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大星空》之三十五:人生拼搏永无句号—陈文宜

[ 2005-10-05 04:56:52 | 作者: 校友会 ]
字体大小: | |
人生拼搏永无句号

梁兆松


   陈文宜——1998级会计专业专科生、2001级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开放教育本科生,一个学习小组活动的积极组织者,班级网站的首创者,运用知识服务社群的热心者和改变个人命运的成功者。

是雨还是泪

初夏的清晨,雾重云低,乌天黑地,狂风夹裹着暴雨,像利箭似的射向人群。东门路上,正在匆匆赶路上班的行人,忽然都被眼前出现的一幅奇景惊呆了:一个身材瘦削的年轻人,正扛着一辆自行车在雨中艰难地走着;年轻人浑身上下淋得湿透,活像一只落汤鸡,脚上那双皮鞋被雨水泡得鞋底脱胶,就像两只张开大嘴的河马;手上的雨伞已被大风吹得折了骨,腰间的挎包已被挤得变了形……

  这个年轻人叫陈文宜,只有19岁,是深圳工业学校的应届毕业生,刚进入深圳广播电台工作,他现在还是一名实习生。

  陈文宜从深圳工业学校毕业时,正值深圳首次举行大型的“人才双向交流会”,迫于当时的就业形势,他毕业后马上跑到了桃园路新开张的人才大市场,像渔翁撒网似的一口气交了40多份求职表,面对前去求职的众多本科生和研究生,甚至是博士生,陈文宜原以为自己不过是一个中专生,对能否找到工作不抱什么希望,但出乎意料之外,他竟然收到深圳好几家银行抛出的绣球。在许多人眼里,银行工资高,福利好,工作稳定,待遇优厚,求职者趋之若鹜却不得其门而入,可是陈文宜竟然“不识抬举”,试了几家都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令一些不明就里的人目瞪口呆。

  让人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陈文宜之所以拒绝这么多好的工作单位,起因是他叔叔有一次很不经意的提到,说如果实在找不到工作的话就推荐他去梧桐山当值机员,待遇福利什么的当然没有银行那么好,而且工作的环境十分恶劣。虽然是一句很不经意的话,可听在陈文宜耳中,却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从小就只有在电视机里收音机里能看到或听到明星,如果现在能与明星们一块工作,那该多好啊。

  可是,面试的第一天,陈文宜就被那庄严肃穆的气氛镇住了,主管人事的主任和几个高级工程师的脸一张比一张酷。原来,前来面试的人很多,但电台这次只招收一名计算机技术方面的人才,陈文宜有自知之明,自己没有大学文凭,没有工作经验,连初级职称也没有,虽然学校给自己写的推荐书很棒,但心里还是没有底,不知能不能过五关斩六将。进行面试的主管们为面试者们出了很多难题,不但有技术上的,也有人际交往方面的,还有普通话测试,方方面面,几个回合就筛走了一大批,最后只剩下几个人通过了首次的面试,接下来还有第二次的考核。当时,深圳广播电台的金融信息部正缺一个客户管理系统,陈文宜意识到这是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他跑到书城买了一大摞有关VB、VC的书籍,借了朋友的一台电脑,通霄达旦玩命似的干了一个星期,自己动手安装调试,终于把这个系统开发了出来。为了让金融信息部的工作更加现代化信息化,陈文宜自己动手从电台的5楼拉了一根5类双绞网线到旁边楼的金融信息部,将主楼直播室的股市行情即时播报系统复制到了信息部。最后各方面的考核结果都令台领导很满意,通过台里的党政联席会议,他最终被录用了。

  陈文宜还未来得及庆幸,电台就把他安排到计算机科实习,并有言在先:表现好就能留下来,表现得不好还是要“拜拜”。

  上班第一天,台长就把陈文宜叫到办公室,对他说:陈文宜,现在派你上梧桐山顶的发射台工作,你愿不愿意?

