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如何的网志 | .'s blog

2011-3-21 23:18:00
中国向西,波斯探寻(五)-- 归来,古波斯(1)

bach's persia在这音乐背景下,让我的心境沉下去,进入那神秘的两河流域,完成必不可少的考古故事。此时不由得想起大侦探波洛的电影《美索不达米亚谋杀案》Murder in Mesopotamia(又名古墓之谜) 

归来,古波斯

如何从旅行的角度叙述古波斯历史,这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以色列埃及的旅行让我深深地体会,前往古代文明不能只局限于历史年轮的清单。大陆旅行社提供的行程资料,对于几千前的历史显得过于草率与简单。

 

回想中学的历史课,5千年文明被肢解为朝代顺序、名称、社会特点、经济水平、历史意义......学生们手持小纸片反复背诵应付考试,这种没有灵性的学习方式,使得那些前人创造的历史死去,时间的精彩被阉割,现代人对历史失去耐心与兴趣。这种伤害影响到几代人,历史对于我们只剩下朝代轮次,难于激起尊重与敬畏,也就必然导致对古城的一次次强拆。

 

对于我自己,如果只阅读茫茫书海中那些已成定论的历史书籍,背诵那些历史年代及社会特征,旅行无法避免走过场,缺乏交流与感动。

 

是哪些人,怎样的契机,发现那些被埋没的历史?他们经历了怎样的艰苦与挫折?又是从哪里入手考证,得到了今天确定的解读?考古发现成为古典历史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现代人以这种方式参与历史的发展,历史以这种方式建立了与现代人的联系。

 

那一个个考古发现背后的故事,为看似死去的历史注入了活力,是他们让历史重新活过来。

 

在楔形文字被破解之前,古波斯的形象记载完全是依靠《圣经.旧约》但以理帖、以斯帖记,以及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和色诺芬的著作。直到18458月,英国人罗林森爵士发表了贝希斯敦铭文释读后,古波斯人的历史才逐渐得到还原,传说得到印证,他们自己开始解说。

 

正因此,伊朗游记从设拉子开始变得难于下手。如果按照旅行路线去记录,历史变得无序。古波斯的奇妙之处,以及历史的灵魂变得躲躲闪闪。在这样具有辉煌历史的大地,在那样阴雨绵绵灰芒的天色中,抓不出灵魂,对于我旅行便失去了乐趣,且毫无味道。

 

仿佛是命运,伊朗旅行方案第一稿本是:德黑兰---克尔曼沙赫---苏撒.阿瓦士---设拉子—伊斯发罕—德黑兰,这恰好贴近古波斯历史轨迹,考古的一个个故事也可顺利参与。我的记录便可以流水账的形式偷懒,精神与肉体都显得舒畅。然而高原的黎明和黄昏与公路交通消耗的时间难于合拍,如果坚持这样的旅行线路,内陆航班难于设计,必将导致那些古迹与我们在月光下幽会。所有难题都集中在时间,这恰恰是我们的第一成本。

 

是不是古波斯被遗忘的太久?是不是她的积累还是不够悠久?当我们做出逆向选择的时候,毫无意识未来的旅行体验与沉淀下来的记录这样混杂,难于找到合适的节奏。伊斯发罕散淡的代价就是设拉子开始的精神与身体的混乱。在设拉子的日子,上天悲戚,大地哀容。莫非感动于我们对古波斯的真诚?

 

是啊,当亚历山大的一把怒火烧毁了波斯波里斯,古波斯最辉煌的圣地化为灰烬。从此她仅存在于圣经和古希腊著作,精美的木柱只是传说。当7世纪阿拉伯人做主伊朗,伊斯兰刻意去古波斯化的手段就是把所有古迹都冠以古兰经的传说。

 

历经200年兴亡的古波斯帝国,如同他的快速崛起,遭遇了快速的遗忘。他没有古埃及新王朝法老们2000多年精神与财富的积累,法老领地众多的圣殿与古墓,是远征军实施毁灭重建无法完成的工程,那些石材的坚固与强硬是时间、洪水、沙漠无法彻底毁灭的保证。

 

而你,古波斯的主人们,宽容的征服策略与统治,容留了各自的宗教与文化,必定不会如同古希腊与古罗马,在庞大的疆域内强加独一风格的神庙、宫殿、剧场、水道、浴室......如果用现代流行观念,你是这样不会营销自己,不会宣传造势,不以建筑凝固时间得到永存。

 

或许注定的是你那游牧民族的出身,正如当年你没有固定的都城,你的战车就是流动的王宫与治国的中心。

 

为了铭记你独特的历史,我便要从设拉子开始将旅行的时间倒叙,如同19世纪西亚考古大发现,跟随古波斯再发现的轨迹,从埃兰苏萨向波斯波里斯走去。最终我要回归华夏文明。

 

(整理图片重游神游伊朗的过程中,我总是努力搜寻每一个镜头下的细节,拼贴出那一刻带给我的感受,回想那种寒冷、湿滑、行走、攀爬,镜头留下的雨滴,灰色的图片……它们带给我了怎样的历史观?他们让我思考该怎样享受不同天气下的旅行……

 

 

 

(一)寻找与破解

 

 当古文明从荒原山丘、从残垣断壁、从破碎瓦砾、从壁画石刻、从悬崖山洞、从地下土层......一次次被捡拾、被发现,继而或遗弃、或转卖、或收藏......直到文字破解,他们才如同拼图般得到还原,从而辉煌地站立起来,与现代人建立联系并得到敬仰。

