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前走 别回头

[ 2016-02-02 15:02:21 | 作者: 鲲鹏展翅 ]
字体大小: | |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导语:2016年1月31日凌晨3时58分,99岁的袁庚在深圳蛇口去世。媒体在报道这一消息时,给对这位逝者的介绍是:“招商局集团原常务副董事长、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和招商银行、平安保险等企业创始人、百年招商局第二次辉煌的主要缔造者、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探索者”。

  袁庚,1917年出生,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作为东江纵队的一员走上抗日游击战场,也曾在解放战争中跟随部队转战于华东,当过高级情报员,也当过外交官,但他一生中最为辉煌的履历,与“改革开放”和“深圳蛇口”这两个关键词紧密相连。

  “大不了回秦城去”

  1978年10月,袁庚被任命为招商局常务副董事长,全面主持招商局工作,也就在这一年,他向中央建议,在深圳宝安设立蛇口工业区,提出“产业结构以工业为主,企业投资以外资为主,产品市场以出口为主”的方针,从此,他开始在大幕渐起的改革开放中鼎立潮头。

  当时的蛇口是一个逃港风潮的前沿阵地。1978年1月至11月,宝安全县共外逃1.38万人,逃出7037人。广东省有关方面的数据显示,这一年在宝安县一地就堵截收容了逃港人员4.6万多人。曾接待过袁庚的蛇口公社革委会副主任兼蛇口养耗场场长郑锦平,最多的一次曾经在七八公里的海岸线上发现了8具尸体。在他的养耗场内,300多人每天竟有30余人偷渡。“怪不得家家户户都没有人了。”1978年12月,当郑锦平向袁庚诉说蛇口与香港的差距时,袁庚摆了摆手,没让郑继续说下去。

  袁庚改变蛇口贫穷落后面貌的愿望显然是极其强烈的,建立蛇口工业区的报告上报之后,他还没有等中央批复,就开始了工业区的前期准备工作,以至于对他“搞独立王国”“独断专行”的告状信一直都没有断过。

  袁庚这种大胆的作风,当年给身边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个特别有代表性的事例是,当年袁庚在香港调研时,在报纸的分栏广告里看见“风月片”的广告,马上找到后任招商局办公室副主任的梁鸿坤,要梁鸿坤带他去看,看了一半,觉得没意思,遂出。这事把梁鸿坤吓出了一身冷汗,后来回忆起来,才觉得自己受到教育。“袁庚后来对我说,有些东西,要敢于接触,你才敢于批评嘛。老是说那个东西坏,你不了解,你怎么知道那个东西坏?”

  在蛇口工业区的创办过程中,袁庚秉承的正是这种敢于冒险的精神。1979年7月20日,蛇口工业区正式启动。一开始工人们干劲不高,每人每天8小时运泥20车到30车,为了刺激干劲,工程处决定实行定额超产奖励制度,每天55车定额,每车奖2分钱,超额每车奖4分。工人们干劲大增,一般每人每个工作日运泥达80至90车,干劲大的甚至达131车。

  这种作法很快被上级部门勒令停止,袁庚急了,请来新华社记者写内参,直接送到胡耀邦的案头,仅隔一天,蛇口的工地上就恢复了定额超产奖。随后的1983年7月,在袁庚的推动下,蛇口工业区率先打破平均主义“大锅饭”,实行基本工资加岗位职务工资加浮动工资的工资改革方案,基本奠定了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分配制度。

  创业初期,袁庚和他的大将们遭遇的艰难可想而知。1981年底,在招商局发展部的年度总结汇报中,对外招商引资的数目为零,袁庚把责任全揽在自己身上,他说:“没有人来投资,工厂办不了,追究下来,我会负总责的。大不了,了不得,回到秦城去。”

  “要是成功了我们都没有话说,要是失败了,放心,我领头,我们一起跳海去。”原蛇口地产公司副总经理周为民,至今记得在一次企业管理培训班课上,袁庚曾经说过的这句话。

  “我是准备戴帽子的”

  但是,更大的压力来自于舆论。

  “父亲那时其实是在与他的同代人斗争。”袁庚之子袁中印说,当时全国声讨深圳,连袁庚的许多东纵老战友都严厉指责他。

  因为袁庚的种种举措在当时显得确实太过“惊世骇俗”,比如,他当时提出了著名的“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两句口号,便引起过很大的争议。

