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如何的网志 | .'s blog

2011-3-21 10:47:00
中国向西,波斯探寻(四)--设拉子

设拉子---辉煌的苍凉

这不再是战争流血的世纪,
时代已翻天覆地,大江东去。
国王王冠上的珍珠美玉,
散落下去就成了颗颗尘粒。

这岁月翻天覆地,
不要追求荣华富丽。
杯中美酒光辉熠熠,
却总与苦涩同运气。

哈菲兹啊,祝福你!
你美妙的诗歌振动羽翼,
征服了伊拉克和波斯的土地。
来吧,现在巴格达需要你,
在伊朗首府唱起你的歌曲!                

  

 --哈菲兹(伊朗诗人)

 

                     

这是法塔赫.巴列维皇后最喜爱的伊朗歌曲,它必定是能够慰藉对故土的眷恋之情。---歌曲选自法塔赫皇后的博客 

 

伊斯法罕朗日并散淡的2日,调整了疲惫的身体,怕也正是伊斯兰宗教的节奏。

28日上午乘坐大巴前往设拉子,这是单行的高速公路,车速容易保持。云层开始慢慢增厚,想起酒店遇到反向线路的旅行团,他们倾诉在设拉子遇到阴雨延绵多日的天气。。。。。。“上帝啊,请放下伤心,给我们一个没有雨雪的设拉子吧。”一如多年自驾车的习惯,我总会安静下来默默祈祷。

一路海拔缓慢上升达到2500米,车速未显吃力。高原总是要一个垭口一个垭口耐心地行驶。路旁雪山连绵,高度并不极端。阳光努力地穿过云层散射而下,仿若褐色的铁矿石散落在这寸草不生的大地。哦,千百年前这片山河曾经谱写了怎样壮阔的帝国。

波斯人建立的国家从古希腊开始直到近代都被称为波斯帝国,但是波斯人从不这样称呼自己,公元前六世纪的大流士大帝就称自己雅利安人。1935年伊朗政府正式请求各国政府停止使用波斯(Persia)改称伊朗。伊朗(Iran)意为雅利安人的国家,他比波斯更能反映出一个自古疆域辽阔民族众多,各种文化共存的实体。

翻开世界古代史地图,世界文明集中在北纬20度到50度之间,东面是中华文明,北面是草原文明,南部是印度文明、西面是埃及文明及古典文明,伊朗处于这几大文明的中央,因此古伊朗神话中世界分为7个国家。

古代伊朗与现代伊朗一样,高山林立干燥少雨,全国大部分地区平均降雨量不足100毫米,国内大部分地区是干旱的沙漠,其中最著名的卡维尔盐滩有成中央荒漠盆地们几乎占据了大半个伊朗。这样的地理环境决定了伊朗文明与其他大河流域文明的显著不同。

波斯人是古代伊朗西南部最强大的部落,公元前8世纪在亚述人的压迫下,他们从扎格罗斯山区西北向东南迁徙,直到8世纪末部落首领占领了埃兰的安善地区,居此地立国从属亚述帝国,因此安善成为波斯人的第二故乡

他们逐渐同化了当地的埃兰人,使他们变成了伊朗语的居民,号称胡泽人,埃兰也改称为胡泽。埃兰虽然被伊朗同化,但是他对古伊朗文明的形成具有不可估量的影响。作为一个延绵两千多年的国家,埃兰具有丰富的行政管理经验和大批的管理人才,古波斯帝国建立后他们参加了帝国的行政管理。在波斯帝国的首都苏萨和波斯波利斯,都发现了大量埃兰文字的王室经济管理文书,却没有发现单独的古波斯楔形文字的经济文书。这说明埃兰人在波斯国家行政机关、王室经济管理机构中具有特殊的地位。这也是为何古波斯帝国遗迹的铭文都有三种文字:古波斯、埃兰、阿卡德楔形文字。