有什么好怕?陈文宜犹如一只初生牛犊。

台长一脸严肃地说:山上的环境你知道吗?山上的环境难道很差?不可能吧,天天都有人爬梧桐山,人家想去还来不及呢,有什么好怕的,陈文宜根本没将这些放在心上。

梧桐山上条件比较艰苦,是个考验人的地方,你要熬住啊。台长语重深长地对陈文宜说。

放心吧,我会经受得住考验的。

然而,当陈文宜登上梧桐山后,发现山上除了秀丽的风景以外,更多的是恶劣的环境,可怕的蚊子不说,潮湿的空气也不说,光是这雨天的雷电就够人一生难忘的。

就在上山后的第二天,当他爬上发射塔的铁架上拧紧一枚螺丝时,山上风云突变,电闪雷鸣,一个一个的火球像哪叱脚下的风火轮似的,霹雳啪嘞呼啸着从天而降,火球滾过之处,绿地烧成一片焦黄,寸草不留,陈文宜在塔上吓得身酥腿软,也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样滾下来的。

陈文宜在山上只呆了一个星期,就奉调下山,回到计算机科。

与山上相比,计算机科的条件好多了,最重要的是,这儿的工作跟陈文宜在工业学校所学的计算机应用专业十分对口,这是一个求之不得的岗位,陈文宜像爱护自己的眼珠似的热爱这份工作。

在电台实习的时间里,陈文宜仍住在泥岗路工业学校的宿舍,那儿离电台有好远的一段距离,乘坐360大巴要2块钱,来回得4块,他舍不得,宁可每天早上天没亮就起床,骑上那辆在二手市场买回来的自行车,经泥岗路、八卦岭、笋岗路,往电台蹬去。

就是在那一天清晨,那是他下山后第一天去计算机科上班的日子,天公却不作美,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那天,他一如既往地早早起床,穿上那套父母一个月不敢吃肉,省下的100元给他买的白衬衣和黑西裤,骑上那辆除了车铃不响全车上下都在响的自行车,连早餐也不吃,就往台里赶。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屋漏偏遭连夜雨,行经雅园立交桥的时候,“咔嚓”一声,自行车的链子竟然断了。陈文宜下车鼓捣了老半天,链子说什么也接不上,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雪白的衬衫已经沾满了机油,湿透了的西裤紧紧的贴在大腿上,他急得直跺脚却无计可施。心想好不容易才挤进电台当一名实习生,要是迟到了可不好。他本想把车锁在路边赶去上班,可是说起来也许没人相信,他这辆车竟然连一把锁也没有。为了省下买锁的钱,他不得不每天晚上把车扛上5楼的宿舍,第二天早上再扛下来,在那个被称为“没被人偷过自行车的不算是深圳人”的年代,他怎么敢把这辆没锁的车丢在路边呢?于是,他挽起衣袖,卷起裤腿,把断开的链条塞进口袋,然后扛起自行车,一路小跑往电台狂奔。

陈文宜扛着自行车冲进电台大门口的时候,把守门的保安也吓了一跳,陈文宜除了一脸的油污,已分不清哪是汗水,哪是雨水,哪是泪水了。

看着陈文宜浑身湿透地推开办公室的门喊报到,科长林海波心疼极了,他关切地对陈文宜说:外面风雨这么大,你就别来上班了。自行车在路上坏了,给我打个电话就不用赶来了,干嘛要淋成这样?

科长不知道,陈文宜那时既没有手机,路上也没有那么多的电话亭,但即使有,陈文宜也不敢请假。

林海波二话没说,推出自己的摩托车,把陈文宜送回工业学校宿舍,让他换上一身干爽衣服,然后请他到附近的小食店吃早餐,把他吃得浑身暖洋洋后,才把他载回电台上班。

陈文宜遇上了一位善待下属的好领导,一时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唯有秉承古训“仕为知己者死”,从此工作更加拼命,不管哪里的电脑出了问题,他都会争着抢着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为同事排忧解难,经常从一楼跑到五楼,又从五楼跑到一楼,不知什么叫做疲倦,不知什么叫做吃亏。

学海无涯

  3个月后,陈文宜实习期满,写了一份转正申请,希望能转为电台正式的一员,没想到第二天台长就把他叫进了办公室,心里七上八下的他,不知是去是留。

台长向他提出了一个问题:陈文宜,你知道我们电台有多少个中专毕业生吗?

