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模式: 正常浏览 | 列表浏览
1 | 2 | >
少年的“公仔书”
[ 2006-02-20 11:27:14 | 作者: 鲲鹏展翅 ]
深圳2006年读书月"书与人生"征文获奖作品: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少年的“公仔书”
赵小燕


  我爱读书,自小就爱。

  自7岁开始,我每个星期都有6角早餐钱,一天1角。每逢星期一,是我最富有的时刻,中午一放学,我便揣着我的早餐钱直奔新华书店,一本一本扫视书架上的书,然后把其中一本“公仔书”——连环画买回家。《一块银元》、《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中国猿人》,还有《白毛女》、《红色娘子军》……到11岁我被父亲送回粤北老家赵屋时,已攒了小小一箱子。

  回乡后,我意外地在祖屋的厅房里发现一个钉在墙上的小书架,上面有可能是父亲中学时代读过的教科书《文学》,好几本呢。我爱不释手。鲁迅笔下的祥林嫂、闰土、阿Q、九斤老太,李季笔下的王贵与李香香,赵树理笔下的二...

阅读全文
燕子床头的风景
[ 2006-01-28 16:23:30 | 作者: 鲲鹏展翅 ]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我的1974年(1)
[ 2005-10-31 14:57:58 | 作者: 校友会 ]
                  我的1974年
                   燕子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我不是一个特别喜欢怀旧的人,也不是一个特别喜欢幻想未来的人。比起过去和未来,我更着重于现在。所以,20年前的老同学聚在一起,说起往事,说起许多关于我当年的事情,我都是“朦查查”的,无法证实他们所言的虚实。可是,有时安静下来,不编稿、不读书、不写作的时候,一些经过岁月窖藏的往事,一些犹如看电影般清晰的影像,就像是一篷篷郁郁葱葱的青藤,顽强地在我被日常琐碎日子缠绕不清的情感缝隙中钻出来。它们生长着,对我不离不弃,使我忍不住回头张望。我把它们像翻一本心爱的书一样,把一些无关紧要的章节一掠而过,翻到最令我动情之处,则细细地反复阅读。我发现...

阅读全文
我的1974年(2)
[ 2005-10-30 16:03:35 | 作者: 校友会 ]
我的1974年
燕子
(接上页)
赵屋小学
  我在赵屋小学只读了半年书,五年级下学期。
  赵屋是我的老家。赵屋是当时人民公社体制下的一个大队。赵屋全村人都姓赵,全村人都是远亲近亲,我排的辈分最低,见到一个在襁褓里叼着奶头的娃娃也得叫“叔公”。在我的观念中—也在我身边周围的人的观念中,赵屋是我的“乡下”。我的家在离“乡下”百里外的小城,那里有我已各处一方的父亲母亲,赵屋只是我暂时栖身的地方。事实上我回到赵屋的时候,一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
  赵屋小学很小,小得不像个学校。我去注册的时候,由太婆领着走进破落的宗祠,还以为太婆是要到设在这里的大队小供销社给我买一粒糖或一两带糠味的饼干。
  宗祠和祠堂给我的印象总是很神秘的,神秘得令人畏惧,总与鬼神挂钩。...

阅读全文
我的1974年(3)
[ 2005-10-30 16:02:28 | 作者: 校友会 ]
我的1974年
燕子
  (接上页)
  书啊书
  我爱读书,自小就爱。文化大革命刚兴起的时候,我还未启蒙。6岁破学,刚识了几个字,对书就有一种莫名的痴爱。我钻进父母的床底下想翻找几块破铜烂铁或牙膏皮换一块麦芽糖润润好长时间不知甜味的嘴巴时,无意中发现一捆蒙满灰尘的画报,如获至宝,一本本地藏进书包里,有空就翻。不料被一个“革命警惕性”高的同学发现了,向老师汇报我看“毒草”。老师从我的书包搜出“毒草”,我初生牛犊不怕虎,跟老师争辩说这不是“毒草”,你看,这里有《战友》的剧照呢。《战友》是一部当时放映的电影,写的是抗美援朝的故事。老师当然不敢说《战友》也是“大毒草”,只是含混地说学校不准看这种书,没收。书给没收了,回到家立即就钻床底下,想换另外一本。不料老师的行动比我...

阅读全文
我的1974年(4)
[ 2005-10-30 15:45:47 | 作者: 校友会 ]
我的1974年
燕子
  (接上页)

  五谷不分
  赵屋的日子天天差不多,新鲜的事儿天天有,天天的事儿不新鲜。屋还是这些屋,天还是这块天。我却成了赵屋人逗趣的对象—只因我什么都不懂。
  刚回赵屋的时候正值初春,小麦苗刚刚从地里长出来。有村民指着田野问我,那是什么?
  他们得到意料之中的答案:韭菜。
  每个刚从城里到乡下的人看到小麦苗,没有不说是韭菜的。
  不是。他们说。满脸诚实,一点也不像在逗我。
  我仔细地看,还伸手去触摸一番,然后坚持道,韭菜,就是韭菜。
  他们便笑,笑得很温和,没有前仰后翻。然后说,等等吧,等它长大了,你再看。
  很快,那“韭菜”长着长着就不像韭菜了,令我纳闷了好久,明明是韭菜,怎么就变成小麦了呢?最后金灿灿的一片结出一串串带针芒的麦穗,我才承认它确实是小麦。
...

阅读全文
我的1974年(5)
[ 2005-10-30 15:13:35 | 作者: 校友会 ]
我的1974年
燕子
  (接上页)

  祖 母
  我爱祖母。
  祖母是人类勤劳、善良、忠诚等等美德的综合体。
  祖母的命运与太婆迥然不同。虽然她们最后殊途同归在同一间老屋里相依为命,但太婆永远是“贵族”,外面的风风雨雨几乎全是由祖母独力承担的。
  说起来,祖母算是“苦大仇深”。她的出生地可能在广州城附近,大约七八岁的时候她被“拐子佬”拐卖到赵屋,做了我祖父的童养媳。她不知道自己的生日,不记得自己的确实年龄。在我长大后曾经想过要为祖母“寻根”,可是,祖母除了提供她幼时生活的地方摆晒着许多榄角(广东的腌柑榄)的情形之外,多一点线索都没有。所以,祖母的身世在她被拐卖到赵屋之前是一片空白。在祖母的记忆中,与祖父在一起的日子是非常幸福的,她跟祖父生了一女一子,即我大姑和我父亲。
...

阅读全文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为签约作家颁发聘书。(前排右一:赵小燕)

  广东文学院首届签约作家于2003年4月签约期届满,三年来签约作家共计出版长篇小说24部、长诗4部、各种文集20部、电视剧3部(共76集)、广播剧4部(共42集)、中篇小说11部以及一批短篇小说、散文、报告文学,这证明签约作家的创作力相当旺盛,极可预期。

  第二届文学院重新整合全省文学创作力量,以中青作家为重点,大力培养弘扬主旋律、坚持“两为”方向的作家,通过选题与创作实绩相结合的办法选拔人才。

  按照实施方案,签约作家文学选题招标活动从2003年10月开始,截止日期为2003年12月31日。沿用首届文学院改革的成功经验,采取组织推荐与自由申报相结合的方式向文学院报送选题。申报人提交详细的选题大纲、个人简历、创作经历...

阅读全文
1 | 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