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人生之十八

[ 2005-10-05 03:30:29 | 作者: 校友会 ]
字体大小: | |
黄金海岸的人间真情

在雄鸡状的祖国版图上,有一条绵长绵长而又湛蓝湛蓝的海岸线。

在这条绵长而又湛蓝的海岸线南端,有一段灿烂辉煌、举世瞩目的黄金缎带。

这缎带就是深圳。

深圳与香港仅一河之隔、一桥之隔、一步之隔;深圳与香港血肉相连、唇齿相依;可香港是另一个世界。据说,在这个世界里人情薄如纸。

于是,有些不了解深圳的朋友便在香港与深圳之间划上一个等号:深圳人情如纸薄。

果真如此么?朋友,当你读完我们饱含热泪采写的这段人间真情时,也许,你会掉泪摇头,如果你不麻木的话。



1989年10月27日晨。

地处深圳南头古城小梧桐山麓的南头中学,校园里鸦雀无声,一片肃静。1500多师生齐整整地在大操场上站成一个方块,屏息静听着从高音喇叭里传出的宏亮而又沉重的声音:“我校高二(2)班梁秀娟同学因肾功能衰竭,生命垂危,经中山医科大学教授诊断,如不及时抢救,只能维持15天的生命……”

“簌簌簌……”是梧桐在掉叶?是杜鹃在落红?不,不是,这是副校长陈木昭在学校广播室通过电流、通过高音喇叭传出的落泪声,这是站在操场上凝神谛听的师生受到陈副校长“电磁感应”的落泪声。

几个在操场一角正挥棒打门球的老园丁停住了球棒。

“梁秀娟同学是我们南头区大冲村的农家女,她的父母现在是老板厂的普通工人,家境不宽裕,4姐妹全在读书。肾功能衰竭的治疗只有两种方法:一种是肾透析,一种是换肾。肾透析一次需好几百元,换肾则需10万元左右……”

“怎么办?怎么办呢?”1500多颗心顿时紧缩起来。

“为了使我们校园里的这棵幼苗不枯萎,为了使这棵幼苗能与我们一起茁壮成长,学校党支部、校长室号召全校师生发扬‘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一人不幸,万人相助’的共产主义精神,各尽所能,为梁秀娟同学募捐……”

电流声断了,喇叭声停了,师生们怀着沉痛的心情悄然无声地离开操场走向教室、办公室。

“救同学要紧,我捐100元!”校长室里,何吉灵校长将带着自己体温的100元钱放到桌子上。

“我捐100!”“我捐50!”校长室里其他几个学校领导也纷纷解囊,倾尽所有。

“救同学要紧,我捐……”这个声音几乎同时在各个年级组办公室回响。一张张“大团结”从两袖清风中洒洒飘出。

“救同学要紧,我捐……”这个声音也同时在全校28个教室里震荡。这些桃,这些李,虽然与梁秀娟一样都还是一株株幼苗,还要仰赖父母哥姐或亲戚朋友浇水施肥,但他们一个个都从衣袋里、书包里掏出家里给的零用钱、饭菜钱。高三(1)班黄胜全同学,将自己积蓄的222.2元全部送到班长手里。曾一度误入岐途的初一(1)班陈志刚同学,则从家长外出时留给他的伙食费中挤出10元交给班长。同在这个学校念高三和初三的郑磊彬、郑磊腾兄弟俩,一个捐了110元,一个捐了100元。一贯省吃俭用、不乱花一分钱的初三(5)班陈洁凤同学一下子捐了100元整。她刚从美国回来的外婆为她和同学们的真情所感动,也慷慨托她送上100元。

“校长,这是我们几个退休老师募捐的265元!”已退休的老校长邓俊超郑重地将一叠人民币送来。

“你们……”校长有点愕然。

“学校广播的时候,我们在操场一角打门球,听完广播后,我立即回住宅告诉我们几个退休的老师。我们认为学校党支部、校长室这件事做得对,做得好,我们虽退休了,但也要尽我们一份心意,连傅老师也捐了……”

“啊!”校长热泪盈眶,“傅老师他,他至今连电视机也没钱买……”

聚沙成塔,集腋成裘。一天,仅仅一天之内,全校师生便为梁秀娟募集了13000多元。

这仅仅是13000多元人民币么?

内地的读者朋友也许认为深圳人工资高,生活好,这1万多元算不了什么。的确,托改革开放之福,深圳人率先步入了小康水平。但,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深圳实行的是市场经济,深圳人吃喝拉睡几乎全是“高价”。因此,除去物价因素之外,深圳人的生活仅仅是比内地人富裕一点。而对于“清水衙门”的“人类灵魂工程师”,对于莘莘学子们来说,多数还是扳着指头过日子的。这些园丁,这些桃李,一天之内便募集了1万多元巨款,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啊!