因此迄今,伊朗人对自己的历史描述都会把埃兰作为一个起端,伊朗便成为拥有5000多年历史的国家,然而实际上古波斯帝国是从公元前612年建立,公元前550年开始崛起。

行驶过山间高速公路,海拔逐渐下降,来到一片河谷地带,阴云聚拢,午饭期间小雨淅淅沥沥,看着地面的水洼,心里不禁担忧,雨势会否影响行程。帕萨尔加德就在不远处,西南100公里外就是设拉子。

公元前547年,古波斯帝国创立者居鲁士选择在帕萨尔加德建造一座他自己的新都,这里他完成了征服米底国王的最后一仗,从而开始高歌猛进成为世界之王,他要在这里建立城市兴建宫殿来纪念他的胜利。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指出这里是他家族祖先的故土。

 

 

离开伊斯法罕向设拉子前行,伊朗的高速公路只有德黑兰-伊斯法罕-设拉子是双向分道。由于经济制裁以及中央集权,伊朗革命卫队控制着伊朗的石油命脉。

 

 

 

路上总是看到低矮的围墙涂抹着五颜六色的标语,是否政治口号,稳定压倒一切?

 

 

 

这一组或许就是安全驾驶的宣传了,伊朗没有大美人的广告招牌,可惜了美女如云的波斯人种

 

 

海拔2800米,或许是冬季,高速公路的运力与流量不大

 

 

 

军营--悬挂着宗教领袖,精神武装才有力量,我们也有同样的经历

 

 

 

 

高射炮阵地,现代战争如何应付?想起8年的两伊战争

 

 

 

阴云聚集,挣扎的阳光,山不高,却冷峻

 

 

雪山、戈壁,仿佛回到我的新疆,内心感受着游牧民族的历史与文化,那是无情与力量,那是荒凉与柔情,那些组成了狂野与彪悍。

 

 

大地苍茫,曾经辉煌今何在?

 

 

 

 

我是居鲁士,世界之王

 

“他是一位智力超群、力量出众、目光远大的领袖,他是公元前最后动荡时代的勃勃生力,他领导波斯人从默默无闻的民族转变为帝国的主人,这个帝国从印度洋延伸到爱琴海,支配着许多不同的遥远的民族的生活,从中亚大草原的牧人、尼罗河的渔夫、利比亚沙漠的游牧部落,到希伯来人、希腊人、美索不达米亚人,及阿富汗地区的游牧部落......

居鲁士和冈比西斯二世以及大流士一世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完成了一个强国的崛起,这些阿契美尼德王朝建立的帝国存在了200年,他们在政治、社会、文化方面的特征已嵌入了其后的萨珊、安息王朝诸多王朝几个世纪的统治中。

阿契美尼德王朝的政府手段和管理方法成为此后开拓疆土的希腊人和罗马人仿效的榜样。他们的铭文、纪念碑和毁坏的城市给历史学家以启发,给考古学家留下了难题。”

                                                                 -----戴尔.布朗

    

帕萨尔加德位于群山环谷之中,如今一片荒凉,遗迹所剩残柱、地基,如果不是专业考古人士,无法确信2500年前,这里曾经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的首都,曾经有过如此响亮的声音:我是居鲁士,世界之王。

细雨寒风,走在荒原大地,从仅有的遗迹占地,依然能辨识两千多年前的气魄。阴雨下的光亮,不禁令时光倒转。。。这是一个怎样崛起的帝国?一个游牧民族一路挺进,缔造了人类战争史上多次经典战役,并且神奇地驾驭着1000多艘战船,与书写了荷马史诗的民族,在爱琴海展开水路上的大战。

 

 

细雨中,我们依然执着地攀沿泥泞的坡道上行。

 

 

登高远望,历史的轨迹

 

 

 

