这一发现令莱亚德激动欲狂,他接着拆开了王宫的每一堵墙 。这是一对神奇的组合,25年后他们再次发掘出居鲁士圆柱。

 

在他们考古发掘的同时,楔形文字的破译者罗林森就在巴格达,那时已经他完成古波斯语的破译,正在攻克阿卡德语。他与英国的考古发掘相互影响与启发。

    那一段激发莱亚德如此热情的铭文,揭示了亚述帝国最后的伟大君主亚述巴尼拔是如何惩罚曾经带来屈辱的埃兰人,这个复仇者召来文书记录了他的伟大胜利:苏萨,这座伟大的、神圣的城市,他们神祗的住所,他们举行宗教仪式的场所被我征服了。我进入了他的宫殿,我打开聚集着黄金、白银、货物和财富的国库。埃兰过去的国王们从苏美尔、阿卡德和巴比伦劫掠兵运走的那些宝物……我破坏了苏萨的金字塔型庙塔,我把埃兰神庙夷为平地,我毁坏了他们古老的和最近的国王们的陵墓,使他们曝于天日下,我把国王们的尸骨运往遥远的城市,我蹂躏了埃兰各省,在他们的土地上洒上了盐粒。

    2300年后,当记录着征服者残忍宣告的圆筒铭文重见天日,圣经旧约所描述的光辉城市苏萨----那个用大理石柱和金、银涂层装饰,拼画的路面有板眼、大理石、真珠母和宝石铺成的古波斯都城,吸引着人们去寻找。 

 

 

奥斯丁.亨利.莱亚德-----英国考古学家,西亚考古大发现的重要人物




 

亚述巴尼拔残忍的证据-----伦敦大英博物馆的重要展品,旅行团导游都会安排参观并进行讲解。图中可见士兵正在拆毁宫殿神庙,掠走财物。那些建筑宏伟高大。


 

 

 

 

谁要是占有了苏萨的财富,就可以和宙斯斗富!

                            ----希罗多德 (希腊历史之父)

 

苏萨—古城再发现

在伊朗西部有一个美丽的地方,密林山丘,流水潺潺,那是卡尔卡黑河与卡伦河的冲积平原,是伊朗最大的平原。这里曾经是埃兰(Elam)国。

Elam的称谓源自犹太人,在“巴比伦之囚”时期,犹太人满怀亡国的仇恨,希望有朝一日能报复巴比伦人,埃兰被描绘成一个强大可怕的国家,是以色列向巴比伦复仇的希望。

埃兰拥有比两河流域和伊朗高原好得多的自然条件,是神特别钟爱的地方。历史上,苏萨是埃兰王国的都城,是古代世界最著名的城市之一。许多埃及、希腊、犹太、巴比伦的政治家、学者、商人都曾经访问,并留下了详细地记录。

 

 

这座古老的城市,公元前7000年,该地就有人类聚集居住的迹象,并可能在前4000年建城。发掘出土的彩陶文化定年,可以上溯至公元前5000年。

 

 


参观苏萨博物馆------一个意外的安排,充实了旅行的内容。



 

馆藏多件埃兰地区发掘的文物,历史悠久直达5000年前




 

这是苏萨卫城一个墓地发现的花瓶,被认为是史前伊朗陶器的杰作,墓地里有成千上万个此类陶器




 

有些文物甚至距今7000





5000年前的艺术




 

从石刻雕塑来看,几千年前这个地区狮群出没,男人们与动物之王的角斗显示着力量与权威,这一比喻成为传统,延续在古波斯文化中


 

 

 

在希伯来圣经的诗歌智慧书里曾提及苏萨,最主要是出现在以斯帖记,而在尼希米记、但以理书中也曾出现记述。公元六世纪的巴比伦囚虏时期,但以理和尼希米都是居住在苏萨的先知。以斯帖成为王后,她救助了犹太人免于受屠的命运。一座非对称的白色锥石,被认为是但以理的墓石。