  据袁庚的多年老友、南山区前宣传部部长陈禹生回忆,这两句标语来自袁庚在香港工作期间的一段经历。当时袁庚与一位香港老板谈生意,要买下一栋价值几千万元的楼房,双方周五下午两时签约,之后一起吃晚饭。但这名香港老板婉拒了会餐,因为他要马上把钱存入银行。因为星期六、星期天是假期,不能存钱,如果把2000万元星期五3时放到银行去,以当时的浮动利率14%来算,会多出几万元钱。

  袁庚说:“周六、周日银行不开门,如果不在周五下午3时之前将支票递进银行,就要损失几万元的存款利息。但在招商局,支票在家过夜是常事。我们鄙视市场经济,我们不在乎时间,结果百年老店招商局到我接手时一条船都没有,所有资产加起来才1.3亿元人民币。以船运起家的招商局1950年起义时还有13条船,被称为船王的包玉刚当时才有2条船。28年后,包玉刚已拥有2000万吨的船队。时间就是金钱不无道理。”

  由此,1981年3月,在一次工业区干部会议上,袁庚第一次宣读了一句后来广为流传的口号。口号当时有六句话:“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顾客就是皇帝,安全就是法律,事事有人管,人人有事管。”顿时,这句口号成了“姓社姓资”争论的火力集中点,以至于,写着“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巨型标语牌后来曾多次在蛇口工业区竖起,又被拆下。袁庚后来说:“写这标语时,我是准备‘戴帽子’的。”

  直到1984年1月,邓小平视察蛇口时肯定了这个口号,围绕着它的争论才渐渐平息下去。

  类似的争议还有一件很典型,那就是后来被称为“蛇口风波”的事件——当时在一场有关新时期青年思想工作的大讨论上,有专家认为,个别前往深圳的人,来此地的目的不纯,是为了在别人创造的财富中捞一把。在场蛇口青年则认为,淘金者赚钱,未触犯法律,并无过错,且淘金者客观上也为蛇口的建设出了力。

  这场争论后来被以《“蛇口座谈会”始末》为题,整理报送中央和有关单位领导。整理者认为,“有责任把个别青年的错误言论实事求是地反映出来”

  对此,袁庚引用了伏尔泰的一句话“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发表不同意见的权利。”“希望记者同志一定要把这个观点报道出去,这是保卫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的神圣权利。所以,对那位被追问姓名并上了什么材料的青年人,我们一定要加以保护。即使他的发言有什么不妥,也不允许在蛇口发生以言治罪的事情。”

  “向前走,别回头”

  事实证明袁庚是说到做到的。当时,《蛇口通讯》登载了一篇周为民的文章,直接向袁庚本人开炮,“就批评他工业区原来开发发展起来了,现在进入管理阶段,你管理得一塌糊涂,这个责任你要负。第一炮就是向袁庚开的,总编辑觉得这是向袁庚开的,他向袁庚请示,到了袁庚那里,袁庚不在,他就把稿子放到袁庚的家里,后来袁庚把稿子看了,他做了批示,说这个稿子一个字都不改,照登。”陈禹生回忆道。

  袁庚在蛇口工业区的民主作风令身边人至今印象深刻。那时,蛇口工业区推行领导班子的民主评议制度,并在1983、1986年进行管理委员会的民主选举。由群众对管委会成员投票,不信任票过半就下台,包括袁庚自己。

  曾任蛇口工业区企业管理室主任的余昌民当时便参与筹备,构思细节。他回忆道,当时袁庚曾讲过这样一句话,“搞选举的意思,就是不能让某位京官或者某个公子到蛇口作威作福。”

  袁庚还说:“群众监督干部,群众有权选举和罢免干部,这至关重要。我相信可以改变一下干部结构和工作作风。由组织部门提名,上级批准的做法容易滋生干部‘人身依附’的观念。我想做一个不太小的改革,冒一点风险。”

  陈禹生回忆道,因为对干部权力控制得很好,当时基本没有腐败行为,甚至没有刑事案件。“工人们停自行车时不用上锁,也不会被盗,骑车的时候撞车了,两人都说声对不起,也不会打架。”陈禹生说。

