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大星空》之三十六:生活的呼唤

[ 2005-10-05 04:57:26 | 作者: 校友会 ]
字体大小: | |
生活的呼唤——记都市情景剧《发发士多》

穆 公


   创意出自校友潘永汉,四个主要演员中的三个——潘永汉、梁崇汉、叶宝芳都是电大毕业生,剧本创作队伍又有校友梁兆松以及潘永汉、梁崇汉、叶宝芳加盟,“发发士多”俨然成了电大校友的“家族企业”。十四年来一直热播、在珠三角拥有大批热心听众的都市情景剧《发发士多》,展现了一代电大毕业生的理想、才情和风彩。
   清晨7:50,“的士”司机刘大明跟往常一样,一上车就打开收音机,把频率调到106.2,准时收听深圳广播电台的交通频率正在播放的都市情景剧《发发士多》。

刘大明一边听,一边发出会心的笑声。

  刘大明每天都要收听深圳广播电台的《发发士多》,这个都市情景剧他已听了13年,熟悉的声音,亲切的语言,剧中人物的爽朗笑声,共同关心的话题,他一天不听就不舒服。

策划

  1992年春天,是一个生机勃发、充满创意的春天,全国各地的广播电台都在探索广播新路,重塑广播形象,确立电台的社会定位。时任深圳广播电台广告部主任的潘永汉,曾在广东省话剧团当主要演员时参与过广播剧的录制,熟悉广播剧的创作和特点。他认为,如果电台能开拓创新,独僻蹊径,制作推出一个系列广播剧,用生活化的语言反映社会百态和市民心声,肯定能为群众所喜闻乐见。潘永汉的想法跟电台粤语节目部主任陈建不谋而合。

陈建当时既是粤语节目部的主任,也是《深圳事大家议》的节目主持人。这是一个深受听众欢迎的热线节目,每天当陈建一走进直播室,就接到许多平民百姓打来的电话,他们跟陈建侃谈发生在他们身边的大事小事,诸如假冒伪劣、环境污染、汽车噪声、官员廉洁等等,倾诉他们的心声,反映他们的忧虑。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使陈建意识到,如果能像潘永汉所说的那样,用一种比较生活化、群众喜闻乐听的文艺形式把这些问题反映出来,必定能引起听众的欢迎和共鸣,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和重视,一些悬而不决的社会难题或许就能迎刃而解。

潘永汉、陈建说干就干,马上去找电台领导,把自己的创意和构想和盘托出,很快就得到他们的支持和鼓励。电台一名有深厚文学功底的主持人陈冬云听说要搞一个广播系列小品,登时兴趣盎然,与潘永汉和陈建一拍即合。当晚,他们特意邀请了深圳的几位作家在格兰云天中餐厅的一个包房里共进晚餐,商谈大计。

熟悉深圳了解深圳的作家梁兆松来了,他曾参与创作长篇报告文学《深圳的斯芬克思之谜》,写过不少文学作品;一直活跃在深圳文艺界擅写舞台剧的黎乔竹来了,报告文学写作高手廖虹雷来了,经常在报纸和刊物发表诗作的张英伟来了,业余作家黎德奎来了。几位作家一听构思,无不击掌叫好。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渐渐达成共识:搞一个广播系列小品(后改称为都市情景剧),以一家“士多” 为背景,(“士多” 即小杂货店,是英文store的粤语音译),街坊邻里经常来“士多”买东西,可以聚在一起议论时政,这个广播系列小品就取名为《发发士多》。发发既含有小品的主角发仔的名字,也有发财顺利的意思。把小品的生活背景选在杂货店,是因为杂货店迎来送往八方来客,是社会人生百态的集散地,社会上各种问题都可汇聚在这里展开议论,小品中出现的各类人物及人物之间的关系在这里不受限制,剧本创作回旋余地大,无论大事小事均可言及。

广播剧是以语言塑造人物形象,用声音表现人物性格,《发发士多》设计了四个不同身份的主要人物,一个是“士多”的店主人,名叫发仔,这个个体户圆滑、势利,有点儿自私,但精明热心,仗义助人;另一个叫肥姨,是个文化程度不高的街坊大姐,敢爱敢恨,泼辣大方,口直心快,率直敢言;王伯和阿玲是父女俩,王伯是退休老干部,思想正统,沉实稳重,经常代表官方意见;阿玲则是新一代女青年,思想开放,行为新潮。四个不同的角色,分别代表不同的社会阶层,在《发发士多》里各抒己见,畅所欲言。考虑到地方特色以及深圳周边地区听众的收听习惯,同时也为使语言更生动通俗和生活化,小品决定用广东话播出,每辑时间定为十分钟以内。             
                    
