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炼英模

[ 2005-10-05 03:37:50 | 作者: 校友会 ]
字体大小: | |
面对喷火的液化气瓶

2004年9月26日,星期天,一个没有阳光的日子。

福田派出所所长刘树华正在区里参加一个维持稳定的工作会议,突然,搁在会议桌上的手机不顾一切地震了起来,一个民警正喘着粗气,向他报告紧急情况:岗厦村有人劫持小孩,情况非常危急。

刘树华低头一看,时间正好是下午四时三十分。刻不容缓,刘树华挂上电话就往外冲,驾车直奔岗厦村。

岗厦是一个典型的城中村,村里楼挨着楼,屋靠着屋。楼房与楼房之间,距离非常狭窄,有些地方仅留一道缝隙,从这幢房子的窗户伸手可以探到另一幢屋子窗里的东西。走在这样的街巷里,犹如走在狭谷之中,终年不见天日,透不进一丝阳光。

四时五十分,刘树华赶到岗厦村。现场在岗厦村西四坊43号,只见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把现场围得象个铁桶似的,水泼不进,水泄不通。中国就有这么些闲人,只要不用花钱,哪怕是打翻了粪桶,也会去围观,何况今天可以免费观看这样紧张刺激的警匪片。他们想看看现实生活中的警察是怎样对付歹徒的,电影里面的警察英雄他们见多了,那是作家和导演胡编出来“教育群众”的,他们今天真的想看看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我们的警察到底是英雄还是狗熊。

刘树华好不容易才从伸长脖子踮高脚尖的人群中掰开一条缝钻了进去。

刘树华的出现,在人群中引起一阵哄动:警察的头儿来了,有好戏看了,看你今天怎样跟歹徒过招。

控制现场的警员向刘树华报告:一个名叫米先文的无业男子,当天下午吸食毒品后,疑幻丛生,神智不清,老是以为有人要杀他,从家里的厨房抄来一把利刃,把家人请来照顾他的一名男子连砍7刀,随后跑到大街上,顺手抓住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在那些暗无天日的小巷子里转了几圈,现正劫持人质在一间售卖杂货的小商店里。

刘树华走前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左手拿着一把刀,死死抵住小男孩的脖子,右手拿着一个打火机,放在一个液化气钢瓶的阀门上,两眼露出凶光,扬言谁敢靠近一步,就一刀往孩子的脖子上宰下去,然后点燃液化气自尽。

小男孩一脸惊恐,孩子的父母正哭喊着哀求歹徒:“我们与你无冤无仇,求求你,放过我们的孩子吧!”

米先文表情冷漠,脸色铁青,药物令他产生幻觉,在他的眼里,全世界的人都是仇敌,人人都想要他的命,包括那个被他砍了七刀的男人,包括眼前上千名围观的群众,包括手里这个手无寸铁的小男孩。

这间小杂货店的面积不足8平米,卖烟卖酒还卖煤气炉,小店的门边还放了三个用铁链锁在一起的液化气钢瓶,供前来买煤气炉的顾客点火试用。

刘树华意识到,歹徒的行为一旦失控,点燃了液化气,就很可能令几个液化气钢瓶同时发生爆炸,导致楼房倒塌,不仅人质性命难保,而且严重危及现场1000多名围观群众的生命安全,后果不堪设想。

刘树华当即果断地对在场的民警下了三道命令:一是迅速向福田区公安分局领导报告情况;二是尽快疏散围观的群众;三是与119火警中心和120急救中心联系,以防不测。

米先文情绪激动,语无伦次,现场气氛越来越紧张,情况十分危急。

刘树华为了不刺激歹徒,当着歹徒的面把武器放下,然后慢慢走上前去,来到离歹徒只有三、四米的地方,用尽量平静的语调对米先文说:“我是现场指挥员,希望你冷静,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但不要伤害无辜的小孩。”

