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如何的网志 | .'s blog

2011-3-30 17:04:00
中国向西,波斯探寻(五)-- 归来,古波斯(2)

  来一曲伊拉克歌曲,十分有趣的吐词发音,我笑。伊朗西线与伊拉克很近,原本就是波斯帝国的属地,属于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的艺术与文化。也更贴近我们在西线的格调。

 

 

(二)苏萨—从埃兰到古波斯

 

 2011210日,告别设拉子,渐渐告别了阴雨寒冷的天气。沿着山间弯曲的公路走在伊朗西部地区,道路一旁的山体由于断裂带特征而显得狰狞,公路上穿梭的油罐车明显多了起来,这是我期待看到的经济活动,一个产油大国应该是如此景象。然而,如果没有受到经济制裁,输油管线的铺设或许可以替代这些公路上的大人物。其他车辆的行驶不会总要不断的超车,车速便不会陷入困境令人焦虑。

 对于我自己,一个参与策划这次旅行的人,一路上总是担心团员的抱怨。交通状况的限制,设拉子的寒风细雨,加上古波斯遗迹的可见物实在不多。考古发掘的停顿与不断出现的地震,造成荒凉废墟的景象,这些都会令人沮丧。然而他们毕竟是旅行经历丰富的朋友,对历史文化的关注养成了行走的耐心,这些都令我欣慰与感谢。

 

 

西线--前往苏撒(设拉子到阿瓦士)

伊朗西线的公路只有双向单行,区间检查站负责管理车速,因此与东线的高速公路相比,这里的时间花费在以往旅行不曾遇见过,大陆旅行社与伊朗地接社都不清楚的,再次印证几乎没有大陆旅行团行走西线。伊斯兰革命后旅游经济不被重视,这是一个宗教旗号下放弃与世界交流的国家。

离开设拉子150公里,海拔降至500米,路旁竟然看到热带树木,这里距波斯湾还有200多公里。东线的冷峻造成村镇稀疏,西线的温暖可见人口明显增多。然而破旧的村庄,道路分隔带上密集的英雄面谱,女人们黑色的披风忽隐忽现,次日就是伊斯兰革命节,战争与精神控制,人类社会的这一态势真是一点都不轻松与可爱。

 

 

 

热带树木----伊朗地理变化实际上是多样的,虽然刚才告别高原下来这里距离波斯湾还有200所公里的路程。

 

 

西线的经济状况并不富足,石油财富与这里的民众无关?然这里距离波斯湾还有200公里的路程。






少女们被黑色披风束缚了青春活力,这是有别于德黑兰的生命状态。



 

 

与东线的冷峻相比,我们可以近距离触摸伊斯兰革命的宣传力量。

 

 

 

每逢城市和乡镇,道路隔离带矗立着英雄照片,这是两伊战争的亡者,车内的我不会放过这些社会的真实状况。


 


 

 

从一个个不同的面容气质可以辨析他们来自不同行业,也许都不是职业军人,那么他们的亲人又是怎样的态度?莫非又是古兰经对献身的许诺产生的巨大影响


 


我们中途就餐的地方,背后电视播放着伊斯兰革命的历史回顾,当我举起相机拍摄电视画面,餐厅的老板随手关闭了电源,不知道是否巧合所幸收录了这个画面。


 

 

 

夜幕低垂,旷野点点火光,那是我熟悉的景象,新疆南疆西气东输工程的夜晚,密集的光亮高耸的采气架,天然气在燃烧。波斯湾是伊朗的石油主要产地之一,作为大陆架的延续,这里必然盛产天然气。

入夜,来到距伊拉克巴士拉只有150多公里的石油工业重镇阿瓦士,中国的石油企业在这里设立了公司。穿过城市的小街道,寻找酒店和餐厅,夜色中只见持枪的男人,分辨不清是革命卫队还是军人,革命节前的严守以待?节日的气氛并不仅仅是欢乐。

室外18度,酒店的房间依然开着热风,温控的操作指示并不明确,我们只有打开窗户随着城市的音乐入梦。哎,天然气的使用在酒店里真是过剩,而天然气产地的居民却因供给不足造成取暖的限制,高产的能源都被输气管道接驳运往国外进行交易。

回到深圳无意看到资料,原来能源工业都被革命卫队操控。民生不顾却在为战争机器提供资金。这个国家的真相旅行者了解多少?难怪从西线开始,导游变得谨慎,总是提醒女士的着装,头戴黑色布条的武装人员亲自上车进行检查。在车辆停靠道路检查站,我们却因下车放松带给司机麻烦,延误检查时间而且遭到罚款。

 

 

检查站的警察一副悠闲自在,团友笑谈我的胆量,竟敢对着着他们拍照。我不能放过形形色色的各种人物,这是旅行的乐趣。

 

 

 

 

2011211日,清晨的天空晴朗却弥漫着细微的沙尘,窗外卡伦河水慵懒地流淌,12-13世纪这是与阿拉伯国家进行贸易的重要的中心,现在看上去并不活跃。

 

 

酒店窗外的阿瓦士,河水穿过这个城市,城市本应因此而有了活力

 

 

我喜悦这种有民族特点的酒店,我喜欢寻找不同


 

 



 

 

特别的标识


 

 



 

绿色的地毯

 

 


 


餐厅,悠然的早餐

 

 

 

酒店的装饰充满伊朗的民族风情,这是一路上我最喜欢的酒店。我们将要从这里出发,前去找寻5000年前的文明埃兰,去看望圣经旧约著名篇章的作者但以理,还有那倾覆的古波斯都城。无意间的安排却具有特殊的意味,因为这一天是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32周年纪念日,我们以这样的旅行内容去经历革命的热情,而且在苏撒这个古波斯出发的古城。

32年前,精神领袖走下飞机悬梯,伊朗的价值观回归严格的什叶派,这是他们的经典时刻,如同我们的天安门大典。是否革命节过去,街头宣传物品统统消失?


 

 

 

与伊斯法罕和设拉子相比,这个石油城市的宣传显得密集。


 



街头的商业广告。

 

 


 

街头的游戏,伊朗的足球水平就是这样全民参与的结果。




 

正在修建的体育场----也许不久我们就可听到伊朗再次申办亚运会的消息

 

 


阿瓦士留在我心里的定格如同这张图片。





     

感谢伙伴们对西线的旅行给予了足够的耐心,这是一群喜爱历史文化的驴友。也便懂得伊朗旅行的难度,他不是表面的友好,他有令人紧张的一面。在德黑兰机场遇到中石油公司的职员,告诉我在伊朗工作5年的真实感受。网上已经太多友好的传递,而我不想再添油加醋,这个强硬而隔世的国家必然有他灰色黑色的一面,也就必然有反抗的力量。

我对真相充满好奇,希望抓住那些不了解的故事。因为,2010年开始,中国政府学会在联合国关于伊朗和中东问题的表决中使用弃权票。

  • 标签:伊朗之行 
  • 2011-4-1 23:05:48
    Re:中国向西,波斯探寻(五)-- 归来,古波斯(2)
    sijsij(游客)波斯.....是一个带有神秘色彩的地方,有机会是应该走一走的
    以下为新思维的回复:
    常规旅行在东线,历史真相在西线,但是与埃及相比,寻找波斯确实不易,他们的遗迹。。。。后面我会叙述我所看到的,和考古发掘过程。

    By sijsij(游客)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

    日历

    .

    公告

    最新文章

    .

    文章分类

    .

    MY Favorite Blogs

    最近评论

    .

    最近留言

    .

    信息

    .

    登陆

    .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