选角

《发发士多》的名称、背景、内容、语言和人物确定后,由梁兆松负责组织剧本创作,潘永汉负责挑选演员,陈建负责安排节目播出时间,编辑则由粤语节目主持人陈冬云担任。

第二天,陈建和潘永汉立即开始着手为《发发士多》物色演员。发仔由潘永汉饰演,潘永汉原是广东省话剧团主要演员,曾主演《过江龙》、《一撞钟情》、《公关小姐》等话剧和电视剧,声音宏亮,演技出色,又在省台录制过不少广播剧,有丰富的语言表演经验;王伯由市文化局办公室干部梁崇汉饰演,梁崇汉是60年代从广州来深圳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一口标准纯正的粤语,说得字正腔圆,他80年代曾在宝安县文艺宣传队,能歌善舞,尤其是戏剧表演能力强,曾在《智取威虎山》中饰演李勇奇,在《沙家滨》中饰演胡司令,不管是主角或丑角,演什么像什么,现在,虽然他只有40出头,但让他饰演60多岁的退休老干部简直就是小菜一碟;阿玲的饰演者叫洪月明,是深圳粤剧团一代名旦黎小玉的千金,相貌漂亮,声音娇爹。

可是,上哪儿找肥姨呢?

说起肥姨的发现,还真带点缘份。

为了选好肥姨这一人物,陈建和潘永汉曾找来五六个曾经上过舞台演戏的演员试音,但都不甚满意,她们不是声音不够“肥”,就是说话文皱皱,表现不出街道妇女那种泼辣性格。

陈建无奈,只好打电话向梁兆松求救,那天正好梁兆松不在家,是他太太小宝接的电话。

陈建对着话筒说:“请找梁兆松。”

“不好意思,他不在家。”

陈建一听,握着话筒的手突然僵住了,话筒里传来的声音清脆沉实,这把声音不正是自己日夜寻找的肥姨吗?回头跟潘永汉一合计,对,就是她了!

可是,小宝从来没有演过戏,她行吗?

小宝也犯愁,自己在电视大学当讲师,平时讲课文质彬彬的,让自己去演一个泼辣的街坊大嫂,能行吗?

经不住广播的诱惑,经不住陈建的真诚相邀,经不住潘永汉的热情鼓动,更经不住自己先生梁兆松的推荐,小宝只好答应勉强试一试。结果一试便石破天惊,一个肥姨的形象成就了小宝十几年的广播缘。

在许多听众的印象中,肥姨一定是一个大肥婆,很泼辣,很粗豪,很少有人知道,实际生活中的肥姨却是一个清秀苗条、斯文睿智的老师。

为了演好肥姨这一角色,小宝经常到大街上去观察各种类型的胖大嫂,跟一些家庭妇女聊天,揣摩她们的性格特征,了解她们的语言特点,模仿她们的语气和语调,每次接到剧本后,总是笨鸟先飞,先熟习几遍,尽早进入肥姨这个角色。她很快就成功地塑造了一个肥姨的声音形象,越演越放,给听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开张

1992年6月18日,广播系列小品《发发士多》正式播出,第一辑由梁兆松精心炮制,剧名就叫“开张大吉”。发仔、王伯、肥姨、阿玲4个主要人物粉墨登场,齐齐亮相。发仔站在《发发士多》门前扯开嗓门大声疾呼:“我《发发士多》今日正式开张,请各位街坊,今后多多帮衬。”

《发发士多》短小精悍,每集约5至7分钟,每天播放一集,每集一个独立的小故事,从人类环境保护、节约资源等世界大事到鸡毛蒜皮的针头线脑、市场物价,从关乎国计民生的计划生育到人人关心的治安、卫生、交通、城管等等,如揭露奸商掉包用芋头偷换金钱龟的《市场魔术》、批评施工单位挖路不填害苦行人的《寸步难行》、提醒市民小心骗徒的《街头医生》以及讽刺一面索贿一面在台上作倡廉报告的贪官嘴脸,针砭时弊,抑恶扬善,见微知著,喻人警世,说出了老百姓心里想说的话,因此,《发发士多》甫一推出,就受到听众欢迎,赞誉连声。

  《发发士多》好像成了许多市民早上的精神早餐,他们都像“的士”司机刘大明那样准时把收音机打开,“听听今天谁撞到发仔和肥姨的枪口上了。”