公元前598年波斯部落的统治者与米底公主政治联姻的产物居鲁士二世诞生,由于出生前身为米底国王的外祖父做梦,梦见女儿的子宫长出葡萄藤蔓遮盖了整个亚细亚,宫廷祭司解释这意味着外孙要取代他的王位,于是作为国王的外祖父要求大臣处死这个新生的外孙。幸运的是大臣害怕国王日后反悔,因此交由属下的一个奴隶处置,于是他被偷梁换柱,以一个奴隶的死婴替代完成王子的葬礼,并被这个奴隶抚育成人。因而注定他与犹太领袖摩西一样承载使命,带领波斯人走向辉煌。

虽然这段神秘的身世都是古希腊人的描述,不过这个时代的编年史都有同样记载:公元550年居鲁士击败并废黜了年迈的米底国王,他没有憎恨而是供养他老去。同时他已显出气度,给予战败者的贵族以优待,地位仅次于波斯人。

    根据古波斯人的法律,居鲁士从小就受到了国家严格的教育。古希腊色诺芬(士兵、历史学家)公元前4世纪的著作《居鲁士的教育》记载,这是一个出色的军队指挥员,在战术上果断而又富有想象。并坚守军纪,敏于鼓舞士气,非常谨慎公平,分发报酬及其民主,受到下属爱戴。他非常好客,及邀请高级军官也邀请底层士兵在他的帐篷里吃饭,而且吃同样的食物。此外,他还坚持军队的服务人员与被服务人员同等待遇。

公元前546年,居鲁士大帝继续出击开拓疆土,所得金银及各种战利品为波斯军队的征战提供了资金。并且为了波斯腹地的安全,把他的政治军事控制尽可能延伸到中亚阿富汗等地。

 

 

 

孤独却依然有力,当我靠近凝神仰望,时间沧桑留下最有价值的痕迹

 

 

 

我是居鲁士,世界之王

 

 

 

这些残存的石头依然坚守着他们的君王

 

 

 

 

我们在雨中追寻那曾经的辉煌

 

 

 

那个年代的建筑追求

 

 

 

历史的诉说,不禁想起圆明园遗迹留给我的感受,那是修复前的感受,如今的公园轻舟荡漾,时间的精彩随之淹没。在我心里圆明园当是芦苇丛中的迷乱,把我吞噬淹没

 

 

 

古波斯历史曾经被遗忘,众多的行者传说这是所罗门母亲的宫殿。

 

 

 

建筑技术---那个年代墙体使用铁钩连接,如今它们无影无踪,留下千孔

 

 

 

 

宽容----征服新策略

 

公元539年居鲁士征服了众城之明珠--巴比伦。他认为野蛮力量无法攻陷世界上最坚固的防御工事,因此利用城内反对势力,以及历史上最早的宣传攻势,矛头对准疏离首都的国王和他不得人心的儿子。公关攻势的要点依然是神的旨意,他散布国王已遭天怨人怒,所以神指派居鲁士前来打倒他,更重要的是居鲁士许诺尊敬巴比伦众神。而之前他确有遵守诺言的美誉。攻夺巴比伦城的时机选择在纪念众神的日子,夜幕下在纵情狂欢的喧闹声中,在反叛总督的配合下,波斯军队接近城墙,悄悄开挖使幼发拉底河改道的大沟。就这样居鲁士的军队和平地进入了巴比伦,并受到居民欢迎。

1879年,大英博物馆住伊拉克代表、英国考古学者霍姆兹德在巴比伦马杜克神庙旧址,发现了一块干泥圆筒板上的铭文:“我作为朋友进入巴比伦,在人们欣喜欢庆中,我在原统治者的王宫里建立了政府,我为数甚多的军队平静地在巴比伦各处走动,我不允许任何人进行恐吓。”他宣称巴比伦主神马杜克经过审视各国,寻找一位正直的统治者,然后宣布安善国王居鲁士的名字。这如同他的前辈,波斯第一位国王居鲁士一世,在公元6世纪掌握苏萨城的政权时,通过冒用一个埃兰皇室的称号承认了苏萨几千年来悠久而光荣的埃兰传统,以便使波斯国王与过去建立一种崇高的联系。

