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兆松:深圳是我的大学

[ 2006-04-06 03:36:07 | 作者: 校友会 ]
字体大小: | |
  最新消息:梁兆松校友被广东省高评委评为国家一级编剧(正高职称),三月正式就任,电大毕业生也当上了教授,可喜可贺。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梁兆松,1982级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深圳市文联办公室副主任、作家。他是电大第一期英语单科结业生,电大中文班孵化的文学鸟。

  蛇口养蚝

  1964年11月,一群广州知青唱着雄赳赳的革命歌曲来到深圳“上山下乡”。那时侯我还是一个不满16岁的初中生。我们被下放到南头后海养殖场,在那里养蚝。一大片一大片的海区被圈 起来,夏天把石头抛下去,蚝就附着在石头上生长,冬天就把石头和蚝一起捞上来。我们一共200多个新来的知青,几乎天天生活在海上,在烈日和风浪里折腾翻滚。农忙的时候还要帮当地农民割稻子。6年的海浪波涛塑成了我今天的体形,锋利的蚝壳在我的手上脚上留下了300多道印记。

  我喜欢音乐。在知青的日子里我苦练扬琴,扬琴发出的优美的琴音似乎让我看到了生活的希 望。一有空闲,我就用木棍敲打着石头,来训练我最初的音乐感觉。后海成了我的“艺术学院”。这一天还终于等到了。1969年,因为我的音乐素养以及弹得一手好扬琴,被抽调到宝安文艺宣传队,弹琴、作曲、指挥样样都干。相对于养蚝来说,那是一段过于奢侈的经历。1971年又去宝安食品厂当面包工人。我们每天吃着面包,觉得它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了,但我天性笨拙,在食品厂学了3年,做出来的面饼居然老是不圆。

  第一个游泳池

  1974年我调到工人文化宫游泳池当救生员。20世纪70年代的深圳就这一个游泳池。1964年, 宝安县召开工人运动会,发动上千人参加义务劳动,挖了一长50米、宽25米的大坑,挖出来的 土堆放在篮球场的周边垒成看台,而这样一个大坑灌上绿色的鱼塘水后就成了深圳第一个游泳池。门票白天5分,晚上1角,引来了不少泳客。游泳池的水是直接从流经附近的深布河抽上来的,河水虽然新鲜,但又黄又浊,望不见池底,致使不少不谙水性的青年不知深浅,一头栽进水里,喝了不少河水。随同河水一同流进来的还有小鱼、小虾和小青蛙等,这些小动物们与人共泳,有时会钻进一些女孩子的衣服里面,把她们吓得嚎啕大哭,我的职责就是坐在救生台上俯瞰整个泳池,一有险情便纵身跃入水中救起溺水者。我对我的拯救技术很有信心,把水中解脱、拯救、拖带、人工呼吸等程序和要诀全背得滚瓜烂熟。老天保佑,我当救生员的五六年里没有淹死过人。

  我不但当救生员,还组织了许多活动,如游泳比赛、与香港队的水球比赛等等。每年还从深圳的年轻人里面招收三四个救生员徒弟,教给他们一整套的救生技能。不过这些徒弟学成以后,大多数不是用来救生,而是泅水偷渡去了香港。1980年特区成立后,开始建起了很多的工厂。但问题也随之而来。整个深布河遭到严重污染,河水被染成黑色,游泳池也因此黑浪翻滚、臭气熏天,泳客都望而生畏。好端端的一个游泳池变成了没人来的“死池”。一天中午,我独自闯进市委书记的住处,为深圳惟一的游泳池鸣冤叫屈。当时的体委主任都佩服我的勇气。

  市政府很快就作出了扩建工人文化宫游泳池的决定,并拨出专款,在1982年建成一个现代化的游泳场。这次不是直接从深布河抽水,而是注入了清澈透明的自来水,深圳的游泳池从此告别了由绿变黄,又由黄变黑的历史。当游泳池由河水变成了自来水,我也离开了救生员的岗位,改守游艺场的旋转木马。