        18229月,法国杰出的语言学家商博良终于破解了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他研究的罗塞达石碑是1798年法国将军拿破仑率军远征埃及带回的战利品。从此古老的埃及文明重见天日,一系列的考古研究变得有序,古埃及概论的编写变得顺利,并成为迄今都无法超越的古埃及研究的权威著作。

 

破解《贝希斯顿铭文》---从古波斯到美索不达米亚

楔形文字是古代美索不达米亚人创造的一种书写体系,其书写材料主要是泥板。由于书写工具芦苇笔的笔尖呈三角形,落笔处就自然出现了楔形,因此被形象地称为楔形文字。该名称最早由德国的东方学家海德(T.Hyde)使用,后来约定俗成,使用至今。楔形文字可以用来表达各种不同的语言,如苏美尔语、阿卡德语、埃兰语、赫梯语、波斯语等。

1618年西班牙王室的使节第一次在欧洲描述波斯波里斯宫廷遗址找到的文字符号,1622年意大利人德拉瓦莱首次把一块楔形文字泥版带回了欧洲后,欧洲学者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楔形文字的破译方面。先后有法国的夏尔丹、丹麦的布尔尼等旅行家学者前往波斯带回文字的拓片,德国学者尼布尔、格罗特芬,英国学者罗林森等都对楔形文字的解读付出了不懈的努力,并取得了令人惊喜的成果。尤其是英国学者罗林森。

 

 

英国军官罗林森,古文明的使者

 

 

 

183525岁的罗林森作为英国军官,被派往波斯克尔曼沙赫总督的军事顾问,这个考古爱好者精通古典文化、波斯语等多种语言,他对楔形文字很有兴趣,一到伊朗就迷上了哈马丹的摩崖石刻,并很快发现了克尔曼沙赫的《贝希斯顿铭文》摩崖石刻,从此他经常利用公务之余,独自前往陡峭的石崖,以惊人的毅力冒着生命危险攀岩,细心地一片片拓制铭文。《贝希斯顿铭文》由三种楔形文字组成,波斯语、阿卡德语、埃兰语,最先拓印的是古波斯文本。1839年罗林森被迫离开波斯参加伊拉克战争,直到1844年夏季返回,完成全部波斯文的拓印。接着他着手拓印埃兰语,由于地形陡峭无立足之地,只有使用悬梯,身体紧贴岩石,左手纸右手拓,随时都有坠落的危险。1847年在他开始拓印阿卡德语的时候,已无力爬上高高的悬崖长期工作,只有请一位当地库尔德少年帮忙,在悬空的脚手架上极其艰难地完成拓印。1847年《贝希斯顿铭文》的三种文本全部完成拓印。

 

古波斯最重要的驿道,后来闻名遐迩的丝绸之路,经伊拉克通往土耳其。180年前,年轻的英国军官罗林森需要经常沿着这条小路往返哈马丹与克尔曼沙赫。

 

 

 

如果没有探索的热情,怎会在这条道路,这个山边,仰视端详发现那一个著名的《贝希斯顿铭文》

 

 

2500年前,怎样的眼光选择如此地貌,用来凿刻君王的宣言,便为永世的铭记。

 

180多年前,一个英国人罗林森多次前来,和一个年轻的库尔德助手腰间系着绳子登上峭壁,沿着突岩缓慢地移动。1835-1837年完成拓印古波斯楔形文字。1844-1847完成拓印埃兰文本,1847年拓印阿卡德文本。这需要怎样的勇气与耐心,背后支撑的是探索文明的痴迷。

 



2500年前,在铭文的雕刻完成后,工匠们被责令拆毁凿刻时搭建的工作通道,并在铭文下方山体开凿出一个笔直的悬崖。现在的安全措施---用于维护还是继续研究 


1836年开始,他一边拓印一边破解,参照着圣经与希腊史料,从频繁出现的国王名字入手,寻找发音与文字的规律。这与象形文字的破译过程极为相似。

破解《贝希斯顿铭文》波斯文本的过程中他受到破解前辈研究成果的启发。1845年罗林森把古波斯文的破解论文从巴格达寄往伦敦《皇家亚洲学会杂志》,1846年该杂志发表了罗林森对《贝希斯顿铭文》的写生、古波斯文本石刻铭文的拓本、英译文、拉丁注音、注释,及一篇长长的论文中的注释。而后又发表了古波斯楔形文字符号音符表。这些研究结果发表后震动了整个西方考古界,有许多学者继续进行研究,并不断更正其中的某些不足。

接着他开始对阿卡德语的破解。 1857年,英国皇家亚洲学会把一篇无人解读过的亚述国王的楔形文字铭文,分别寄给罗林森、辛克斯、奥勃特和塔尔勃特(Fox Talbot),请他们进行翻译。结果,他们四人的译文基本一致。因此,阿卡德语的破译成为事实。到1900年,楔形文字的几种语言波斯语、苏美尔语基本上全部释读成功。从此,再现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发生、发展、衰亡的整个历史成为可能。楔形文字破解后,圣经与真实历史的联系也得到进一步证实。

 

 

那一刻,看到如此规模,密密麻麻的三种不同文字,这个刻有1299行的书法大展令我异常惊呆。

 

这是古代最宏伟的摩崖石刻,身高一米八的大流士脚踩反叛头领高墨达,身后两个禁卫军,分别是长枪兵和弓箭手。面前是被俘的九个反叛部落首领。 水从石灰岩山体渗出,腐蚀了部分铭文,但是沉积物对其他铭文又起了保护作用。拓印铭文需要敲掉外面的硬壳,使下面的字显露出来。

 

 

    《贝希斯顿铭文》的解读被喻为破译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罗塞达石碑”。至今,世界上有20多种不同文字的《贝希斯顿铭文》译本,可以说除《圣经》之外,没有一种古代文献受到如此重视。