许多公共汽车和中巴司机都喜欢收听《发发士多》,而且喜欢有意无意地把音量调大一些,好让乘客跟他们一道分享。

一些政府官员也在上班途中指令司机把车上的收音机调到《发发士多》,听一听来自民间的声音,了解民意。

创作

小巧玲珑的陈冬云是《发发士多》的节目监制,负责组稿编辑、录音监听,成了联系剧作者和演员两个创作群体,连结文字作品到录音作品两种形式的中枢,此外还要协调剧组、录音组和总控组工作人员的关系。每星期要录制6辑《发发士多》,陈冬云就要从星期一忙到星期七。

  《发发士多》的录音时间一般安排在星期天,这一天大家都不用上班,不会影响自己的本职工作。因此,每逢星期天,《发发士多》剧组的演员就分别乘车从市区的东南西北来到电台的录音棚,录下一周6辑的《发发士多》。电台为了节省能源,星期天休息日不开中央空调,录音室密封得像个罐头,演员们像焗桑拿似的在录音室里满头大汗地先对一遍台词,再排练一遍,然后才正式开始录音。录音时,若然说错了一个字,就过不了冬云这一关,只好重录。每次录完6辑《发发士多》,演员们已是汗流浃背,连衣服都可以拧出水来。

  《发发士多》开张伊始,作者们大都没有电脑,写剧本时只能在方格稿纸上一格一格地爬,爬满10分钟的剧情,就打电话告诉冬云。冬云接电话后,就开始从城东跑到城西,一家一家地上门收稿,把稿件取回来以后,还得逐字逐句修改,有时改动的地方多了,怕演员看不清楚,只好重抄一遍,然后复印1式4份,在录音前把一切准备工作全做好。知情的人们都说冬云是幕后英雄,不知情的人看见冬云累得趴在办公桌上睡熟了都以为她是狗熊。后来,电台有了传真机,冬云不必上门收稿了,但传过来的稿件还得改,还得抄,直到后来有了电脑,再后来有了电子邮件,冬云改起稿来才既快捷又方便。

  最令冬云忧心的不是改稿,不是抄稿,最令她害怕的是没有来稿。有一段时间,几位剧作者工作忙,没有及时供稿,稿源一时短缺,出现稿荒,把冬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冬云猛然想起,《发发士多》的4个主要演员中,其中3个是深圳广播电视大学的毕业生,何不让他们也拿起笔来,加入《发发士多》的剧本创作队伍中?

  小宝是中央电视大学创办之初的第一期学员,先是参加了英语单科班的学习并取得结业证书,接着又考入深圳广播电视大学的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并以总分第三名的优异成绩毕业,留校任教,晋升为讲师,专教《写作》。

  梁崇汉1984年出差北京公干时,听说深圳广播电视大学党政干部专修班招生,立即从北京打来长途电话报名,毕业后先后任市文化局办公室副主任和文化稽查大队的大队长。

  潘永汉是梁崇汉的同班同学,从电大毕业后,先任电台广告部主任,后任经济台副总监,再后来出任交通频率的总监。

  陈冬云是深圳大学中文系的毕业生,也是一名写手。于是,《发发士多》的几个主要演员和监制都一齐拿起笔杆,自己动手写作剧本。

  远赴扶桑留学的梁兆松闻说《发发士多》出现稿荒,也在读书之余,写了好几个剧本,不远千里邮回深圳。

 《发发士多》每天讲述的故事,剧中人物发仔、肥姨、王伯和阿玲的命运和遭遇,已经成了深圳市民街谈巷议的话题。在广州、东莞和惠州,《发发士多》都有一批热心的听众。其魅力甚至越过了界河,在新界的上水、粉岭一带也赢得了知音,他们向一位访港的深圳作家打探:发仔来过香港吗?阿玲长得漂亮吗?肥姨比香港的肥肥还胖吗?王伯真的是阿玲的老爸吗?那些香港听众可能以为深圳真的有间“发发士多”哩!

  1993年,为了扩大《发发士多》的社会影响,发掘更多的剧本创作人才,深圳市文化局、深圳广播电台联合举办了由佳宁娜集团独家赞助的《佳宁娜“发发士多”广播小品创作大赛》,结果收到来稿300多篇,创作剧本的有公务员、部队战士、教师、学生和公司职员等等。但许多听众积极参与的目的都不在乎能不能获奖,他们只想成为《发发士多》的一名忠实拥趸。

  深圳的主流媒体如《深圳特区报》、《深圳商报》和《深圳晚报》等都相继发表文章,赞扬《发发士多》短小精干、生动活泼、人物形象鲜明、情趣盎然,很有广播特色,有较强的时效性、针对性和艺术性。《发发士多》针砭时弊,抑恶扬善,表达民意,疏导民情,犹如在政府和市民之间架起了一道桥梁。 