陈文宜呆望着台长,心想,我又不是人事部主任,哪知道电台有几个中专毕业生?

台长把答案直接告诉了他:在我们电台的技术人员中,除了老同志,就只有你一个中专毕业生。

陈文宜的脸刷地一下子红到脖子跟,像一只煮熟了的龙虾。他知道,台里搞技术的同事,学历都在大专以上。

台长接着说,你很年轻,应该继续学习,不断提升自我,在这个竞争非常激烈的社会里,没有真本事是站不稳的。

陈文宜低着头喃喃地说:我想继续读书,我会继续读书。

台长鼓励他说,好,有志气,如果你读得好,台里给你报销一半学费。

陈文宜一听这话就有信心了,他诚挚地对台长说:请给我3年时间,我一定会把大专文凭拿回来,3年以后,我会让你对我刮目相看,我会成为台里那种不可或缺的人的!

陈文宜说到做到,第二天就去报名参加中山大学计算机信息专业自学考试,把身上仅有的一点点积蓄全部掏出来交了学费。

在实习期间,陈文宜一分钱工资也没有,正式上班后,也要等一个月才发薪金,陈文宜穷得捉襟见肘,一个5元的快餐饭盒也吃不起,他只能到泥岗村市场买5毛钱一斤的粗米来熬粥吃。

陈文宜家里很穷,父亲虽说是中共党员,可从未向党伸出过求助之手,母亲很理解父亲,坚决不给党组织添麻烦,一家4口在光明农场承包了40多亩地种植奶牛吃的橡草,日子辛苦生活却很甜。兄弟俩从小就很听话,打懂事起就帮家里忙这忙那,忙完家务就忙学习,兄弟俩的成绩在学校一直名列前茅。上初中了,兄弟俩为了给父母减轻学费的负担,一到暑假就去捡废铜烂铁和废旧塑料卖钱,还承包清理奶牛场饲料池的工作。清理的工作很辛苦,饲料池里的酸臭气味太浓,大热天时俩兄弟好几次差点晕死过去,但为了几百块钱的工钱,两兄弟还是争着去做。平常下午放学回家后就跟着大人们一块去捕蟮鱼,是骑着自行车跑到渺无人烟的山沟沟里去放笼子,为了捕到更好更多的蟮鱼,有时候骑车就得好几个小时来回。因此,兄弟俩经常是早上6点多就到了市场,7点多卖完就直接去上课。虽然初中这三年一直如此,可陈文宜的学习成绩一点儿也没拉下。

相对于初中时代吃的苦,现在上自考吃的苦就根本不算什么。

他白天上班,晚上上课,每逢双休日则全天上课,一点儿空闲时间也没有。到了星期六或星期日,陈文宜早上5点钟就起床,先用那个又残又旧的电饭锅烧一锅稀饭,装进一个铝质饭盒里,再去杂货店买一包咸菜,然后背上书包骑自行车去上课。中午休息时打开饭盒,吃去1/3,傍晚下课时再打开饭盒吃1/3,晚上放学后再把余下的1/3吃完。

铝质饭盒没有保温功能,稀饭在夏天的饭盒里闷了一天,到了晚上就自然添加了几分馊味。这时候,陈文宜总会想起孟子的一段名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肌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1998年,陈文宜报读深圳广播电视大学会计专业的大专课程,他要兑现自己在刘明台长面前许下的承诺,3年拿下大专文凭。陈文宜十分珍惜学习机会,一节课也不敢拉下,3年的课程他两年半就读完了,修满了学分,领到了大专毕业证书。

可是,陈文宜几乎连一口气也没歇,立即报读了电视大学的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本科课程。

计算机专业是相当难读的,尤其是电视大学的计算机课程,上课时用的是清华大学的教材,考试时用的是清华大学的试题,因此,许多学生宁可报读英语专业,也不敢报读计算机专业。众所周知,电视大学是一所入学容易毕业难的学校,从1999年到2004年,计算机专业只有30多人毕业,大多数学生知难而退,中途开溜,以至于他报读计算机专业的时候,很多以前大专时教他的老师都感到不可理解。但陈文宜毫不犹豫,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这一专业。