 1971年,伊朗国王巴列维在波斯建国2500年大庆时,曾经花费巨资修复居鲁士陵墓、波斯波里斯王宫、以及《贝希斯顿铭文》等古迹,出版了附有古波斯楔形文字原文的《贝希斯顿铭文》,从而补齐了过去分别分段拓制的文本,并且配送楔形文字原文、拉丁注音、古波斯语语法和小词典。

看来波斯人把公元前530年作为立国,而考古界推算居鲁士大帝公元前5299月去世,他的儿子冈比西斯继任执政。现代伊朗怎样编写自己的历史课本?从导游的解说能力来看,他们并不熟悉。

一路上,在伊斯法罕、设拉子、苏萨分别配备当地导游负责解说,从年龄上判断伊斯发罕的导游经历过巴列维时代,因此着装、工作态度、言谈举止上更像绅士,更具专业水平与态度。设拉子的导游最年轻,专业水平最差。或许受阴雨的天气影响,在最具价值的波斯波里斯遗址,我们被安排在展览室,如放羊一般消耗时间,而她去购买热咖啡饮用......总之,他们的介绍与解说都不如自己阅读书籍,这是我在埃及得到的经验,然而这却是配备导游的随团旅行。

 

 

愿望---如此近距离的端详历史杰作, 那必定是神奇的感受,那一刻必能理解渺小的含义,从而懂得谦卑。

 

 

站立在此端详脚下大地,这里曾经响起阿拉伯、蒙古、突厥大军的铁骑声声,更是东西方文明交流的大动脉丝绸之路。远处那古老的驿站在这弥漫的沙尘中,似悠远的历史躲在面纱背后,他们确真实的存在着。


 


 

 互动---亚述学与楔形文字

 

亚述学是研究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地区语言、文字、社会和历史的学科。因起始于对亚述文字的研究而得名。研究领域除亚述和巴比伦外,还包括霍来特人、赫梯人、阿摩尔人、迦南人、伊拉姆人、古波斯人及阿尔明尼亚人的有关历史。在年代上,除亚述帝国时期外,还包括早王朝期、阿卡德王朝、乌尔第三王朝、古巴比伦、加喜特、新巴比伦和波斯等时期。亚述学以楔形文字的释读为重要研究手段,在立足于文字材料和考古材料的基础上,同时采用人类学、社会学等多种学科的研究方法。

1845年英国的罗林森破译古波斯语成功后,1857年又破译了阿卡德语,释读了苏美尔语。从此,产生于19世纪上半叶的亚述学研究进入了一个新阶段。20世纪后,东西方学者在乌尔(见乌尔城)、豪尔萨巴德、埃利都,马里等地发掘,又使一大批亚述学的文字、文物材料呈现于世。

亚述学研究已产生许多分支,其中最重要的是古文字研究领域的分支,如对苏美尔语、阿卡德语的研究及对赫梯人、霍来特人使用的楔形文字的研究。以古文字材料为基础,各项专题研究也相继展开。研究方法上,以19世纪中后期开始出现的德国学派为代表。英、法、德、美等国在考古发掘、文献整理上居于领先地位;伊拉克、土耳其、叙利亚等国也已开始对本国境内的文物进行研究。

1900年,楔形文字的几种语言阿卡德语、埃兰语、波斯语、苏美尔语基本上全部释读成功。从此,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发生、发展、衰亡的整个历史的研究得到突破。

 

美索不达米亚文明--西方中学历史课

美索不达米亚地处两河流域的冲积平原,缺乏天然保障,容易造成外来民族的入侵,因此,该地区民族迁移,政权更迭频繁。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最早创造者是苏美尔人,他们居住在美索不达米亚南部。

与古代埃及文明不同,当时的苏美尔人并没有形成统一政权领导下的国家,而是生活在城邦分立的状态下,主要的城邦有乌尔、乌鲁克、拉加什等。各城邦间为了争夺领土和霸权经常发生战争。继苏美尔城邦之后,这里就像一个大舞台,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历史剧:公元前2340年,阿卡德人的首领萨尔贡建立了美索不达米亚历史上第一个幅员辽阔的帝国—阿卡德王国(23402160BC)。一个半世纪以后,古提人乘虚而入,阿卡德王国灭亡。古提人入主美索不达米亚的同时,苏美尔城邦却不断复兴,乌尔统治者乌尔纳木赶走了古提人,建立了统一、强盛的乌尔第三王朝(约21132006BC)。持续了半个多世纪的强盛后,乌尔第三王朝从东西两面分别遭到埃兰人和阿摩利人的侵袭。公元前2006年,乌尔第三王朝灭亡。从此,苏美尔人统治美索不达米亚的历史划上了句号。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美索不达米亚处于多国林立的状态。

美索不达米亚地处连接近东地区各部分的贸易网络中心,它的文明对周边地区产生了强大的辐射力。叙利亚、腓尼基、巴勒斯坦地区都深受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影响。叙利亚北部布拉克遗址发掘出了一座神庙,里面出土了大量的“眼睛偶像”。这些偶像具有夸张的大眼睛,它们可能是祭拜者放在这里的祭祀品。这些“眼睛偶像”深受当时苏美尔艺术风格的影响,苏美尔人的雕刻,常常双眼睁大,眉毛粘连,流露出纯真与朴实的神情。

 

 

考古发现—古文明复活

 