特色

人们喜欢《发发士多》,不仅仅是因为剧情谐趣活泼和主题贴近百姓生活,他们还喜欢剧中鲜明的人物性格和语言特色。发仔经常自诩“我发仔为朋友为街坊,上刀山下火海,两肋插刀在所不辞”,肥姨开口就讥讽“衰鬼发”生坏一把“乌鸦口”,王伯遇事总说“有事慢慢来,有事慢慢来”,还有表示很厉害的“劲秋”;表示非常突出的“标青”;表示热闹的“墟冚”;表示骄傲自满的“招积”。而阿玲则在言语中夹杂了许多新潮的英文单词如“OL”(办公室女职员)、“OT”(加班)、“SOHO”(在家办公一族)、“case”(事件)、“taste”(品味、鉴赏力)、“check”(检查)等等。

  《发发士多》特别喜欢采用民间语言,尤其是俚语、俗语、谚语和歇后语,在用粤语播出期间,形容有些官员作报告是“龙船装大粪——又长又臭”,讽刺马屁精是“无耳皮喼——靠托”,批评一些奸商欺客无异于“阎罗王开店——只有鬼帮衬(不会有人光顾)”,还有“风吹皇帝——孤寒”、“蔗头当做吹火筒——盞哂气(白费口气)”、“神台猫屎——神憎鬼厌”、“绣花枕头一包草——表里不一”等。后来在普通话版里,又用上了“假钞买假药——两不吃亏”、“百年老松十年芭蕉——粗枝大叶”、“化了妆跳井——死要脸”等等。

  为了更好地突出人物性格,《发发士多》还通过语言节奏塑造人物。由于年龄不同,知识水平不同,语言节奏也就有高低长短、轻重缓急之分。年轻的说起话来既快且急,年老的说话则慢条斯理。知识分子说话讲究抑扬顿挫、引经据典、字斟句酌,没文化的说起话来通俗易懂、平铺直叙、不事修饰。听众与《发发士多》的演员虽然素未谋面,但打开收音机一听,就能分辨出谁是王伯,谁是发仔,哪个是阿玲,哪个是肥姨。  

发展

潘永汉自从在《发发士多》中饰演发仔以后,就与“阿发”结下了不解之缘。从《发发士多》开张那天起,潘永汉和《发发士多》就再没有分开过,潘永汉走到哪儿,《发发士多》就跟到那儿,潘永汉从一台调到经济台,《发发士多》就跟着他到了经济台,潘永汉升任交通频率总监,《发发士多》也随他到了交通频率。

潘永汉将《发发士多》移植到交通频率后,作了三个重大改动,一是将《发发士多》由粤语版改为普通话版,二是将话题改为以交通为主,三是要发仔将士多店转让给肥姨,自己改行开“的士”。这三招果然奏效,为《发发士多》赢来了更多的听众。深圳有80万辆汽车,加上外地来深圳的汽车和香港过境车辆,每天行走在深圳路上的汽车不下100万辆,这是一个庞大的听众群呵!

《发发士多》的人物也作了一些调整:王伯和阿玲移居外地,由交通频率的副总监权巍饰演老干部陈处长和《欢乐正前方》主持人冬梅饰演的小莉取而代之。

潘永汉除继续演他的发仔外,还亲自编剧并兼任编辑和监制,自己把自己忙得不亦乐乎。

潘永汉很长时间也搞不明白,自己的总监官衔为什么还不如那个“发仔”的名气大,有一次,深圳鹏程小汽车出租公司召开年终总结会并组织联欢活动,交通频率的主持人应邀出席,当舞台主持向“的士”司机介绍交通频率总监潘永汉时,台下几乎没有什么反应,可是,当主持人说潘永汉就是《发发士多》里面的发仔时,全场竟然响起了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和欢呼声,“的哥”们纷纷挤上前来争相要跟“发仔”握手。

从此以后,“发仔”便成了潘永汉的别名和爱称。

《发发士多》是深圳广播电台第一个原创节目,是唯一一个连跨89.8、97.1和106.2三个频率的节目,是唯一一个历时13载的都市情景剧。至2004年末,《发发士多》一共已经播出了2500多集,获得广东省广播剧短剧二等奖。值得一提的是,它的主创人员,至今仍是深圳电大的毕业生。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发发士多》里天天都传来发仔、肥姨、陈处和小莉那一声声的呼唤,激起生活中的一圈圈涟漪。几个电大校友天天都在《发发士多》这个平台抒发着他们对深圳的热爱,憧憬着深圳的未来。

  又是一天清晨,深圳“的哥”刘大明依然一如既往地拧开了车上的收音机,把频率调到106.2……
专题代码: 1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ztvu.net/feed.asp?q=comment&id=351

此文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表情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打开 UBB 编码
自动识别链接
显示表情
隐藏的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