这仅仅是13000元人民币么?

不,这是1500多双友爱的手,这是1500多颗火热的心,这是1500多份纯朴的情!

当日傍晚,南头中学的校长、主任、老师带着这些捐款,带着全校师生的真情来到梁秀娟家里。憨厚善良的秀娟父母,说什么也不肯收下这笔钱。躺在病榻上气息孱弱的秀娟,紧紧拉住校长、老师的手,喃喃细语地说:“感谢校长……老师们,感谢同学,我病好后……病好后马上去上学,请老师们给我补课,教我打字……”

多么可爱的一株幼苗啊,如此重病,仍念念不忘上学。要不是病魔吞噬,她也许将长成一棵栋梁之才!

看到这样好的校长、老师,梁秀娟,还有秀娟的父母、妹妹都流泪了;见到这样可爱的幼苗,校长、老师们也泪如泉涌。眼泪,是感情的液汁,男儿有泪不轻弹,女子有泪也不轻甩,只缘真情冲开了泪湖的闸门才奔涌而出。这泪水将化作如酥春雨,滋润梁秀娟这棵枯黄的幼苗;这泪水将化作浩浩洪流,荡涤那些在小孩落水时,还向孩子父母讨价还价后才肯下水抢救的时代沉渣!

“我们定会全力抢救她!”大冲村党支部书记吴带果断地对前来村委会的校长、老师们说。也许是受南头中学师生们的真情感染,也许是党的重托和村民的厚望所驱使,也许是共产党员的天职,也许是三者兼而有之,吴书记当即决定明天用村委会的面包车,并让副书记龙福娟陪秀娟去广州治病……



1989年10月28日下午。

一辆乳白色的面包车缓缓驶进熙来攘往的广州中山医科大学附属二院大门。

一个剪着短发,衣着素朴而整洁的中年妇女,紧扶着一个全身浮肿、脸色蜡黄的小姑娘从面包车上下来,紧跟着还跳下个男人和两个女人。

一双、两双、十双、几十双眼睛都被这一镜头粘住了:扶小姑娘的中年妇女是谁呢?是小姑娘的母亲么?不像,从容貌和身材看完全不像;但看她那紧锁的双眉,那与小姑娘亲密无间的情形,可是个十足十的亲娘啊!

中年妇女扶着小姑娘走进门诊室,掏出这个大学驻深圳医疗中心一个副教授所写的诊断书,要求办理住院治疗手续。她来到收费处,从自己的小皮包里掏出一大叠人民币。

接钱的大夫睁大眼睛,她看看那小姑娘,又看看这中年妇女,深谙遗传学的大夫,一下“诊断”出她们没有血缘关系。但,不是骨肉关系,又怎可能掏出如此巨款为小姑娘治病呢?

“她是你的什么人?”大夫接过厚厚的几叠钱问。

“她是我的学生。”中年妇女回答说。

“啊,你不是她的亲人呀?!”大夫停住了点钞的手指。

“不,比亲人还亲!”中年妇女动情地说。

“不是亲人,胜过亲人啊!”大夫也动情了。当她知道她手里的钞票全是小姑娘所在学校的校长、老师、同学们募捐来的时候,当她知道面前这个仪表不俗、气度不凡的中年妇女只是小姑娘的一个科任老师的时候,这个什么大病、急病几乎都见过的大夫也眼眶湿润了。

梁秀娟住进了病房。

梁秀娟顺利地进行了肾透析。

考虑到秀娟的父亲没有文化又很少到广州,考虑到秀娟的班主任孩子小离不开家庭,考虑到秀娟的英语老师在广州念过几年大学,且医院里有个学生,校长何吉灵毅然派出自己的妻子张云珊老师陪秀娟去广州治病。按理,秀娟住进医院去了,肾透析也进行过了,她可以回校了。学生盼着她回校上课,儿女盼着她回家料理,她也想早点回校回家啊!可是秀娟父母人地生疏,语言不通;秀娟又刚刚脱离危险,需精心护理,她实在放心不下,硬是在医院里陪了3夜4天。这几天几夜啊,她不仅为秀娟办妥了一切住院手续,陪秀娟进行了几次肾透析,而且还从几里外的学生家里,煮来秀娟最喜欢的吃食。她常常坐在秀娟的病床边,抚慰秀娟,鼓励秀娟,为秀娟梳头,给秀娟喂食。同房的病友问秀娟:“她是你的母亲吗?”小秀娟泪莹莹的回答说:“她比我母亲还亲呐!”