 

希腊艺术在这一地区出现,印证着亚历山大东征统治的历史。

 

 

 

公元前538年,阿契美尼德王朝波斯的居鲁士大帝夺取了这座城市。居鲁士的儿子冈比西斯二世将帝国首都迁到苏萨。前331年亚历山大大帝征服苏萨,但他的猝死让帝国分裂。后来帕提亚兴起,帕提亚统治者习惯将泰西封作为夏都,而苏萨则为冬宫所在,苏萨便成了帕伊亚王国中与泰西封齐名的两个都城之一。罗马皇帝图拉真在公元116年从帕提亚帝国手中攻下苏萨,但他旋因后方的反叛而被迫撤兵。直到公元三世纪后的波斯萨珊王朝时期,苏萨仍是一座繁华的大城。

苏萨宫廷大规模建设是在大流士一世时期,他下令建筑苏萨的诏令一直保留至今,内容详述建筑结构,材料选用12种,产地分布15个遥远的地区。建筑工匠来自巴比伦、埃及、米底等6个民族。各个建筑工种由哪个民族的工匠完成。。。。。从铭文可见,宫殿建筑主要是巴比伦人完成,因为它们具有丰富的经验,善于在人工平台上修建雄伟的建筑……

这个诏令很像现今房地产施工管理的岗位责任制,而大流士时代兴建的工程都有相同格式的诏令(这些文字记录为考古研究以及历史考证提供了可贵的资料)。

        大流士一世宫殿的诏令里提到装饰墙壁是琉璃砖壁画,考古发掘证明,这些装饰墙真实存在,那些琉璃砖是两河流域的艺术传统,他们为日后伊斯兰建筑艺术提供了创作思路。 

 

大流士宫殿里的艺术,鸟翅人牛身,空间的广阔与力量的结合,两河的艺术传统。


 

苏萨博物馆的珍藏,波斯精兵

 


 

这些2500年前的彩釉色彩依然绚丽,带给阿拉伯艺术莫大的启发。



 

 

巴黎卢浮宫----埃兰文化的雄狮,力量与权力

 

苏萨宫廷建设后一直是古波斯帝国的王宫国王大部分时间都住在苏萨,政府机构也在这里办公。苏萨的国库管理者帝国的赋税,苏萨宫廷的豪华在圣经以斯帖记中有重要记载。希腊历史之父希罗多德曾经由衷地感叹:”谁要是占有了苏萨的财富,就可以和周四斗富!

历史上苏萨至少遭到三次遭到毁坏。公元前647年,亚述国王亚述巴尼拔在入侵并破坏了这座城市;直到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大流士一世定都于此,苏萨才得以复兴。公元638年,伊斯兰穆斯林入侵该城时又遭受破坏;公元1221年,入侵的蒙古人军队彻底毁坏了这座城市。从此之后,这座古老的都市便消亡。那些繁华与荣耀也随之掩埋在黄土之下,直到近代考古发掘。

 

 

 

沿着这个指示牌前往大流士宫殿的阿巴丹



如果没有这些介绍,人们怎么理解失去的历史


 

阿巴丹的结构图





尽管眼前一片废墟从石材的尺寸可以想见当年的雄伟。




 

巨大的石材,与波斯波利斯的材质有所区别





大流士的宝座基石,2500年的沧桑





怎样理解这些遗迹,只有了解考古发掘的故事。




 

伙伴采集残破的历史




 

它与波斯波利斯的阿巴丹如出一撤,同样的动物造型,同样的装饰思路。




 

大殿柱体基座在苏萨博物馆,精工雕琢的纹路依然清晰。





我们只有通过考古学家的复原图窥视过去的辉煌



 