“午夜越来越临近,巴比伦愈睡愈深沉。”这是德国著名诗人海涅的诗句。对于圣经的信徒,古巴比伦的重要性来源于巴别塔建造时的语言变乱。圣经旧约创世纪(10-11篇)记载,大洪水过后,人们只说一种语言,他们向东迁徙,来到两河流域的一片平原定居。他们彼此商量烧些砖,先造一座城,再造一座耸入云端的高塔,这样不仅可扬名还可团结,避免四处流散。上帝看到他们所建的城和塔,觉得他们同属一个民族,同操一种语言,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情,如此下去岂不为所欲为。如是上帝决定扰乱语言,使他们不能交谈,并且将他们从两河流域分散到各地,不能再建那座城,那个塔就叫做巴别塔,意为语言和身体的四处分散别离。

圣经创世纪篇章的深远影响,千百年来不仅推动了科学探索,而且激发了文学艺术创作。有关巴别塔的歌舞、电影、绘画等不可胜数。可以说,巴比伦这座具有几千年历史却早已被废弃的古代城市,对后世特别是对欧洲产生了巨大影响,其影响的范围之广,程度之深,没有任何其它古代城市可与之相比。而实际上公元前四千年代末已出现繁荣富强的城市国家的乌鲁克, 公元前三千年代初期有诸多苏美尔城邦,巴比伦不过是个后起之秀。

 巴比伦这一称谓始见于公元前 22世纪的楔文文献,,公元前 1792-1750年汉穆拉比统治时期成为世界都市,公元前七世纪的新巴比伦时期,当尼布甲尼撒二世(公元前 604-562)统治之时,巴比伦再次崛起成为世界最具影响的城市。

 几百年后,立志称霸世界的亚历山大大帝建都巴比伦,使这座城市再度辉煌。亚历山大死后,巴比伦失去政治地位开始衰落,但在宗教方面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她宗教中心之一的地位直到帕提亚(安息)末期。希腊化时期结束后,巴比伦逐渐被遗弃,最终成为荒芜的废城,渐渐被尘土掩埋,在千余年的寂寞中,默默地等待着考古学家的到来。

 然而,第一个来到巴比伦遗址进行“发掘”的人不是考古学家,而是一个探险家,这个人就是意大利古董商彼特罗.德拉.瓦莱。他于 1616-1621年间游历了西亚地区,开始了一次艰苦的旅程。1620年他来到巴比伦遗址,在没有任何人帮助的情况下,手持一把鹤嘴锄在莽莽荒漠中伫立的许多孤零零的凸起土丘,凭着直觉进行了“发掘”。不久,他得到了一些残破的砖块与石片,用力擦去砖上的泥土,惊讶地发现砖块上赫然现出了密密麻麻的怪异图案.....彼德罗怀着兴奋的心惰,把刻有铭文的砖块带回了欧洲,经过初步的研究,人们确定它并非装饰品,确实是一种世上根本无人能识的古代文字。尽管彼德罗在两河流域的探险游记畅销一时,但他终其一生也没能读出一个楔形符号。

 第二个对巴比伦遗址进行“发掘”的人是法国的博尚, 1784年在雇佣的三个当地阿拉伯人的帮助下进行。就其规模、动机以及方式而言,不论是瓦莱的“发掘”,还是博尚的“发掘”,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考古发掘,而只能算作随地乱掘,属于以寻求文物为唯一目的的挖宝行为。不过,他们的“发掘”标志着以搜集地表文物为主的古物学向以挖掘地下遗存为主的考古学的过渡。

1798年当拿破仑率领3万大军,配备着167名绘画、测量、建筑设计师及工程技术人员远征埃及,他们在被征服的领地,在众神的脚下,对令人惊叹的神庙、宫殿、墓地,进行丈量、素描、大量记录,带回了众多艺术品、雕塑、木乃伊......打劫了方尖碑,竖立在巴黎协和广场......由此,古埃及的探险热情被推向巅峰。1822年象形文字的成功破解后,更令古埃及的考古从盗墓寻宝进入了考古研究阶段。

就在欧洲各国对古埃及历史考证不断获得新进展的时候,地处两河流域的美索不达米亚终于打破200余年仅限于散兵游勇的探宝局面,迎来了人类考古大发现时期的到来。

正是楔形文字的破译促成了大规模的西亚考古发掘正式拉开了帷幕。十九世纪四十年代,法、英两国首当其冲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展开了激烈的发掘竞赛。法国人首先选择了距库雍基克(古代尼尼微) 10公里的豪尔萨巴德,即亚述国王萨尔贡二世(公元前721705 年在位)统治时期建立的新都杜尔.沙鲁金(“沙鲁金堡”),英国人首先选择了尼姆鲁德。两个国家的考古学家都把主要精力集中在了亚述地区,把巴比伦尼亚的两个最重要的遗址——乌鲁克和巴比伦留给了姗姗来迟的德国考古学家。

1843年,法国人博塔第一次发现亚述人的城市萨尔贡堡,并挖掘出了楔形文字泥板、人面飞牛石雕、石板浮雕等大量文物。1845年,英国人莱亚德发掘了亚述都城尼姆鲁德和尼尼微的王宫。莱亚德发掘的文物都被大英博物馆收藏,尤其是他发现的石板浮雕,迄今仍是大英博物馆亚述文物收藏的主体和亮点。亚述人崇尚武力,喜好战争,他们的艺术深深打上了战争的烙印。亚述国王的雕像威风凛凛,彪悍勇敢。亚述浮雕往往着重表现征战、猎狮等震撼人心的场面。

1849年年底英国考古学家奥斯丁·亨利·莱亚德首次发现辛那赫里布的王宫(一般称为“西南王宫”)遗址,绝大部分的古物都带回了英国藏于大英博物馆。三年后,莱亚德的助手霍姆兹德. 拉萨姆(Hormuzd Rassam)在对面的土丘上发现了亚述巴尼拔王宫,王宫内有一个跟西南王宫相似的“图书馆”。可惜的是,由于没有人为发掘的古物进行记录,及后到达欧洲时,与来自其他遗址的泥板混在一起,因此直至今日,几乎没有方法分辨哪些泥板是来自哪个图书馆了。