米先文粗声粗气地狂叫,一会儿嚷着说要见这个,一会儿又嚷着要见那个,一会儿又说要打电话,但可以看出来,他说话时神情恍惚,思维混乱,言语不清,刘树华担心,歹徒的行为随时可能失控。

果然,米先文突然狂性勃发,用手拧开了液化气钢瓶的阀门,钢瓶喷嘴即时传来液化气喷涌而出的“嘶嘶”声,浓浓的液化气味直往刘树华的鼻子里灌,歹徒真的要铤而走险了。

围观的人群发生一阵骚动,往后退了几步,但在好奇心驱使下,又渐渐围拢前来。

“你只要放开孩子就可以走了。”刘树华仍在作最后的努力,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救人要紧,千万不能发生爆炸,绝对不能发生爆炸!

刘树华与歹徒面对面对峙着,现场的空气好象凝固了,一秒钟仿佛比一年时间还长,刘树华感觉到自己肩负的重大责任,心里作好了最坏的打算,万一歹徒疯狂逞凶,自己必须尽力保护人质和群众的安全。

米先文知道自己罪大恶极,持刀故意伤人,绑架劫持人质,罪不可恕,他的眼神流露出畏罪和绝望,情绪越来越激动,神智越来越模糊。

米先文疯了,精神错乱令他难以自制,“啪”的一声,他突然打开打火机,点燃了液化气,红红的火舌登时从钢瓶的喷嘴汹涌而出。

围观的人群惊叫着,四散奔逃。他们明白,那个疯子这回可不是闹着玩的了,此情此景也不是在拍电影,这是歹徒在行凶放火。烈火吞噬着杂货店里的一切,烤热了旁边锁着的三个液化气钢瓶,爆炸的危险威胁着每一幢楼房,死亡逼近每一条生命。

刘树华先前预料的最严重后果即将发生!他来不及多想,一把推开身旁的民警,一个箭步冲进火海,一脚狠狠踹开歹徒,一把夺过被劫持的小男孩。

刘树华把小男孩交给身边的同事,回头一看,液化气钢瓶仍在喷着熊熊烈焰,烧向那3罐锁在一起的液化气钢瓶,爆炸的危险随时可能发生。

烈火无情,黑烟翻滚,热浪灼人,刘树华面临生死抉择,冲进去关闭液化气钢瓶的阀门,扑灭火源,可以阻止液化气钢瓶爆炸,可以保住村民的房屋不会倒塌,可以保住周围一千多人的生命安全,但后果可能是壮烈牺牲。

时间在这一刻好象突然定格了,围观的一千多人全都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全场鸦雀无声,一千多双眼睛都在盯住这个身穿警服的派出所长。

可是,这时候的刘树华什么也没有想,他的目标只有一个:绝对不能让装着液化气的钢瓶发生爆炸!绝对不能让房屋倒塌,绝对不能让群众受伤,绝对不能让歹徒得逞!身为一个人民警察,身为一个共产党员,为了人民的利益,就应该置个人生死于度外。刘树华没有丝毫犹豫,义无反顾地转身冲进了火海。

火焰把刘树华吞没了,灼热的气浪把刘树华往火里拽,滚滚浓烟罩住了他的双眼,堵住了他的鼻子,缺氧令他呼吸困难,几乎窒息,他强忍剧痛,咬紧牙关,稳住身子,伸出右手去摸索液化气钢瓶的阀门,液化气钢瓶在火中烧得灸热烫手,刘树华在火中摸到阀门开关,一抓上去,“嗞”的一声,手掌的皮即时被烙糊了,粘在阀门的开关上,刘树华顾不得疼,用尽全身力气把它往死里拧。