19世纪初,西方国家为了在中东和远东的商业利益,分别向奥斯曼帝国的领地伊拉克派驻代表,这些人都是出色的学者,他们开始从事考古学和语言学的工作,丰富的美索不达米亚历史资料诱惑着学者们东入伊朗,不仅去波斯波利斯,还要去那些散布在广阔的地带、掩藏古迹的数千个土丘。伊朗的地形崎岖不平,许多地方海拔至少500米,常常只有最危险的路径才能到达考古的工作地点,十分令人气馁。一些地方流行疾病,乡下窝藏着强盗和凶残的游牧部落,甚至普通的伊朗人(那些牧羊人或者农夫),行为如同古代人,把西方人视为不洁的异教徒而进行骚扰。

1840年,参加土耳其-波斯边界划界委员会工作的英国将军威廉斯曾经到访埃兰古都苏萨遗址并产生兴趣。但是10年间,英法正在享受对巴比伦考古竞赛的巨大收获,这个遗址孤零零地躺在卡尔黑河畔无人问津。

1849年英国人洛夫吐斯来到巴格达,在土耳其-波斯边界委员会工作,这是个地质学家、考古学家、运动家和冒险家。不久,他被热心文物的边界委员会主任派遣,前往鉴定苏萨的地点、绘制地图并进行发掘。在根据圣经旧约“创世纪“、“以斯拉记“、“以斯帖记“和“但以理书“确定苏萨的位置后,洛夫吐斯出发了。他了解犹太历史学家著作,并熟悉其中对先知但以理坟墓的的描述,甚至直到19世纪那座墓地仍然被朝圣,重要的是他熟悉已经破解的楔形文字。

 

十九世纪素描但以理墓地,这是人们通过圣经寻找苏萨的坐标点

 

 

 

洛夫吐斯一路乘船骑马到达苏萨,记下了沿途所见所闻,描绘了穿越平原遇见的动物:狮子、狼、野猪和土狼。他记下了植物:枣椰林、橘子林、柠檬林、怪柳和白杨森林,还有长者大米、大麦的田野,他一到苏萨遗址就忍受了数月的大风和经常高达49度的气温。他感同身受公元1世纪希腊地理学家对伊朗的评说:伊朗炎热的连蜥蜴和蛇都怕被煎熬而不敢穿越道路。而苏萨的春天令他喜悦,雨水浇灌的土地长满了美丽的鲜花,难怪圣经中该城的名字舒什(Shush)在希伯来语意味百合花。

 

 


今日苏萨周围依然绿色葱茏


 

 

河流令这里富足





田野的甜菜是当地的传统作物

 

 

 

洛夫吐斯怀着愈来愈激动的心情接近目的地,30公里外就能看到四个主要的土丘,最大的高耸21米,走近后看到接见大厅遗址,就是那巨大的用圆柱支撑的大殿,波斯帝王就是在这里接受贡物。他绘制了地图并就地发掘,见到更多古老的文明遗存的片断,包括残缺不全的刻有33行楔形文字的方尖碑,还有刻着铭文的一堵砖墙,大量的女神像、粘土制成的动物。尽管他相信还有更多的文物,但是他的资金已经告罄,不得不带着他发现的手工艺品离开。这些文物后来存放在大英博物馆。

 

 

依旧土丘起伏,古迹还在沉睡




 

是否一如当年的景象


 

就这样发掘与收获?

 

 

 

 

十九世纪中期,英法考古竞赛主要集中在美索不达米亚地区,当英国人在苏萨进行了第一次考察,法国人也在密切关注。

1855年《贝希斯顿铭文》的埃兰语文本获得解读,但是人们误解为西徐亚文字,属于米帝国。直到在苏萨考古,发现大量相同的楔形文书,使用的语言和文字与《贝希斯顿铭文》中的所谓西徐亚文字完全相同,埃兰都城苏萨的身份得到更加地确定。

