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学之外

[ 2005-10-05 03:35:37 | 作者: 校友会 ]
字体大小: | |
当梁兆松从堆满文件的柜子里取出两本硬塑封面的精美册子时,我还没有足够的理由相信, 这两本数据分析报告就出自他之手。但事实是不容抹杀的,“这是我为两家公司做的数据分析报告。”梁兆松面露得意。

翻开册子,里面全是一个一个以列表形式出现的数据以及各种图表,杂以红、黄、蓝数色。 在册子的最后几页,则是一些貌似结论的粗字说明。数据分析就是通过对企业的各种数据进行 综合分析,诊断企业存在的问题,预测和规划企业的发展前景。这一做法在国外相当流行。 梁兆松最初是以一个本土作家的身份进入我的视野的。我并不知晓他还是一个隐秘的数据分 析师。但这多半是一个被悬置的身份,因为他并没有过多地加以运用。他说这种技能是他留学日本时学到的。他说他是作家,更看重作家的身份以及这一身份带给他的个性和自由。曾有一家公司愿以30万元的年薪请他,他不去。沉得住气,这在物质时代的喧嚣里因为稀有而倍显珍贵。

作家和数据分析师,这两者看似毫不相干,却在他身上呈现出兼容的状态。这还并不是他多 重角色的全部。如果一定要开列,还可以罗列出如下一串:深圳老知青、面包工人、泳池救生 员兼英语教师、艺术团指挥兼作曲、翻译家、广播剧策划和编剧……这众多角色映照的经历勾勒出了一个特区青年成长的典型文本。他既不是土生土长的土著,因此与过老的东西保持了距
离;也非后来的移民。后来的移民大都是半路杀进的,观念和心智俱已成型。他见证了特区成 长的全部过程,他经历着,又被特区塑造着。一个最重要的特征是,他不断地学习,不断变换职业角色以此来适应特区带给他的机会和变化。 很多人的知青岁月往往不堪回首。但梁兆松的知青生活充满了快乐。这种快乐多半是音乐带给他的。快乐的态度贯穿于他的整个生命,使他变得积极、敏感、对一切新的东西充满热爱和好奇。也影响了他的文字风格:幽默机智。嬉笑揶揄,涉笔成趣。

梁兆松写过两篇关于“侠”的文章:一篇是“文侠”吴立民;一篇是“侠士”Hobbs(澳大利 亚人)。侠义之气似乎也在他的周身流转。当深圳惟一一个游泳池的水质遭到严重污染时,他 独闯市委书记的住处,最终使问题得以解决。早些时候他常写“侠义”之文,批评陋习时弊, 路见不平拔笔相助。文章发表出来后,他拿着登载他文章的报纸直接去找被批评者,问他改不改,不改就再写。后来他觉得这种硬来之举解决不了问题,毕竟个人的力量是微弱的。他改变了方式。改为旁敲侧击的启蒙方式了。温良谦恭,锋芒既藏,但用意深沉,饱含忧患意识以及理想主义者的热情。这样的文章路数在他留学回国后尤为清晰。梁兆松说他那部关于深圳的长篇小说已写了好几年,断断续续,一直没有一个完整的时间来收笔。他现在扮演的职业角色变成了行政官员,大到人事,小到电梯厕所,都是他管辖的范围。“琐屑之事就像刀一样把我的时间一点一点割走。”他的设想是等忙过这一阵,就请创作假,全力去写那个长篇。
专题代码: 6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ztvu.net/feed.asp?q=comment&id=229

此文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表情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打开 UBB 编码
自动识别链接
显示表情
隐藏的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