汹涌的火焰熄灭了,爆炸的危险排除了,随后跟进的民警把负隅顽抗的歹徒击毙了。

刘树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抓起电话正想向分局领导报告,谁知用手一摸自己的脸和头,才发现脸上的眉毛和头发全不见了,只留下一股焦糊的气味,警服被烧得发脆发硬,象一片一片烤焦了的小薄饼,黑色的警裤被火烤糊了,溶化后紧紧粘在腿上,撕不下来,身上的皮肤被烧成黑黄色,脸上除了眼睛和牙齿是白的,全烧成黑乎乎的,乍一眼看上去,简直就象一截会走路的焦炭。

120救护车开过来,刘树华下令民警赶快把被火烧伤了的小男孩送去医院,可他竟然忘了自己也已经被烧得不成样子了。

救护车呼啸着在路上奔驰,把刘树华和小男孩送往医院。

目送着救护车带着凄厉的叫声远去,围观的群众方才仿如大梦初醒,人群中有人忍不住哽咽落泪,在他们的一生中,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令人震憾的一幕,今天,他们终于亲眼看见,英雄就在自己的身边!今天,他们终于亲眼看见,什么是真正的共产党员!



“咱们下辈子还做夫妻”

救护车把刘树华送进医院的重症护理病房,就好象把刘树华送进了第二战场,刚才在第一战场由于精神高度紧张,被火烧伤了的部位还不觉得怎么疼,可现在全身的疼痛神经好象都同时苏醒了,身上所有的伤口都受到疼痛钻心似的袭击。在第一战场的疼痛相对比较短暂,但在第二战场却可能要经受几个月的皮肉苦。

可是,刘树华此时却只惦记着那个受伤的小男孩,看见星期天的医院里只有一个值班医生,他强忍住剧痛,对医生说:“别管我,先救小男孩。”

刘树华的妻子吴穗红闻讯,立即从家里赶到医院,走进病房一看,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个面目全非、体无完肤,连头发、眉毛和胡子都没有了的人难道真的是自己的丈夫吗?

“树华,你怎么会烧成这样的啊!”吴穗红悲痛难抑,失声痛哭,泪水象断了线的珍珠般一串一串往下滴,很快就哭成一个泪人儿似的。

刘树华跟她结婚21年,从来没见她这样伤心过,安慰她说:“没什么,只是一点小烧伤,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烧成这样,还说只是一点小烧伤!吴穗红哭得更伤心了。

当值班医生为刘树华清理伤口时,用手在刘树华的身上轻轻一碰,烧焦了的皮肤立即就象雪花似的哗啦哗啦飘落地面,鲜血从裸露的肌肉深处渗出来。刘树华手臂上的皮肤也经不住医生轻轻一拉,就大块大块地往下掉,血水大滴大滴地往下流,在场的几个民警不忍心看下去,都强忍住泪水,把头扭往一边。

遍体鳞伤的刘树华,身上不能穿衣服,只可以穿一条短裤,端坐在一张小凳子上,挺直腰杆,接受医生治疗。想当年,关羽一边下棋一边让华陀治疗箭伤时尚有麻沸散,而现在,刘树华全身的烧伤面积达25%,属二至三度烧伤,尤其是右耳、右脸、上身和双手,伤势比关羽当年那支箭伤不知严重多少倍,而且目前还不能使用麻药。在场的人们都知道,刘树华正忍受着比关羽当年刮骨疗伤时更大的痛苦。医生一边为刘树华包扎,一边故意跟他大声说话,生怕他一旦昏迷过去就会长眠不醒。可是,这时候的刘树华,尽管已经手脚冰凉,几近休克,但却仍咬紧牙关,连哼也不哼一声。

真是一条铁汉子!

国庆前夕,在武汉读大学的儿子回来了,他压根儿就不知道父亲负伤住院,刘树华和吴穗红为了不让他担心,一直瞒住不让他知道。当他兴高采烈地回到深圳,准备跟父母一起共叙天伦,欢度“十·一”国庆黄金周时,没想到一下飞机就被人用车接到了医院。当人们告诉他,病床上那个全身裹着厚厚的绷带,只露出眼睛、鼻孔和嘴巴,活象一具木乃伊的人就是他最敬爱的父亲时,这个七尺男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当场放声大哭起来。

刘树华尽管嘴巴被绷带包扎得仅剩下一条缝,说话非常困难,但仍吃力地对儿子挤出一句话:“坚强点,男子汉哭什么!”