1884年法国政府给予了适度的财政支持,一个夫妇考古组来到苏萨进行发掘工作,他们是第一批在那里进行发掘的人员,此后法国学者也将在这里进行发掘。这一对夫妇迪厄拉夫瓦和妻子简,既是军人、工程师,同时也是建筑历史学家,他们在苏萨住了两年,制作了一份对大流士宫殿和城堡的复员图,还向卢浮宫发运了不计其数的文物,包括从接见大厅倒下的柱子上取下的巨大的公牛头柱冠。(她就是我在卢浮宫所拍摄的那个图片,那个令我吃惊的造型,卢浮宫的布展突出了他的力度。)

 

他们夫妇二人共同努力的结果是强化了法国政府对伊朗考古的兴趣和支持。1895年,驻德黑兰的法国大使说服伊朗国王给予法国伊朗全境内考古发掘的垄断权。到1897年,法国政府已组建了资金充足的法兰西波斯科学考察团。实际上法国人却主要坚守在苏萨。1900年,伊朗新国王同意将伊朗西部冲积平原地区(也就是埃兰地区)发掘的所有文物都送往法国,法方对金银物品按规定给予赔偿。

迪厄拉夫瓦和妻子简在苏萨的考古经历,激发了简的创作灵感,回到法国她发表了小说《帕里萨蒂斯》《亚马孙在东方》《到众神之家考察》。在这些作品里她陈述了在苏萨曾经强烈感受的那种倾覆的壮丽。

 

 

1886年考在苏撒附近蛮荒的开阔地带休息,休息间隙枪不离身。他们总要提防当地部落的抢劫。中国西北的敦煌又如何?

 

 

 

  法国人在苏萨的发掘遭到附近伊朗人的敌意,抢劫成性的部落有着极强的攻击性。为了安全,发掘人员用现场的古砖石建造了一座防御性的城堡(称为古堡)。英国考古学家称它是“迄今为止建造的最豪华的工作用房“。后来许多考古学家对此表示愤怒。其中必然包括不能在自己国家进行考古发掘的伊朗人。

 

 

城堡位于的一座山上,由法国土木工程师、地质学家和考古学家摩根Morgan 1897年开始建造。1901年发现的巴比伦国王颁布的汉谟拉比法典就位于这所山附近。

 

 

 

摩根当时成功劝说法国统治者资助建设这座城堡,以避免他和考古队遭受15年前迪厄拉夫妇所经受的物质与安全方面的困苦以及内心的焦虑,同时也可作为研究的基地。城堡的样子是完全按照法国中世纪建筑风格建造,看上去很像个攻防要塞。由当地建造师Mostafa Dezfuli1912年建造完成。

1980-1988年的伊朗-伊拉克战役中,炮弹和炸药已经严重撞毁了周围地区,给城堡带来了巨大的破坏。

2008年,省政府主管部门开始替换城堡上刻有碑文的砖头项目。由于苏萨文化遗产中心修复专家认为替换项目可能会破坏城堡原样而被迫停止。他们正在研究找到一个保护城堡砖瓦的合适方法,但是目前没有发表任何可行性的研究报告。

   

 

 

 

 

两伊战争时期,城堡的这个墙体曾经被炸出大洞,后经修补。




 

仍然有游客进入参观,我们却没有安排。如果攀登到城堡露台,便可俯视欣赏大流士宫殿的宏伟结构

 

 

 

2010年政府发言人说:“城堡里的墙砖和地面砖由于游客的参观而受到严重损坏。由于城堡缺乏坚强的地基,城堡的许多部位都存在大小不等的裂缝痕迹。过去几年里不适当的修复工作也破坏了城堡原样。”

根据2007年发表的报道称大约有90,000考古文物保存在Shush城堡的地下宫殿里,由于忽视他们已经完全荒废了。这些文物分属伊朗各个时期,法国考古专家Roman Ghirshman40年代就是从这个阴暗地下宫殿发掘了大量的文物。这是一座历史纪念碑,保存了许多古代伊朗碑文和文化,但是目前自然环境因素正在威胁着Shush城堡的现状,强降雨和强风已经严重威胁这城堡的保存工作。