亚述巴尼拔热爱搜集文献和泥板收藏,他派抄写员到帝国的每个地区收集古代文献,亦聘请学者和抄写员从巴比伦的原始资料抄写文献。同时也将自己的功绩让书记员记录刻印。

图书馆中的残片包括王室铭文、编年纪、神话及宗教文献、契约、王室法令、王室书信及各种行政文件。部分文献包括卜辞、预示、咒文及颂赞诸神的歌谣,其他则有关医药、天文及文学。《吉尔伽美什史诗》、《埃努玛·埃利什》以及《尼普尔的可怜人》等古巴比伦文学作品都是在图书馆里被发现,大部分的文献是用阿卡德语楔形文字写成。

这次发掘是一次激动人心的发现,一个藏在王宫墙体下的圆筒铭文证明,亚述帝国最后一个具有野心的君主亚述巴尼拔是个残忍地复仇者,他对埃兰都城苏萨进行了大肆蹂躏,多年后他的都城遭到了同样的下场。

公元前612年尼尼微被巴比伦尼亚、斯基泰及米底王国(一古伊朗王国)联军攻陷,并放火焚烧,将王宫及图书馆一并烧毁,建筑物消失,却烧硬了泥板,有助保存留给后人;至于刻于蜡板上的内容就因其性质而不能保存下来。

大英博物馆拥有整个图书馆里30,943块“泥板”的资料,而博物馆的信托基金计划刊发一份最新的目录册,此乃“大英博物馆亚述巴尼拔图书馆计划(第一阶段)”的其中一部分。假如减去及相同文献的零碎残片,“图书馆”合共馆藏约10,000件文献。然而,原来图书馆的文献包括了皮革卷轴、蜡板,甚至纸莎草,所载的可能比我们从目前泥板上仅有的内容为丰富和多元化。

 

居鲁士圆柱伊朗最爱

 

18793月伊拉克裔英国考古学家 Hormuzd Rassam 在一次对美索不达米亚的挖掘考古工作中,从众多泥板中发现了居鲁士圆柱,时值楔形文字破解成功,圆柱的历史价值很快被确认,必然成为大英博物馆亚述馆的镇馆之宝。

 

 

Hormuzd Rassam---伊拉克裔英国考古学家。是个具有非常运气的人,经他手发掘的有亚述拔尼罗报复苏萨城的圆筒铭文,还有居鲁士圆柱,这些发现都是大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或许他就是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灵魂。

 

 

 

 

居鲁士圆柱,长22.5厘米,最大直径10厘米



 

这只黏土制成的圆柱形如玉米,上面用楔形文字刻着一道法令,有人称它是史上第一部人权宪章,要比英国的大宪章早将近两千年。它是一份对宗教和种族自由的倡议书;它废除了奴隶制和任何形式的压迫,禁止使用武力或掠夺手段攫取财产;它还赋予成员国自主决定是否臣服于居鲁士大帝的选择权。

居鲁士圆柱不仅是波斯阿契美尼王朝建立的宣言,其碑文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部人权宣言。根据这份文献记载,古代波斯的文明程度远在古希腊文明之上,在宗教宽容和少数民族平等方面,这个被西方人称为“野蛮、残忍、专制”的黑暗王国也更“现代”,因为西方直到近百年才真正实现了法律意义上的宗教和族裔平等。

居鲁士登基成为波斯世界霸权的君主之后,他在公元前539年攻占巴比伦的事迹被记录在一条黏土圆柱上。部分内容的译文如下:“我是居鲁士,世界的王、伟大的王、合法的王、巴比伦的王、苏美尔和阿卡德的王、(地球)四方的王,……我把(以往)居于该处的偶像送回底格里斯河彼岸(某些以前提及)的圣城。虽然这些地方的圣所久已陷于荒凉,我却为它们设立永久的居所。我(还)召集所有(从前的)居民,把原居地归还(给他们)。”

因此,居鲁士圆柱表明波斯王的政策是要将被掳的民族遣返原居地。居鲁士下令让犹太人返回耶路撒冷和重建耶和华的殿是与这项政策完全一致的。在此之前200年,耶和华已在预言里指名宣告居鲁士会攻陷巴比伦及释放耶和华的子民重返故土。

这样看来,或许正是居鲁士圆柱在人权上的意义,纽约的联合国总部陈列着一个复制品。并在《世界人权宣言》通过的20年后,选择德黑兰作为国际人权会议的地点,检查发表《世界人权宣言》20年来所获进展,并拟订未来方案,会后发表了著名的《德黑兰宣言》。

 

 

 

居鲁士圆柱部分铭文和拓印文本


 

圆柱风波—与英国的新裂痕

 

居鲁士圆柱被发现后一直收藏在大英博物馆。按照伊朗和大英博物馆双方约定,居鲁士圆柱应于2010116日在德黑兰进行展览,但大英博物馆2009年以新发现了一些楔形文字泥板,需要与居鲁士圆柱相印证为由,宣布推迟将居鲁士圆柱交给伊朗的计划。但伊朗方面认为,大英博物馆是因伊朗总统大选风波这一政治原因而不愿将居鲁士圆柱借给伊朗,同时英国是敦促联合国对伊朗实施制裁的西方国家之一。20102月份,伊朗文化遗产组织已宣布中断与大英博物馆在考古、展出和研究方面的所有合作。伊朗还指责英国煽动反政权人士,干涉该国内政,还因此逮捕了一些在伊朗“制造骚乱”的英国人士。