  最早的大学

  我们这些知青因为“上山下乡”而耽搁了学习。特区成立后,我感到了知识的重要,特别是外来建设者带来的知识压力,让我有一种不学习就要被淘汰的紧迫感。在文化宫,我一边守木马,一边留意着各种学习机会。

  一次我从电视上看到了中央电大开办了一个英语课程,每天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由郑培蒂老师主讲。这条消息对当时的深圳来说无疑是一个特大的喜讯。10几个渴求知识的青年参加了这个英语课程的学习。这就是深圳第一批电视大学学员。当这个英语课程教了半个学期时,学员达到20多人之多。有人提出,我们应该向省高教局和中央电大申请备案,日后好参加电大的考试。深圳工人文化宫当即同市总工会负责职工教育的部门派人前往广州,向省高教局提出申请,要求承认深圳的电大英语班,将正式在学习的全体学院转为正式生。省高教局怀疑:深圳这样一个边陲小镇能办好电大吗?深圳人能学好英语吗?最后省高教局勉强同意让深圳的学员参加一次期末考试,再视考试成绩而定:成绩好就承认,补办备案手续,将合格的学生转为电大正式生。考试在九龙海关大礼堂里进行。由中央电大统一出题,全国统一考试时间,统一评分标准,相当严格。 成绩终于出来了,深圳的学员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广东省一共有4人考满分,深圳就占了2人。我就是那2人之一。深圳电大英语班终于获得了省高教局的承认,特批备案,全部合格学员都转为正式生。有人开玩笑地说深圳电大英语班是“先生孩子后领结婚证”。

  1980年,第一批电大学员取得了结业证书。他们今天有的当上了翻译,有的成了大学讲师, 有的当了公司经理,有的成了银行职员。而我一结业就当上了下一届电大英语班的老师。

  1982年我考上了中央电大在深圳开办的中文大专班,修读汉语言文学专业,1985年我以总分第一的成绩毕业。这是我获得的第一张文凭。1988年我调深圳市作家协会当秘书长,感觉知识还不够,就读了深圳大学国际文化系社会文化专业研究生班。

  人物·老桂

  老桂是我们知青中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之一。直到80年代特区成立了,老桂还一直留在蛇口, 没挪过窝,不过听说承包了一条船,做了船长。 80年代初政府已允许蚝民拿着蚝去对岸香港去卖,以赚取港币。去香港卖蚝先要去蛇口报关。老桂每次一定要老老实实地去报关,然后再去香港,再回来,这样就刚好走了一个之字形。其他的蚝民都不去报关,直接走直线去香港,不但省去许多的油钱,还能从香港带回很多这边紧缺的东西,老桂从来不这样,一定要老老实实先报关,再去香港,再返回。因为他“坚持原则”,老桂的船就没有人坐了,也没人跟他合作。没人愿意合作,船当然开不动。后来老桂下岗了。那时侯他还是南山区的人大代表。他说, 宁可下岗,也不干那些“走私”的勾当。 下岗后的老桂自诩过着“皇帝”般的生活。每天听着贝多芬这样的宫廷音乐,“当时的皇帝也不过如此啊!”老桂变得越发自得其乐。

  人物·欧阳东

  欧阳东也是与我们一起从广州来的知青,后来分配到蛇口水产站,每天干的是晒咸鱼、收海鲜这些活。欧阳东邻居的老公是一个香港人,每次从香港带回许多花花绿绿的糖果,小孩子去他家玩, 邻居就给他小孩几粒糖果。孩子吃完之后还要,要爸爸去卖。去哪买?这件事触动他。当时深圳物质匮乏,不说小孩吃的糖果没有,连大米、食油都要凭票证供应。为了让家人活得好一点,70年代末欧阳东偷渡去了香港。欧阳东的太太也是水产站的职工。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蛇口首当其冲。她利用晒咸鱼的空地盖起了一间平房,然后开了一家服装店。服装店周围有很多工厂,那些打工妹都去她那买衣服。后来拆了平房盖了一栋3层的楼房,服装店也越开越大。再后来拆了3层楼房,盖起了一栋7层高的大楼,有了上千万的家产。 欧阳东在香港到处打工,一天干十几个小时,吃尽了苦头,然而挣钱却不多。听说这边生活好了,欧阳东最后放弃了香港,回到了蛇口。现在在家里管理物业,有时候去看看惜时那片养蚝的大海,过着安闲的日子。