儿子紧紧咬住下嘴唇,把哭声勉强忍住了,但眼泪却还是止不住地刷刷往下流。

吴穗红和孩子都知道,刘树华尚未度过十天的生命危险期,伤口一旦感染,出现并发症,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刘树华在第二战场度过了人生中最痛苦的日子,伤口的疼痛日日夜夜无时无刻地折磨着他,每换一次药就感到全身虚脱一次。伤势最严重的右臂,每动一下都象牵动千万个疼神经细胞似的,传来阵阵剧痛。刘树华最关心的是这只右手能不能保住,这只手当兵时扛过枪,从警时抓过坏人,他宁可自己的脸蛋破相,也不愿意自己的右手残废。

手术前的一天,刘树华对医生说:“请你一定要保护好我这双手,一定要让我站起来,我要重返我热爱的工作岗位。”

医生的眼睛湿润了,他安慰刘树华说:“会的,你会站起来的,你的右手会保住的。”

手术前的那天晚上,刘树华突然咳出了一块黑糊糊的血,医生见状,深知不妙,他把吴穗红悄悄叫到门外,压低声音对她说:“你丈夫的呼吸道已经被火焰灼伤,手术有相当的风险,万一一口痰堵住,可能就下不了手术台,你要有心理准备。不过请放心,我们会尽全力的。”

刘树华虽然全身上下被包扎得严严实实,但医生的话却一字不漏全听进耳朵里了。夜里,刘树华象交待遗嘱似的对妻子说:“穗红,如果这次我起不来了,你要答应我几件事:好好照顾自己和我们的儿子;父母要常去看看;咱们家条件还可以,不要给组织添麻烦了;还有,我的脸烧坏了,你要请他们好好给我化化妆,我想精神一点离开这个世界。”

吴穗红听了,强装出笑脸,安慰刘树华说:“你会好起来的。”话没说完,就转身跑出病房外独自流泪。

他真的会好起来吗?吴穗红的心悬到脖子眼,在这生离死别的时刻,她才想起,他们一家子已经好久好久没有一起出外玩过,好久好久没有在一起照过相。刘树华当了福田派出所所长的两年间,足迹竟然没有离开过特区。吴穗红的娘家就在广州,驾车前往用不了两小时,可刘树华却一直抽不出身陪她前往。夫妻俩好不容易有一天吃完晚饭,打算到离家不远的莲花山散散步,谁知还没走到山脚,刘树华就接到了一个紧急电话。“有情况,我要马上回所里。”刘树华不得不和妻子转身一百八十度,一路小跑回家,跳上汽车,飞也似的开回派出所。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敢到莲花山散步。

刘树华心里很是内疚,他和吴穗红结婚以来,经常让她为自己担惊受怕,而吴穗红却总是一如既往地理解他和支持他。1992年,深圳警队扩编,刘树华既可以继续留在深大电话公司当他的保卫处长,也可以加入警队当一名警察。做保卫处长,收入过万元,生活安稳,如果从警,则不但工资减半,而且将会终生与危险相伴。刘树华喜欢做警察,最终选择了从警,妻子吴穗红没有意见,全力支持。2002年,刘树华从深鸿分局副局长调任福田派出所所长,虽然是平级调动,但从分局副局长到派出所长,听起来好象总有些落差,但刘树华二话不说,就接受的组织的安排,第二天就到福田派出所报到上班,这一回,妻子吴穗红也同样没有意见,全力支持刘树华的决定。

第二天进手术室前,刘树华紧紧地握住吴穗红的手,说:“你别担心,我会回来的,如果回不来,咱们下辈子还做夫妻。”

吴穗红含着满眼泪水,目送着他被医生和护士推进了手术室。

经过几次手术,刘树华的生命保住了,右手也保住了。

可是,刘树华的心却仍然牵挂着那个被烧伤的小男孩,当前来医院看望他的上级领导给他送来12000元慰问金时,他随即就派人将慰问金转送给那个小男孩的父母。



“当过兵的人还怕死?”