这块干泥圆筒板上还记录他废除了不得人心的强制劳役制度,推行公共工程,修缮了残破的房屋。“我把(以往)居于该处的偶像送回底格里斯河彼岸(某些以前提及)的圣城。虽然这些地方的圣所久已陷于荒凉,我却为它们设立永久的居所。我(还)召集所有(从前的)居民,把原居地归还(给他们)”。

    最令人难忘的铭文是他对自己统治的王国的定义:我是居鲁士,世界之王,伟大的王,合法的王,巴比伦的王,苏美尔和阿卡德的王,地球四方的王。(这块干泥圆筒板称为居鲁士圆筒,现存放于大英博物馆作为亚述时期最重要的文物之一)

这响亮豪迈的声音或许有些自夸,却也与那个时代的事实相去不远,他征服巴比伦就意味着拥有了统治相应臣属国的权利,而这些臣属国的首领们都乐意宣誓效忠这位阿契美尼德君王。

许多不同出处的文本都给予这位统治者非常好的声誉,犹太人因为居鲁士而结束了流放,并被允许返回故国重建圣殿,他们称赞他是上帝选定的国王。尽管犹太人严格信奉一神教,他们却赞同居鲁士认为自己受到神佑。《圣经旧约》以赛亚书记载“我耶和华所膏的居鲁士,我搀扶他的右手,使列国降伏在他面前......

        居鲁士表现出了一种全新的征服策略,它不仅背离了杀戮被击败的国王用以庆功的传统作法,据说还让被废黜的统治者在帝国的宫廷担任要职。

随着统治的疆土不断扩大,为了确保信息在国王、各省总督和国王的耳目(在遥远的地方发挥作用)之间高效流通,居鲁士设立了一套复杂的交通网。色诺芬记述:居鲁士首先查明一匹马在不被累坏的情况下一天能跑多元,然后按照这个距离间隔设立一系列驿站,他给驿站配置了替换的马匹、马夫以及管理驿站的人选,他们接受并替换继续传递文件。。。

居鲁士善于用兵,长于分析各种装备与兵器,他以“骆驼军团”大破骑兵强敌的壮举成为古代军事史上的经典战例。

 

 

敬意—自亚历山大

居鲁士晚年的情况至今无从考证,关于他的去世有各种传说。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记载,公元前530年,居鲁士远征中亚游牧部落马萨格泰,这是一个由骁勇的女王托米里斯统治,并对居鲁士怀有敌意的部落。他们位于锡尔河畔,居鲁士率军渡河、扎营进而设下陷阱然后撤军埋伏,女王的儿子领军攻入波斯人丢弃的大营,纵酒庆祝大捷,此时波斯人杀回,击溃了因酒足饭饱而无法勇猛作战的敌军。女王的儿子因羞辱而自尽。这一诡计激怒了托米里斯女王,她倾全部兵力与居鲁士对决,从弓箭手的对攻,转为近身搏斗,绝大多数波斯人牺牲,包括国王居鲁士。女王割下居鲁士的首级,浸入盛满波斯士兵鲜血的皮革囊中,她宣布这是因为居鲁士对血的渴望永不餍足。然而,同样是希腊历史传记家的色诺芬却说居鲁士是老死在床榻上。

无论怎样,居鲁士的都城帕萨尔加德都没有在他生前完成。

 

 

昔日都城的气势--空中俯视帕萨尔加德大殿遗址

 

 

 

复原素描----根据历史传说

 

 

 

1968年的景象,这却是我想要的旅行状态,灵与肉的自由 。

 

 

公元前330年,年轻的马其顿征服者亚历山大率领着他的军队沿着普尔瓦河上游向东挺进,完成他的帝国梦想,当他们进入宽阔的杂草丛生的河谷,瞥见一座被灌木丛遮挡的建筑物,它使焦躁的将军们庄严地驻足片刻。的确,他们来到了波斯首都帕萨尔加德的所在地,遇到了在他之前声名赫赫的世界征服者波斯国王居鲁士的陵墓,这是亚历山大梦想超越的君王。