伊朗国家文化遗产和旅游组织主席哈米德告诉媒体称:“伊朗博物馆为了展览已经花了30万美元,我们要求大英博物馆为我们的损失给与补偿。”

 

    20104月,伊朗就大英博物馆没有信守承诺将居鲁士圆柱借给伊朗展览,要求大英博物馆向其支付30万元赔偿费,这起争端被认为是伊朗和英国两国关系恶化的又一个重要标志。

 2011214日,4个月借展结束仅剩下20天,我们恰巧在德黑兰。尽管由于即将示威而导致市中心众多展览馆非正常关闭,我们失去了地毯博物馆,却得到了国家博物馆的机会。正是因为他们需要履行与大英博物馆的借展协议,我们得以观赏这批珍贵的镇馆之宝,看到了那个体积细小却非常著名的居鲁士圆柱。可惜相机被要求存放在博物馆入口处。 

 

 

镇馆之宝----伦敦大英博物馆亚述馆

 

 



 

伊朗国家(考古)博物馆,位于德黑兰市中心的伊玛姆霍梅尼大街,建于1927年。 专门收集伊朗史前和各个历史时期的考古发掘展品。2011214日,我们有幸再次观赏了大英博物馆古波斯重要收藏。居鲁士圆柱位列其中。

 


 

 

在法、英两国的第一轮角逐(18421855)结束之后,1877年,法国人德.萨尔泽克在泰罗的发掘中,意外的发现了苏美尔文明。从此,美索不达米亚历史上最早的一段文明逐渐揭开其朦胧的面纱。

苏美尔文明的发掘是一个划时代的发现。20世纪20年代,英国考古学家伍豪成为最著名的乌尔发掘者,他领导的英美联合考古队对苏美尔人的城邦乌尔进行了长达12年的挖掘。乌尔王陵出土了金银珠宝等丰富的陪葬品。这些陪葬品制作精美,工艺高超,引人注目,令人叹为观止。

第二轮美索不达米亚考古角逐(始于1873)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美国考古学家加入其中,芝加哥大学东方研究院得到壮大。此时,德国人才真正意识到参与美索不达米亚考古的重要性。1897年,不甘落后的德国政府终于决定参与美索不达米亚考古。同年,柏林大学教授萨豪开始对美索不达米亚进行实地考察,随行人员中有后来主持巴比伦发掘的科尔德威。考察后,萨豪建议刚刚成立的德国东方学会对两河流域南部的巴比伦遗址和北部的亚述遗址进行发掘。

德国东方学会成立于 1898年。学会接受了萨豪的建议,立刻组建了一支美索不达米亚考古队,准备对巴比伦遗址进行发掘。科尔德威任考古队队长,,后来任柏林大学亚述学教授的迈斯纳任碑铭学家,后来主持亚述发掘的建筑师安德烈任助手,在阿拉伯世界以“毛毯商”著称的迈耶(H.F.L.Meyer)随行管理财政。这支由“24匹骑兽和驮兽组成的队伍”于 189812 月底出发,次年35日到达巴比伦,到达后立即开始了发掘。

 巴比伦遗址是“德国东方学会”成立后发掘的第一个遗址,虽然德国人对西亚考古启动晚,但是这支发掘队伍却是那时为止西亚考古历史上水平最高的。领队科尔德威本身是建筑师、艺术史家和考古学家,曾经参加过包括西亚地区遗址在内的许多遗址的考古发掘,有多年的考古经验。迈斯纳是当时最优秀的亚述学家之一,安德烈是著名建筑师。这支队伍在考古设备和工具方面做了充分准备,史无前例地使用了有轨翻车搬运浮土。最值得称道的是其考古目的非常明确,除为柏林的皇家博物馆争取文物外,还有三个具体目标:一是进一步了解古巴比伦人为墙表上釉的技术,二是加深对巴比伦尼亚政治和文化史的了解,三是用科学方法揭示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的宫殿的建筑特点。把研究古代建筑特点作为考古发掘的主要目标之一,这本身就是划时代的。

发掘过程井然有序。科尔德威把雇佣的阿拉伯人分成不同的组,每组20 人,1 人铲土、3 人装筐、16人搬运。浮土被搬运到遗址区以外的地方,避免了以前的考古发掘者常常不得不再次搬运浮土的问题。一年四季发掘不止,即使是酷热的盛夏发掘也在继续进行。

巴比伦遗址由许多大小不同的遗址丘组成,公元前550 年前后占地约 1000 公顷。德国考古学家发掘的第一个遗址丘是卡斯尔(Qasr),即尼布甲尼撒二世的宫殿遗址。他们首先对这个遗址进行了大面积暴露,然后由安德烈根据暴露的情况绘制了完整的宫殿复原图,这里出土了一些赫梯语铭文和大量新巴比伦时期的泥版。与宫殿毗连的建筑是埃马赫(Emah)神庙,出土亚述巴尼拔(Ashurbanipal,公元前668627 )石碑和尼布甲尼撒铭文砖。当年的亚历山大生命垂危时就是在这座神庙奉献牺牲、祈求神灵的。这一系列激动人心的发现使德国考古学家们喜出望外,他们冒着酷暑继续发掘,一口气从18993月发掘到1900 11月。这期间又发现巴比伦最大的神庙──巴比伦主神马都克(Marduk)神庙埃桑吉拉(Esagila),出土精美的天青石印章和大量文字材料,其中一个天青石印章上刻有铭文,据此可知,此印章为亚述国王埃萨尔哈敦(Esarhaddon,公元前680 669 )的还愿物。