 

 

 

 

当法国人获得对苏萨地区考古发掘垄断权后,第一支法国政府资助的考古队组成,队长摩根是一位颇有造诣的采矿工程师,此前在埃及考古有杰出的工作表现,并且在波斯北部高加索地区工作过。为了苏萨的发掘工作,他雇用了一支由考古学家和工程师组成的强干队伍。但是,由于对古代中东建筑缺乏了解,同时缺乏现代考古原理知识,在对苏萨这个由砖坯构件的古代房屋、宫殿、神庙,借用古埃及宏大建筑的考古发掘方法,所造成的破坏是可以想见的。而现代考古的目的不仅是拯救文物,也要对其背景进行了解。

 

法国考古学家摩根

 

 

 

古代中东建筑的砖坯是由粘土、水、麦秆混合,经木制模子定性,而后在炎热的太阳下晒干而成,这种建筑在战争、洪水和地震期间很容易毁坏,也意味着很容易把他们推平后原地修建新的建筑和城市,因此这些山丘都有可能是叠加的历史,他们的土层都有可能存在着早期建筑,他们都在争先恐后等待着诉说。

 

摩根对苏萨的几个土丘进行了初步考察后迅速做出了“骇人的“发掘计划,他试图以最快捷、最廉价的方式,搬走苏萨那座最大土丘上绝大部分泥土。由于它辨认不出不同地层,只能把土丘按照5米一个层面分割,他说根据经验当泥土从5米的高度被抛入马车时藏在其中的物品“不会受损“,这句话足以使同时代的考古学家们发抖。他雇用了1200名工人加快速度,却无法进行有效的监督和记录,造成这座城市历史年代的很多细节无可挽回的永远丢失。直到二战后对苏萨的重新发掘才可能再次试图汇集一份历史年表,事实证明由于摩根的无知所造成的破坏使得这份年表至今都无法完整。

 

 

1891年苏萨考古发掘现场,摩根考古队挖开了100多米长的大壕沟,剪开了通往苏萨卫城的一个宽敞的缺口,背景是那个古堡---豪华的工作室。

 

 

 

 

    在法国考古队第一次具有规模和速度的发掘中,被发现的苏萨遗址主要有:

苏萨王城(出土了方尖碑、著名的汉莫拉比法典、大量经济文书和各种神像)

大流士一世宏伟的宫殿

古埃兰王城(许多文书)

平民居住区

 

 

如今考古现场一片安静

 

   

革命、战争令一切停顿,更不要说需要财力支持的考古研究




 

19世纪末法国考古队在苏萨的挖掘证明这里的接见大厅与波斯波利斯的接见大厅几乎完全一样。1969-1971年法国考古队发现了两块灰色大理石碑铭,记载了修建接见大厅的经过。1972--1974年,苏萨城的考古发掘仍然不断获得新的收获。

人们对苏萨文明历史的实际认识止步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

    

 

部分图片来源刘哥、邓筠、赵强,在此感谢


  • 标签:伊朗之行 
  • 2011-4-3 11:03:53
    Re:中国向西,波斯探寻(五)-- 归来,古波斯(3)
    lsw980601(游客)很有价值呀!
    By lsw980601(游客)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2011-4-4 10:04:17
    Re:中国向西,波斯探寻(五)-- 归来,古波斯(3)
    sijsij(游客)要了解波斯,真的要花很大的心基,看你的博文,也让我们慢慢了解它,明白它,增加见闻,受益非浅......
    以下为新思维的回复:
    谢谢,一路的阅读与回复。
    不知道为何昨天开始不能上传图片和音乐?请求帮助
    By sijsij(游客)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

    日历

    .

    公告

    最新文章

    .

    文章分类

    .

    MY Favorite Blogs

    最近评论

    .

    最近留言

    .

    信息

    .

    登陆

    .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