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时 间 记 忆
.
 
最 新 日 志
.
 
最 新 评 论
.
 
最 新 留 言
.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
 
友 情 连 接
 
.


 
 
[ 2010-1-23 21:47:00 | By: yunyun ]
 

 

作者:汪云

我曾不止一次地惋惜过,又确是无奈,每每只是掠到了她影旁的风;似乎那风也是可望不可及的。或许她不喜欢这儿,也冷落了我。

      

      她总是如此匆忙,若不是黑夜使人感到漫长了许多,微薄的风,也不过是雨后的回旋罢了。蝉停止了鸣叫,它们或许是累了;茫茫然的,伴过了一个最漫长的时节。而树上的叶子枯了,落了,也没有他们的栖身之地,反倒是从远处,传来了雁群扑翼的声音。

     

      梧桐的枝干苍老了许多,可他仍挺拔着;岁月被他掩盖在最不易发现的地方——那桩下的深处,多了一道年轮。他生命的始与终,不过是春夏秋冬,短暂的年头,便然是生命的轮回。不值得一提了,但他们确实有轮回的权利——我又怎能不屑一顾呢?

      

       她来了,确乎是来了;风儿变得凉了些,刺骨些。

 

不柔和,因为她不在乎;不留恋,因为她太忙碌……她该错过了多少啊。

 

她也并不总是那么不耐烦的;有时天空会出现丝一般的薄云,我羡慕他们,无论卑微与尊贵,我都得仰视着他们;即使他们一边声称自己远离尘埃,一边擦拭着灰迹。这的确是让人羡慕的,没有为什么,有时羡慕的原由,不一定都是高尚、正统的。

 

我向往秋天的静穆与庄重。她的手一合拢,万物便会沉默;她的手一张开,就会让我变得不知所措;好似虚有是最牢固的把杆,我一直死死地抓着,不肯放手。

 

似乎伟大的力量把我排除了,我不再有杜撰的权利;仍是默默地,胆怯地,躲在一边观察着微不足道的变化。我也拥有着小小的权力;起码我的笔杆不会停滞,起码我的存在也是一种价值,一种生命的表现。秋天,离我近了些,微微能听到她的喘息——而她不可能属于我。不过,我仍是得到了一些殊荣——她愿意走进我的思绪。这兴许是该满足了吧?我发现一些生命在衰老,某种精神变得脆弱,难道,仅为了这荒凉的秋天?

 

大雁问:“你在做什么?”

 

我答道:“思属秋季”

 

大雁说:“徒劳的人!我要去为生计奔波了。

 

我微微地笑了笑:“是呵,那本来就是生活。”

 

雁群飞过,我来不及挽留,可谁能告诉我?我的秋天在哪里?

 

 

 
 
 
Re:秋
[ 2010-1-28 16:51:15 | By: 访客otj7NA(游客) ]
 
访客otj7NA(游客)文字美,图片也美,小女子也美。
以下为yunyun的回复:
Thank you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