  冲出文化沙漠

  1979年10月,曾经赢得多少掌声、成立于1963年的宝安文艺宣传队宣布解散。深圳再一次向文化沙漠的深处沦陷。

  但这样的气氛肯定会有人来改变。1982年,一个来自广州的知青开始打破这种沉闷。她叫杨素,能歌善舞,刚下乡便被宝安文艺宣传队看中,成了队里的主要舞蹈演员。文宣队解散后, 杨素被安排到罗湖区文化馆工作。罗湖区当时地域宽广,包括了现在特区的四个区。深圳改革开放后,内地大量专业的文艺人才来到了深圳。不过为了工作,他们都放弃了自己的专业:话剧演员到餐厅当厨师;“白毛女”到夜总会当领班;男高音到旅游公司当经理;舞蹈家到贸易公司当文员;大提琴手去工厂做工人。

  杨素就想把这些人组织起来,重新成立一个文艺团体。那时深圳还没有报纸、电视,我们就 在人民路的一个十字路口贴了一个招聘公告。这个路口就是深圳的“新闻中心”,任何消息只 要从这里发布,保管能传达到全市。公告一贴出,许多文艺才子才女们都来报名,再加上原来宝安文艺队的老班底,1982年2月28日,罗湖艺术团正式宣告成立。杨素当选为首任团长,我任副团长、作曲、指挥兼演奏员。这个团当时是深圳惟一的文艺团体。这个团完全是业余的,没有工资、没有户口、没有补助,典型的“三无”。自己出钱买乐器 、道具,连排练的场地都没有,就在博雅画廊的停车场排练。1982年5月1日我们迎来了第一场演出,地点就是深圳戏院,乐队合奏、小提琴、舞蹈、独唱……我是整个乐队的指挥。演出非常成功,全深圳都知道有个罗湖艺术团了。《南方日报》、《羊城晚报》等报纸都报道了特区这一新生事物,呼吁社会各界给予支持。后来演出时市长也来了,知道它还是个“三无”团体,大笔一挥,给拨来了专款。罗湖艺术团经常下到农村、工厂、军营演出,为当时几乎没有什么文娱生活的特区增添了亮色。两年后,罗湖艺术团赴香港演出,成了改革开放后中国第一支赴港演出的民间业余文艺团体。

  我的1982年是忙碌而快乐的,我既是艺术团的副团长、作曲、指挥兼演奏员,又是英语教师、中文系大学生。同时这一年我开始了文学活动。我开始文学的创作、开始翻译,并且组织成立了当时深圳惟一的青年文学社。这个文学社播下了深圳文学的种子,他们中一部分人后来成了深圳文学的中坚。
[最后编辑于 鲲鹏展翅, at 2010-03-17 09:23:13]
专题代码: 6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ztvu.net/feed.asp?q=comment&id=230

浏览模式: 阅读全文 | 评论: 5 | 引用: 0 | Toggle Order | 阅读: 8343
引用 龙笑
[ 2006-04-07 12:52:29 ]
从梁兆松校友的经历,我们可以领悟到,一个人的成功与否,关键是自己努力,哪儿毕业的,有些时侯并不重要。(龙笑)
引用 阿涛
[ 2006-04-07 22:22:42 ]
祝贺,严重祝贺!英雄是不问出处的!

建议会长给他搞个Blog,如今的文联学者都已上BLOG了
引用 明月清风*
[ 2006-04-10 13:11:15 ]
祝贺您:梁老师!您是我们电大的骄傲。
引用 森林
[ 2006-04-11 22:13:31 ]
哈哈---梁老师:我曾经是您英语课的学生哟!已经20多年了,我的英语已全忘掉了!
引用 萤火虫
[ 2006-04-21 14:36:22 ]
呵呵,祝贺呀~~

发表评论
表情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打开 UBB 编码
自动识别链接
显示表情
隐藏的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