教者父母心。是的,我们的校园,我们的深圳,我们的国家,有多少像张云珊老师这样爱生如子的好园丁啊!



1989年11月初的一天,《深圳特区报》编辑部将一篇群众来稿交给记者张炯光。这是南头中学一个高中学生写来的稿子,字迹歪歪斜斜,错别字不少,句子也很不通顺。但是凭着职业的敏感,张炯光却从字里行间看到这是一条重要新闻。于是他立即驱车到南头中学采访,并连夜将稿子赶了出来。

稿子送到编辑们手里,编辑们一致认为这是一篇好稿,要放在一版。当晚值班副总编辑认真细看,又将此稿放在头版头条。

1989年11月6日,《深圳特区报》在头版头条显赫的位置,以《深深桃李情》为题,刊登了张炯光采写的通讯,并加了编者按语。

张炯光告诉我们,他是含着热泪写下这篇通讯的。南头中学为梁秀娟募捐的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的事迹跃然纸上。

当天,多少深圳人争相购买,争相传阅这份凝结着记者、编辑们心血的报纸。

当天,多少深圳人为此动容落泪,为此心急如焚,为此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深圳市委常委、市教委主任林祖基当天阅报后即挥笔批示:“告曾建中(南头区教育局局长——笔者注)同志,请派人了解梁秀娟同学的情况,看看有些什么困难,手术的经费还缺多少,学校、社会能为她提供一些什么样的帮助?此事还要向办事处、区领导汇报一下,情况如何望告。”这是一个公仆对主人女儿的关心啊,这是共产党的一个领导干部对一个普通农家女儿的关切之情啊,这也是11亿中国人民心头常常寻呼的声音啊!

这声音迅即传到南头区教育局。在家养病的曾建中接到批示后,立即打电话给局党委书记赵祝武,并带头为梁秀娟募捐了100元。赵祝武立即向区委汇报了为梁秀娟募捐的详细情况,并立即在局机关发动募捐。

这声音传到南头区委,区委领导为此作了专门研究,并立即在区委机关为梁秀娟发起了募捐活动。

这声音传到“清水衙门”的深圳市教委,教委副主任彭坚在干部会上作了专门的动员。

这声音连同报纸传到全市的大、中、小学,冬日的大大小小校园旋即荡漾起一阵阵温馨的春风。

罗湖中学的领导见报后,当即决定在全校范围内掀起一个“伸出友谊的手,挽救一个垂危的小生命,塑造我们美好心灵”的教育活动。不到两天时间,他们便募捐了4600多元,并派政教处主任亲自把款送到南头中学。

与罗湖中学一样,深圳大学、深圳中学,还有洪湖、西丽、布心、华明、铁路、荔香、滨河、桂园、碧波、文锦渡、华侨城等中学和行知职校,还有大冲、西丽、华侨城、水田、官湖等小学都在校园里掀起了募捐活动。他们把募捐到的款,或亲自送到南头中学,或通过绿衣使者转到梁秀娟家里。与此同时,梁秀娟还不时收到全国各地寄来的一张张明信片,一封封慰问信。

耿耿园丁心,深深桃李情,生活在黄金海岸的园丁、桃李们,一个个都有颗金子样的心!

《深深桃李情》,不仅打动了教育界千千万万片真诚的情,而且牵动了社会上万万千千颗友爱的心。文章发表后的一天,一个女秘书来到《深圳特区报》要闻部,将500元交给当班的实习记者。当这个记者问她单位、姓名时,她说她是本市一个中外合资厂的秘书,钱是厂领导叫她专门送来的。说完这些,她便一阵风似地走了。

攥着厚厚的一叠钱,年轻的记者愣住了,此情此景,令他泪眼模糊。模糊中,窗前的深南大道变成了奔腾不息的深圳河,变成了浪花飞溅的深圳湾。啊,刚才那位女秘书,不正是这浪花里的一朵么?