得到丰厚回报、因而激动不已的德国考古学家,年复一年发掘不止。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都没有让他们停止发掘的步伐,发掘工作一直持续到1915 年。发现的重要建筑有尼布甲尼撒二世时期建造的宫殿、神庙、伊施塔城门、游行街,遗物有泥版、棱柱铭文、滚印和各种家用器具。(德国柏林近东博物馆复原的伊斯塔城门)

巴比伦的发掘历史必然谈到“空中花园”。科尔德威认为,他在“南城堡”(Südburg)东北部发现的“拱顶建筑”就是尼布甲尼撒二世为他的米底王后建造的“空中花园”。他的这个大胆假设在当时引起极大轰动,世人对此坚信不疑,几乎没有异议。直到1978年,才开始有人怀疑科尔德威的“空中花园”。德国学者纳格尔指出,这个“空中花园”在地理位置上有几处弊端:其一,花园的视线被宫墙挡住;其二,距主要街道太近,易于受到噪音和灰尘的干扰;其三,王后到花园要经过整个宫殿。因此,这个“拱顶建筑”不可能是“空中花园”。纳格尔认为,沿河建造的巨大外堡很可能就是昔日的“空中花园”。

1994年,英国女学者戴丽更是全盘否定了科尔德威的“空中花园”。她指出,“空中花园”根本就不在南部的巴比伦,而在两河流域北部亚述帝国的首都尼尼微;“空中花园”不是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二世所建,而是比他早一个世纪左右的亚述国王辛纳赫里布的杰作。戴丽对纳格尔的观点未做任何评论。两个批评者的观点都是新说,都有学术价值,可备参考。

如上所述,巴比伦的第一个辉煌期是汉穆拉比统治下的古巴比伦时期,遗憾的是,这个时期的遗迹都被地下水淹没,无法发掘。目前已发掘的部分皆属新巴比伦时期的遗迹和遗物。

 

汉谟拉比法典—法学圣物

 

《汉谟拉比法典》是古巴比伦第六代国王汉谟拉比颁布的一部法律,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早的一部比较系统的法典,约前1790年颁布。1901年法国考古学家摩根领导国家考古队在伊朗苏萨城进行考古发掘,由于对美索不达米亚的历史和建筑性质缺乏认识,在考古界看来这次是一次粗暴的发掘行动。尽管许多土层遭到无意间的破坏,但是依然发现具有历史价值的宝物,在倾覆的苏萨王宫旧址,摩根在墙体的夹层内发现了埃兰人劫掠的巴比伦的汉谟拉比法典石碑。

这个黑色的玄武岩圆柱上端有汉谟拉比从太阳神沙马什手中接过权杖的浮雕,下面用楔形文字铭刻法典全文,除序言和结语外,共有条文282条。包括诉讼手续、损害赔偿、租佃关系、债权债务、财产继承、对奴隶的处罚等。

 

汉谟拉比法典将人分为三种等级:

1.有公民权的自由民

2.无公民权的自由民

3.奴隶

王室奴隶

自由民所属奴隶

公民私人奴隶

汉谟拉比法典最重要的原則是:以牙还牙。

 

 

 

 

 

镇馆之宝----巴黎卢浮宫巴比伦馆

 

 

公元前1894年,阿摩利人建立了巴比伦王国(历史上称为古巴比伦王国,18941595BC)。起初这个国家很小,到国王汉谟拉比时期,逐渐强大起来。汉谟拉比统一了美索不达米亚,建立了中央集权的专制制度,并颁布了世界上第一部完备的法典—汉谟拉比法典。

公元前1595年,来自安那托利亚高原一带的赫梯洗劫了巴比伦城,古巴比伦王国灭亡。公元前12世纪远征巴比伦的埃兰国王将神庙宫殿洗劫后,将掠夺的战利品运回埃兰首都苏萨,其中包括著名的汉穆拉比法典石碑。此后,美索不达米亚又先后建立起若干王朝,加喜特王朝是其中之一。接下来,统一美索不达米亚的是亚述帝国(900612BC)。公元前612年,迦勒底人和米底人的联军攻陷了亚述帝国的首都尼尼微,亚述帝国灭亡。迦勒底人那波帕拉沙尔建立了新的王国,历史上称为新巴比伦王国(626539BC)。公元前539年,波斯国王居鲁士二世兵不血刃占领了巴比伦城,新巴比伦王国灭亡,美索不达米亚成为波斯帝国的一部分。公元前331年,希腊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的东征大军侵入美索不达米亚。从此,历经沧桑的美索不达米亚的历史被西方文明所淹没。

如果此法典石碑没有遭到埃兰人劫掠,就不会有今天的汉穆拉比法典作为法国卢浮宫的巴比伦展馆的镇馆之宝。

 

当我们以现代语言叙述汉莫拉比法典、居鲁士圆柱、以及众多刻印在泥板、圆通、圆柱的文字内容的时候,不得不追问这种印制方法的发明者。5000多年前 苏美尔人首创了滚印(Cylinder seal),那是一种刻有图案,或刻有图案和文字,或只刻有文字的圆筒形或圆柱形印章。这种印章既有空心的(圆筒印章),也有实心的(圆柱印章),材料多为石质、泥质,有的也用象牙、玻璃、牛骨制作。滚印风格多样制作精美,常常描绘战俘、动物、怪兽、国王的军事外交活动、宫廷生活及各种宗教题材。滚印上面的文字和图案一般采用凹雕。美索不达米亚人把滚印在粘土上滚动,留下连续重复的浮雕图案。滚印比楔形文字的产生还要早,陪伴楔形文字走过几千年的光辉历程,最终随着楔形文字的消亡而消亡。