陈文宜就读的这一届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开学时有170个多学生,第一个学期考试后,只剩下70多人,第二个学期过后剩下40多人,到第三学年期末,参加毕业考试只有35人,最后有毕业资格的学生不足10人,能拿到学位的竟然只剩下3人,其中一个就是陈文宜。

刚读上了计算机专业的陈文宜,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新想法,一个班最好有一个班级的网站,同学们平时可以在这个网站交流信息,还可以共享学习资源,获知本班级的最新动态。陈文宜说干就干,自己动手编写程序,自己制作网站,自己做网站管理员,并将网站挂到自己单位的服务器上,供同学们使用。

  在商品社会里,有很多人都不“傻”,他们信奉“no money no talk”的原则,他们的信奉“有偿服务”,因此,他们对陈文宜的“傻”很不理解。陈文宜为同学提供的服务不但“颗粒无收”,有时还要倒贴,每逢期末考试临近,同学们的来电特别多,他们在复习时一遇到难题,第一时间就会想起陈文宜,不管是白天黑夜,也不管陈文宜在什么地方,更不管陈文宜正在忙什么,拿起电话就打,害得陈文宜两个月的手机费高达3000多元。

  考试前夕,陈文宜又把同学们约出来,找一间茶室“聚一聚”,让同学们把自己所遇到的难题端出来,大家一起讨论探讨,研究研究,遇到难度特别大的问题,陈文宜还逐条逐条为同学们详细讲解,某些较难理解的程序片段,还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的给同学讲。

  毕业设计分组时,陈文宜被选为小组长,他们这个小组一共有16个人,平时分别独立设计,陈文宜负责指导协调,同学们将自己的论文用电子邮件发过来,陈文宜一篇一篇地阅读,一遍一遍地修改;同学们发过来的毕业设计程序五花八门,各种编程语言都有,而这些程序很多时候还无法正常运行,需要上机调试,陈文宜就在自己家的电脑上安装这些编程语言,为同学们一个一个调试,一段程序一段程序的修改,最后提出自己的修改意见,再用电子邮件传回去。有一次,有个同学发来的论文条理不清,观点不明,逻辑混乱,既无纲无目又无思路,陈文宜不急不火,耐心地勾沉刊谬,剔误抉奇,最后删去了人家辛苦码成的1万多字,不得已自己动手给人家补上1万字。那个同学收到陈文宜在网上传来的那篇改得面目全非却条理清晰充满技术性的论文时,感动得只说了两句:真够朋友!好班长!

  陈文宜这个学习小组,通过网上互动交流,学习气氛比以前更浓了,同学们的学习兴趣比以前更大了,学习成绩也比以前提高了。

知识改变命运

  陈文宜从大专读到本科,在深圳广播电视大学读了6年书,用的全是业余时间。他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从2001年调到发射科开始,就和同事一道开发了“DX25U中波发射机监控系统”,他自己独立编写了整个系统的智能报警系统。该系统经过几年间的不断改进, 2004年通过了广东省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的验收,通过了省级技术鉴定,获得了科技进步奖。他们撰写的论文《DX25U中波发射机监控系统之系统设计》在国家级刊物《广播与电视技术》上发表,《DX25U中波发射机监控系统之智能报警》在省级刊物《岭南视听》上发表,论文《技术维护数据库管理系统网络版之网络安全技术》在《世界广播电视》杂志上公开发表。这些年来,他作为主程序员参与开发的系统,每一个都被应用在重要的位置上,领导和同事们对他们开发的监控系统赞不绝口,极大的提高了工作效率。

  陈文宜相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他用自己在电视大学学到的知识和本领,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也改变了自己的生存状态。虽然是贷款,却总算是有了自己的房子和车子,有了自己的电脑,有了自己的电视机,有了自己温馨的家。

  然而,陈文宜是一个不容易满足的人,在领到了电视大学颁发的计算机科学与技术毕业证书并获得北京工业大学的工学学士学位的时候,他又有了自己的新计划,他打算报读计算机科学的研究生,继续自己的奋斗历程。人生拼搏永无句号啊!
专题代码: 1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ztvu.net/feed.asp?q=comment&id=350

此文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表情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打开 UBB 编码
自动识别链接
显示表情
隐藏的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