刘树华做梦也没有想过,自己的人头居然值100万。

1996年,中国的不少手机用户发现,他们的电话费用突然激增,大都是打往国外的国际长途话费,许多用户大呼冤枉,他们在海外既无亲友,又无业务,一年到头都不用往国外打电话,不知国际长途话费从何而来?这些用户当然不肯支付这笔子虚乌有的话费,结果只能让中国移动通讯有限公司自己埋单,国家为此直接损失了6亿多元。这宗特大案件在当时创下了建国以来损失金额最大,受害人数最多,涉案地点最广,影响极坏的纪录。案件惊动了中南海,有关领导下令从速破案,决不能让国家财产继续流失。

闻战鼓而思良将,上头将破案的重任交给时任深鸿公安分局主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刘树华,刘树华受命于危难之时,深知侦破这宗大案的难度。不法之徒作案地点遍布国内27个省区共150多个城市,中国幅员广大,要在960万平方公里找到不法之徒的秘密窝点,真是好比大海捞针,要在13亿人口的茫茫人海之中把盗窃国家资财的歹徒绳之于法更是难于比在尼斯湖寻找水怪。可是,再难也得上,总不能让我们的国家财产就这样被境外的大贼一个亿一个亿地偷走。

刘树华调兵遣将,组织了一个23人的专案组,亲自担任行动总指挥,在全国范围内搜寻分布在各地的非法作案窝点。

“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些硕鼠挖出来。”刘树华怒不可遏,拍案而起。

经过一番细致深入的调查,刘树华发现,这宗大案是境外一股涉黑势力与国内一些不法之徒互相勾结,利用高科技手段,用电子解码器窃取中国移动用户的手机号码和信息资料,租用以色列的通讯卫星,以太平洋上几个无人居住的荒岛作为据点,在国内招聘了一批不明真相的农民,躲在一间房子里,一天到晚用孖机串号的手法,盗用合法的手机号码不断拨打境外电话,故意产生虚假的通话记录,骗取中国移动的国际长途电话费,企图把刚刚起步的中国移动扼杀于摇篮之中。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法之徒利用高科技作案,刘树华他们也利用高科技破案,当年在部队特务连学到的通讯技术,今天竟然在深圳派上了用场。空中电波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在刘树华专案组的金睛火眼追寻下,最终还是象白骨精似的在孙悟空面前毕露原形。

刘树华抓住了老鼠的尾巴,循着蛛丝马迹穷追不舍,终于在广袤辽阔的神州大地发现了不法之徒的其中一个窝点就在广东的增城。

然而,增城的城区有好几十平方公里,要找到那个只有几十平米的窝点还得花一番功夫。

刘树华三天三夜没有合眼,和当地的公安部门一起采用山顶定位等办法,逐渐把搜索范围缩小,然后又同供电部门合作,采用分片停电的办法,找到了窝点所在的地区,最后终于将目标锁定在一栋不显眼的大楼。

正在这时候,有人给刘树华传来境外黑社会的恐吓信息,扬言要用100万元收买刘树华的人头。

更可怕的是黑势力竟然摸清楚他儿子在新秀小学念三年级一班!

刘树华堵住了人家的发财路,惊扰了人家的横财梦,人家当然想要他的命!

刘树华不信邪,竟然跟黑势力较起劲来,分说:“我当过兵,上过前线,闻过火药味,听过枪炮声,今天选择了以警察为职业,就是选择了不怕邪恶不怕死,就是选择了永远与安逸、享受无缘,就是选择了与艰辛、危险作伴,倘若被敌人几声叫嚣就吓破了胆,不敢再查下去,还算什么共产党员?”