是的,连记者张炯光也料想不到,他的这篇小通讯,竟在深圳湾、南海、黄海、东海,激起万千浪花。几天来,汇款单、慰问信、明信片,像一束束绚丽的鲜花从特区内外飞向报社、飞向南头中学、飞向大冲村,飞到梁秀娟泪湿的枕边;一个个电话,一声声问候,通过一股股电流,传到报社、南中、梁家,像一阵阵暖雨,滋润着他笔下那棵行将枯萎的幼苗。

“莫让这棵幼苗枯萎!”这是一个署名“小保姆”的读者的心声。这个来自内地,到深圳当保姆的小姑娘在给张炯光的信中说,她来到深圳后深切体会到人间的温暖。虽然家主包她吃住外,一个月才给她50元,虽然她家里生活困难要她每月寄钱回去,但看到南头中学师生的感人事迹,她还是夹寄上30元,请张记者转交给梁秀娟。

30元,30元对那些富翁富婆们来说不过是九牛之一毛;30元,30元对一般深圳人来说也只不过够请一个朋友饮一次早茶。然而,这30元却是这个小保姆大半个月的工资啊!这仅仅是30元么?不,这是我们中国人一颗纯朴而诚挚的心!

“莫让这棵幼苗枯萎!”这也是发自工人发明家邹德骏的心声。当他听完记者张炯光动人的述说之后,这个心比钢铁硬的“刀具大王”也动容了。他先从皮包里取出一叠10元钱,然后又从外袋里袋掏出所有的钱交给张炯光转给梁秀娟治病。张炯光激动地一一点数,总数正好整600元。此时,这个曾漂洋过海,走南闯北的记者,心潮如深圳湾般起伏。谁说深圳人认钱不认人?这个深圳的发明家不正好恰恰相反,是“认人不认钱”吗?谁道深圳人情如纸薄?这个深圳发明家的情,不是比山还重,比海还深么?

“莫让这棵幼苗枯萎!”深圳南湖综合商场的郑秋群,搭乘中巴,专程来到南头中学。他将500元钱放到校长手里,只说了一句:“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莫让这棵幼苗枯萎!”深圳国医馆的医生陈永安、蔡关元听说《深圳特区报》的领导、记者要去南头中学转送读者给梁秀娟的捐款,他们立即搭报社的“顺风车”前去为梁秀娟治病。当看到梁家困难,秀娟仍病重时,两位个体户医生不仅表示愿免费为秀娟治病,陈永安还从衣袋里掏出100元送给秀娟。多好的医生,多高的医德啊!送医送药上门还送钱,我们的深圳,我们的社会,太需要这种“救得他生是我生”的大夫了!

一个始终不肯透露姓名的姑娘,多次打电话给记者张炯光,当她从电话里听到梁秀娟已得到救治时,嘻嘻地在电话里笑了;后来当她从电话里听到梁秀娟又一次生命垂危时,竟嘤嘤地哭了。这笑声,这哭声都曾令张炯光震颤,这是他当记者近十年来的最大的一次心灵震颤啊!

黄金海岸的这片片人间真情,很快便幅射到全省、全国。

惠州、肇庆;河南、山东、贵州、浙江等地的许多读者读报后,也纷纷寄来书信、汇款。其中最令人感动的有四桩:一是河南省信阳县第一中学高三(5)班的学生冯亮、罗仲远,他们将自己买饭菜票和打开水的11元3角7分钱凑在一起寄来;二是一名叫宋涛的山东省一个中学的高一学生,将自己人生第一次“挣”的钱——学校颁发的7元奖学金,全部寄来;三是青岛一个退休老工人写信给张炯光,说他有治肾病的祖传秘方,愿千里迢迢自费前来深圳为梁秀娟治病;四是正当我们到南头中学采访时,学校刚收到的贵州安龙一中信内夹有5元钱,署名“同龄朋友盼盼”的来信:

秀娟:

得知你患病的坏消息,作为同龄朋友的我,心里很难过,连同所有关心你的朋友们,都盼望早日得到你康复的好消息。希望你好好养病,和病魔作斗争,做一个勇敢的女孩子好不好?我们素不相识,但已经成为朋友了,对吗?近些天来我总在暗暗为你祈祷。本来想去探望你的,但路太远,作为朋友而不能帮助你什么,真令人难受,希望收下这点太少太少的钱(真不好意思),这是平时省下的,请勿见笑。我本不想这样做,但再也想不出别的办法了。收下吧,不然我心里会更难受的。

……

这是深圳人爱的反馈,情的反馈啊。这爱,不是男女之爱;这情,并非骨肉之情;这是我们中华民族最可贵的人间真情,这是荡漾在我们深圳,我们神州的一代新风!

或许有人怀疑捐款者是为了出风头表现自己,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些怀疑者就未免“以小人之心去度君子之腹”了。这个贵州的“盼盼”,还有前面提到的“小保姆”,不都是假名么?须知,送款上门者,汇款者,许多都是以假名假地址,或干脆以“无名氏”自称的啊!我们在专门为登记梁秀娟捐款的学校记录本里,看到深圳一个捐款者写下的这样一句话:“谢绝以任何形式的提名。”助人不留名,施恩不图报,这位“无名氏”和一大批不愿披露姓名的募捐者的言行,不正以君子之腹击碎了那些小人之心么?