亚历山大觉得必须在此驻足并表示敬意。他的战友阿里斯托布里斯记述:一座不大的塔,掩映在一丛灌木下面,他的下部很大,上部有一个顶和神龛、入口狭窄,一把镀金的长椅及一张镀金的桌子,上面放着杯子,还有一个镀金的棺材,一段铭文:“啊,世人。我是居鲁士,我创建了波斯人的帝国,是亚细亚之王,因此不要嫉妒我这座陵墓”,亚历山大为表敬意命人译为希腊语镌刻在波斯铭文旁。

如今这段铭文已经消失,但是这座陵墓却孤独地伫立在那里。

 

人类古代历史是不断征服的过程,在古代各君王中,波斯帝国的创立者居鲁士是最富有传奇色彩而又美名经久不衰的国王,他曾被犹太人奉为上帝选定的救世主,被巴比伦人奉为神所选定的君主,被波斯人逢位慈祥的父亲,被希腊人奉为君主的楷模,被罗马人奉为罗慕路斯(Romulus.在古代有他的各种传奇故事,可是在伊朗他自己的祖国却什么也没有。

 

 

2500年前的灵魂护佑--来到陵墓,雨住。

 

 

 

 

远山为你呼唤,大地为你守护--居鲁士,世界的王

 

 

 

多少人在这里端详,叱咤风云的君王,如此简单地冥界,莫非游牧的性格?

 

 

 

骚扰---如同古埃及的法老,伴随君王的辉煌,盗墓者总是窥视那些安息地

 

 

我总是期望缩小今日所见与历史的差距,因此在整理图片的过程,总是需要花费时间去搜索历史的蛛丝马迹,幸运地是有所收获。这些珍贵资料将时间延伸。

 

 

1931年考古学家拍摄的居鲁士陵墓

 

 

 

复原素描---居鲁士陵墓

 

 

 

复兴波斯的梦想---1971年,巴列维国王在陵墓举行的纪念仪式

 

 

 

我所熟悉的美丽皇后,还有那后来忧郁自杀的小王子。

  

 

 

破灭的梦--复兴波斯帝国

 

 

 

敬意---来自亚历山大。

 

 

 

如此诗意的背影。

 

 

 

落日,大地暗色,历史巨人的光芒

 

 

 

 

试想一下,月夜星空怎样的灵魂在舞蹈

 

 

 

让我跟随一位19世纪早期的游客重新体味:遗迹那庄严神圣的外表立刻使我敬畏。我觉得自己对这座陵墓没有正确的理解,我坐在台阶上沉思近一个小时,直至月亮升起。我开始认为他事实上一定是那位最好的、最杰出的、且最有趣的东方君主。

整理回顾这一段旅行,心中升起无尽的敬畏与遗憾,我记住:居鲁士,世界的王,我听到:我是居鲁士,地球四方的王。。。  20112月我竟这样在你身旁匆忙走过。

 

 

感谢赵强、邓筠、刘哥寒风细雨中留下的图片       

  • 标签:伊朗之行 
  • 2011-3-21 17:34:10
    Re:中国向西,波斯探寻(四)---设拉子(1)
    云儿飘(游客)追随着姐姐的精彩的叙述,感受着这片曾经辉煌的大地带来的心灵的震撼,历史,一切都将成为历史,历史,又通过这一张张图片向我们展示出来。我想,走在这浸润着辉煌历史的土地上,心胸一定会变得更加地博大: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以下为新思维的回复:
    云儿,伊朗古迹遭受地震和人为破坏,旅行理解不易
    By 云儿飘(游客)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2011-3-23 20:39:50
    Re:中国向西,波斯探寻(四)--设拉子(1)
    sijsij(游客)看来波斯要走的地方还不少呢
    By sijsij(游客)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

    日历

    .

    公告

    最新文章

    .

    文章分类

    .

    MY Favorite Blogs

    最近评论

    .

    最近留言

    .

    信息

    .

    登陆

    .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