但是,虽然自己不怕死,刘树华却不想连累家人,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为儿子办了转学手续。

黑势力曾经设计了三大招数对付刘树华,以为用美人计、诬告、买凶杀人就可以把刘树华搞掂,结果机关算尽,反而激励了刘树华跟他们斗到底的决心。

当刘树华在增城率领民警冲进那个不法窝点时,窝点里面的人全都傻眼了,面对刘树华的枪口,几个首领大眼瞪小眼,个个目瞪口呆,他们搞不明白,老鼠躲在阴沟里还不容易被猫儿抓到,自己藏得比老鼠还要隐秘,怎么还是被这些神通广大的警察在鳞次栉比的楼房里给挖了出来?

房间里坐满了一长溜从农村招来的民工,他们每人手里都握住一部手提电话,正在按照老板的指示,盲目地拨打国际长途电话,电话接通后,就把手机撂在一旁,再拿起另一部手机拨号。这些民工不知道,他们每打通一个电话,也许可以得到一毛钱的提成,可是国家却要遭受数百元的损失。

刘树华不负重托,和他的战友们一举捣破不法之徒在中国的第一个窝点后,又相继摧毁了分布在上海、福州、汕头、鞍山等地的11个非法窝点,将100多名不法之徒擒获归案,为国家挽回了巨大损失,也挽救了中国移动通讯。



伤患未愈再上战场

刘树华在病房里度过了96天,同事战友接踵赶到,为刘树华送来关爱和鼓励;市民百姓闻风而来,为英雄献上了鲜花和锦旗。市公安局长李锋来了,福田区委书记许德森来了,市委书记黄丽满来了,送来了领导的关心和问候。2004年12月30日,公安部周永康签署命令,授予刘树华“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的光荣称号。

刘树华对自己的英模称号处之淡然,他说,我只不过做了一个共产党员,一个派出所长所应该做的事。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派出所长,如果只吹喇叭不打头阵,谁会服你!假若“9.26”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再冲上去。

2005年元旦,刘树华脸上和手臂的绷带还没除下,在医院掉了14斤肉还没补上,出院手续还没来得及办理,就迫不及待地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他说自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只有工作才令他感到充实。他并不把自己看作是什么了不起的英雄模范,他只是觉得,派出所长不仅要在危险时刻冲在前面,即使在平时的工作中,也应该吃苦耐劳,享受在后。

医生叮嘱刘树华,你的伤口还没有完全康复,你身上新植的皮肤还嫩,切忌在太阳底下曝晒,可是,刘树华一回到派出所,就把医生的叮嘱抛到九霄云外,经常在烈日下一晒就是一整天。

刘树华上班没几天,就又一次被送到风口浪尖,辖区内的渔农村一个工地发生了一起工伤事故,一个民工不幸死亡。死者家属和一群老乡大约80多人守住死者的遗体,坚持要老板赔偿35万,如果老板不答应,就休想运走尸体。刘树华带着尚未痊愈的伤患赶到现场,却遭到这群人用石头和砖块的“欢迎”,雨点般的石头和砖块当场把两个民警和一个防暴队员砸伤了,刘树华毫不畏惧,迎着石头和砖块带头冲上前去,不厌其烦地跟情绪激动的民众做说服劝解工作,用自己的真诚和无畏制止了骚乱,妥善解决了这一事件。

福田中学一位老师说得好:“英雄壮举非偶然,平凡之中不平凡”。刘树华的英雄行为决非一时冲动,他是用自己平时一桩桩的看似平凡的小事,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炼成一曲新时期最壮丽的人民警察爱民之歌。
专题代码: 6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ztvu.net/feed.asp?q=comment&id=233

此文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表情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打开 UBB 编码
自动识别链接
显示表情
隐藏的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