《深深桃李情》发表至今6个月来,南头中学已陆续收到特区内外的捐款4万多元,还收到了一大批的来信来电。封封电信传友爱,分分角角见真情,神州有友爱,深圳有真情!

“啊,她就是梁秀娟!”护士曾志虹以高度的责任感和对这位素不相识的病危的小妹妹的无限同情,立即用电话向医院总值班汇报,总值班不在,她立即向院长、书记请示。院领导也不在,他们都去“国贸”参加一个会议去了。

“怎么办?怎么办哪?!住不进医院,梁秀娟她……”陈副校长不敢往下想,无奈,他只好打电话回学校求援。

校长何吉灵接到救急电话后立即召集在校领导商量。有什么办法呢?“啊,市长专线电话,打市长专线电话求援!”想到这里,一向静若处子的何吉灵校长,立即从沙发里弹了起来,抓起了茶几上的话筒。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消息传到市政府秘书长李定那里,李定当即指示人民医院无论如何要设法让梁秀娟住下来,并千方百计为她治病。

党和人民心连心,市长电话一线牵。没有人民就没有我们的党,没有党也就没有我们今天的人民。党啊,您曾救民于倒悬;党啊,您仍在解民之危困,人民冀望时时处处能听到您那伟大而又亲切的声音!

接到市府秘书长的指示,市人民医院的4个主要领导立即离开会场赶回医院,立即召集医务部的大夫调度病床,立即召集肾脏专家为梁秀娟紧急会诊……

终于,梁秀娟躺到了洁白、柔软、舒适的病榻上,终于,梁秀娟顺利地进行了肾透析;终于,一棵即将枯萎的幼苗,得到颗颗爱心的抚慰,滴滴甘霖的滋润又返青了……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病魔虽然曾像野火一样吞噬幼苗,但当春风又一度染绿小梧桐山的法国梧桐,当春雨又一次浇开校园里似火的木棉花的时候,梁秀娟,这个普通的农家女,这棵牵动着千万人心弦的幼苗又踏入了她久违的教室,坐进了那久别的空座,与千百棵幼苗一起,共沐阳光,同浴雨露。

肾透析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要从根本上治好梁秀娟的病还得进行换肾手术。到哪里去换肾?换肾的10余万元如何筹集?这是南头区委黄剑雄书记,大新办事处主任张联辉、副主任黄心武,大冲村党支部书记吴带一直常念在心的问题。为了能早日给梁秀娟换肾,办事处和村委通过正在办事处挂职体验生活的省剧作家黄心武,最近找到了广州南方医院。南方医院的领导深为深圳人的真情所感动,他们紧握着专程前来的张联辉、黄心武、吴带的手表示,南方医院将派出最好的医生,用最优惠的价格给梁秀娟治病。听到医院领导鼓舞人心的应诺,为梁秀娟换肾奔忙了两天两夜的3位基层领导,高兴得忘了几天的劳顿。他们回深圳后,行囊未解便立即推举剧作家黄心武执笔起草为梁秀娟募捐的呼吁书。



目前,梁秀娟已住进南方医院了。院领导表示,他们将竭尽全力挽救深圳特区的这棵幼苗,一旦条件成熟,便会为梁秀娟进行换肾手术。

梁秀娟啊,梁秀娟,你是多么的不幸,你年纪轻轻就得了这种难治之症!梁秀娟啊,梁秀娟,你又是多么的大幸,你大幸生长在我们这个美好的社会主义国度里,大幸生长在充满人间温暖的黄金海岸,大幸生长在我们这个文明的新时代!你应该骄傲自豪,你应该坚强振作,面对张牙舞爪的病魔,你应该毫无畏惧地征服它,战胜它!

梁秀娟这棵行将枯萎的幼苗将很快得到根治。诚然,她仍需各级领导,各方热心人士继续给予关心支持。我们相信,在神州的蓝天下,在深圳的沃土上,这棵幼苗一定会健康地成长!即使限于目前的医学水平,这棵幼苗也许难于长成参天大树,但深圳人为抢救这棵幼苗而共同谱写的这首精神文明赞歌,这段发生在黄金海岸的人间真情,将与日月山河一样永存!(与谢君文、杨锦杰合作)
专题代码: 7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ztvu.net/feed.asp?q=comment&id=221

此文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表情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打开 UBB 编码
自动识别链接
显示表情
隐藏的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