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公仔书”

[ 2006-02-20 11:27:14 | 作者: 鲲鹏展翅 ]
字体大小: | |
深圳2006年读书月"书与人生"征文获奖作品: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少年的“公仔书”
赵小燕


  我爱读书,自小就爱。

  自7岁开始,我每个星期都有6角早餐钱,一天1角。每逢星期一,是我最富有的时刻,中午一放学,我便揣着我的早餐钱直奔新华书店,一本一本扫视书架上的书,然后把其中一本“公仔书”——连环画买回家。《一块银元》、《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中国猿人》,还有《白毛女》、《红色娘子军》……到11岁我被父亲送回粤北老家赵屋时,已攒了小小一箱子。

  回乡后,我意外地在祖屋的厅房里发现一个钉在墙上的小书架,上面有可能是父亲中学时代读过的教科书《文学》,好几本呢。我爱不释手。鲁迅笔下的祥林嫂、闰土、阿Q、九斤老太,李季笔下的王贵与李香香,赵树理笔下的二黑和小芹,还有《水浒》、《红楼梦》、《孔雀东南飞》等等的片段,我都是在这里初读的。也许,这就算是我最早的文学启蒙。这种启蒙多美啊:“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的趣味。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翻开断砖来,有时会遇见蜈蚣……”就跟我日常看到的一个样!

  村民们见我嗜书如命,只要有本像书样的东西,就拿来给我看,甚至给过我一本建国初期在农村推广妇女卫生知识的小册子。那本纸页发黄竖版的小册子看得我脸红耳赤,算是最早的性教育。记得最清楚的一句是“躺着生,出血少”,配有一个大肚子妇女张开两条大腿躺着生孩子的插图。还有一本讲前苏联科学家巴甫洛夫生平的书,薄薄的,却很深奥,我也不畏难懂,乱翻着看,最喜欢看那节狗与铃声的试验,学识了一个科学名词:“条件反射”。

  乡下小镇也有一间新华书店。每次跟大人赶集,我都是冲着它去的。书店的书很少,有一些面向农民的农科书,我不感兴趣。适合我的就只有“公仔书”。有一回,我终于等到了一本新书,是样板戏《杜鹃山》的连环画,大美人柯湘握拳挺胸的样子一下子就吸引住我。我嚷着让太祖母给我买。太祖母说,我今天要给你籴米买肉。我说,不吃饭,吃粥,不吃肉,吃青菜,我就要这本书。太婆叹口气,数数手里的钱,最终还是满足了我的要求。我捧着新书的那种兴奋,比吃肉痛快多了!

  有限的书籍,陪伴我度过了艰难的少年岁月。在一本写游击队小通讯员的儿童读物里,我记住了这么一个情节:当小通讯员吃尽千辛万苦把信送到游击队之后,疲累之极在田野里睡着了。这时,太阳升起来了,树影散落在酣睡的小人儿身上。一个游击队员爬上树,用锋利的砍刀刷一下把挡住晨光的树枝砍断。灿烂的阳光顿时倾洒在小人儿身上。游击队员们就那样以深情的目光注视着在霞光中酣睡的小人儿红扑扑的脸……在那个时代的书籍里,大都是硬邦邦的语言,这文字中的美,是那样深刻地打动了我。我相信,那些书是成全我今天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的魂深植于我的魂中,永不剥离。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专题代码: 12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ztvu.net/feed.asp?q=comment&id=566

此文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表情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打开 UBB 编码
自动识别链接
显示表情
隐藏的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