 

考古里程碑---西亚考古科学性

 

德国东方学会对巴比伦遗址的发掘是西亚考古史上的一个里程碑。这次发掘不但因规模之大,发现的建筑遗址和文物数量之多,而使人们进一步了解了巴比伦的政治历史和文化历史,更重要的是,在方法上也多有创新,为后来的考古学家树立了良好的榜样。最重要的创新有两项,一是创立了“土砖解剖法”,二是注重“观察建筑层”。后来它们成为所有西亚考古学家共同遵循的原则。

科尔德威主持巴比伦发掘标志着西亚科学考古学的诞生。这里所谓的科学考古学不是就考古内容而是就其方法而言的,其主要特点可归纳为解剖土坯、详察地层和重建历史。这种始用于巴比伦发掘(1898-1917)的方法很快被主持亚述发掘(1903-1914)的安德烈发扬光大。此后,不仅大多数德国考古学家采用这种方法,其他国家的西亚考古学家也都先后学习和借鉴了这种方法。后人对巴比伦的发掘给予了高度评价,英国考古学家劳埃德说,科尔德威和安德烈为“不断发展的发掘技术奠定了基础”。最早学习和借鉴这种方法的人是集考古学家和亚述学家于一身的英国人金。金于1901 11 月参观了德国科尔德威主持的巴比伦发掘,随后在发掘尼尼微遗址时,他就采用了科尔德威的发掘方法,收到了良好效果。

1898年德国东方学会成立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这十五六年的时间是德国考古学的黄金时代。这时不但有一批富商巨贾、社会名流解囊相助,有德国皇帝威廉二世的鼎力支持,更有一批甘为科学献身的亚述学家和考古学家。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宣告了这个黄金时代的结束,战争使德国的西亚考古元气大伤。一战期间和战后很长一段时间,德国的西亚考古一蹶不振,直到 1927年才恢复对叙利亚境内的古扎纳的发掘。次年恢复对乌鲁克的发掘,1931年恢复对土耳其境内的哈图沙的发掘,算是又迎来了德国西亚考古史上的第二个春天。

谁能说历史遥远,两河流域地区至今依然轮番上演着不断征服的悲剧。1979年的两伊战争开始,伊拉克地区战争不断,那些挖掘出来的古迹再次受到严重破坏。1991年科威特战争结束后,伊拉克社会经济秩序一直受到国际社会的干预。虽然2000年伊拉克举办了纪念巴比伦5000年周年的活动,然而和平如此短暂,2003年伊拉克再次遭到西方国家的武力攻击。至今,西方联军依然没有完全撤军,这个国度的新政权并不稳定,巴格达地区不断发生爆炸事件。这些导致近30年,美索不达米亚的考古发掘彻底停顿。凤凰卫视千禧年曾经有限度地造访几个遗迹,看到的古迹竟然大部分是人工修造。

尽管现状并不乐观,但是始于十九世纪的大规模考古挖掘,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辉煌成就终于不断地展示在世人面前。

当我阅读资料,了解十九世纪四十年代西亚考古大发现的规模与收获时,豁然明白这是破解《贝希斯顿铭文》楔形文字带来的巨大影响。 她搭建楔形文字与现代语言的桥梁,历史的面目被还原,古代文明的管理方式冲击了现代的人骄傲,楔形文字所记载的行政文书、经济文书......给现代文明带来了诸多启示,他们是现代最热门的工商管理、企业管理、行政管理、法律制度、人权宪章的早期示范样本。(伦敦大英博物馆目前保存了3万多块泥板碎片,意味着现代人对古文明的研究还有很长的路。)

 

部分图片来源刘哥、邓筠,在此感谢

 

  • 标签:伊朗之行 
  • 2011-3-23 20:21:56
    Re:中国向西,波斯探寻(四)--设拉子(2)
    sijsij(游客)探索波斯,你花了不少心机呵
    以下为新思维的回复:
    这是学习的过程
    By sijsij(游客)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2011-3-26 21:23:32
    Re:中国向西,波斯探寻(四)--设拉子(2)
    nan jie(游客)周末终于看完你的游记,很有意境的感受。再次印证一句话的历史:生命的长度大体相同,生命的宽度差别巨大,心灵的空间与现实的距离由人而定。赞美你,对人类历史的追寻和分享。
    以下为新思维的回复:
    大忙人,给我时间啦,感谢
    By nan jie(游客)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2011-3-29 15:46:13
    Re:中国向西,波斯探寻(五)-- 归来,古波斯
    文秋(游客)这首曲子很古典,但并不是很波斯,看来远古的音乐是相通的!看了你的文章,感觉功夫很深!自己都不敢下笔了!
    以下为新思维的回复:
    波斯音乐真难找,现有的都不足以让心静下来,钻到地下挖掘被深藏的灵魂. 如同翻遍了模板仍然找不到合适的画面和尺寸,让我的文字与图片配合好。
    因此谢谢您一直跟踪图文旅行,如此大量的文字,版面阅读真是不容易呢。
    真希望网站有更多模板提供选择,也希望模板考虑博文每一行的宽度,可以有不同尺寸,目前的宽度要不无界,要不17cm以内,20-30cm的选择极少,再次感谢您的回复,心心相碰 :))
    以下为新思维的回复:
    文秋,你的感受促使我努力寻找,还是搜到一些波斯主题的音乐,我也觉得这样的气氛恰当些。谢谢
    By 文秋(游客)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

    日历

    .

    公告

    最新文章

    .

    文章分类

    .

    MY Favorite Blogs

    最近评论

    .

    最近留言

    .

    信息

    .

    登陆

    .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