  1992年,75岁的袁庚退休,此时的蛇口,人均GDP已经达到了堪比“亚洲四小龙”的5000美元。不过由于种种原因,袁庚的很多探索并没有延续下来。袁庚走后,蛇口的先锋色彩逐渐褪去,2004年,蛇口开发区被撤销。

  “都说好的制度可以把虫变成龙,坏的制度可以把龙变成虫。我很感谢袁董老人家,我们这一批被感召过来蛇口的人,是用黄金堆出来的。我们是招商局付了巨大的学费把我们培养起来的,也是这个社会给我们造就了很好的环境。”蛇口工业区发展研究室原副主任过永鲁的看法,代表了那一代跟随者袁庚打拼的蛇口人的心声。

  “大家怀念袁老在的那个年代,那个氛围。”周为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今天我们称颂袁庚、悼念袁庚、纪念袁庚,是因为当今中国太需要袁庚了!”1月31日,当袁庚逝世消息传出后,原中国体改所副所长、深圳体改委主任徐景安在第一时间发表评论。

  不过,对于众人的肯定,晚年的袁庚却很淡漠自己改革拓荒的历史功绩,“天天提思想解放,我看你们的思想并不解放,一说什么成果就提到袁庚的名字,把功劳都归到一个人身上,这是不客观的。”他说。

  袁庚真正念念在心的是什么?可能集中体现在这样一幕场景里——2014年4月,有媒体采访袁庚结束离开时,袁庚特别嘱托了一句:“向前走,别回头”。

  (来源:凤凰历史)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ztvu.net/feed.asp?q=comment&id=1315

浏览模式: 阅读全文 | 评论: 1 | 引用: 0 | Toggle Order | 阅读: 1795
引用 鲲鹏展翅
[ 2016-02-02 15:22:27 ]
马化腾:让深圳涌现出更多的“袁庚”,是我们最好的怀念

今晨(1月31日)惊悉袁庚老先生仙逝,作为一名在深圳创业的后辈,深感悲恸。
如果要找一个最能代表深圳改革开放精神的人,那一定是袁庚老先生。可以说,老人家就是这座城市的“魂”。
很遗憾,直到2010年,我才得以有幸见到老人家一面。那是在2010年9月“深圳经济特区建立30周年30位杰出人物”晚会上,我有幸与这位传说中的人物同选为30年30人而获奖。老人家虽已年逾90高龄,但精神矍铄。面对这样一位老者,我们这些年轻的晚辈,心里只有尊敬和景仰。
虽然没有机会得到袁老先生更多教诲,但是他的精神无不渗透在每一个深圳人的骨血里。从老人家的阅历当中,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深切地感受到那股“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拼劲和闯劲。
也是在这样的精神感召下,腾讯在华强北一个忙乱的楼房里孕育而生。回想过去的历程,我们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挫折,中途一度连服务器都买不起,也曾经担心连员工工资都发不出去,最终我们又很幸运地经历上市、成长为全球知名互联网企业之一。有时我也会想:如果不是在深圳,腾讯还会不会是今天的腾讯?我和我的同伴们,还能不能坚持得下去?
这些问题很难有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袁老赋予深圳的“敢试敢闯,不言放弃”精神,给了我和同一批创业者更多的憧憬和能量。
这种能量,可能从我年幼踏上深圳的土地时,就已注入。记得十几岁时,我第一次来到深圳,看到了著名的“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招牌,心立刻被深深地震动了,这是当年中国整个政治经济环境下不可能听到的大胆想法,但又像夜幕中的一道闪电、春天里的一声惊雷,时不我待,深圳从此成为全国的创业热土。如果不是它,很难想象,深圳会拥有全国最多的本土知名企业。它们中的很多,不仅已成为全国的翘楚,有些甚至在全球都名声彪炳。
30多年了,袁老先生留下的“蛇口精神”,已经成为深圳创新精神的代名词。我们这些后来人都会铭记袁老先生从万千荆棘中踏出一条路的勇气,铭记他从无到有破局的毅力。
只要这种精神在,深圳就会生生不息,企业精神就会绵延持久。袁老先生留给深圳的精神遗产才会光照后世。
让深圳涌现出更多的“袁庚”,是对袁老最好的怀念。

发表评论
表情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打开 UBB 编码
自动识别链接
显示表情
隐藏的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