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自信之二:一个“客观主义者”对中国发展模式的解读

[ 2014-05-12 09:48:28 | 作者: 鲲鹏展翅 ]
字体大小: | |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林毅夫

  参考消息网4月29日报道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最近出版的《道路自信:中国为什么能》一书,通过作者玛雅与十几位著名专家学者的对话,从不同角度探讨总结了中国的发展道路和发展经验,对“中国为什么能”这一叩问做出了响亮回答。

  玛雅:中国经济到了结构性调整的困难阶段,增长速度放缓。国内多数经济学家对未来时期的经济形势不乐观,认为增速将继续下滑。你却乐观地认为,每年8%的增长潜力可维持20年。你的根据是什么?

  林毅夫:中国在改革开放后实现了33年9.8%的高速增长。这种增长有没有可能持续下去,再维持二三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呢?我对此持肯定态度,我的观点是基于后发优势的潜力。

  2008年中国的人均收入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只有美国的21%。这表明,中国与工业化国家之间的技术差距仍然巨大。因而中国能在弥补差距之前,继续享受其后发优势带来的好处。根据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在同一发展时期的经验来分析,中国应该有潜力再维持20年8%的增长。20年后,中国的人均收入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可能会达到美国的50%,中国的总体经济规模将是美国的两倍。即使按照市场汇率来计算,中国经济也会达到与美国同等规模。

  玛雅:但是你也看到房价高涨、收入分配不公、腐败、环境污染等问题对民众信心的影响,你对中国发展前景仍然感到乐观,这是为什么?

  林毅夫:我一再讲我不是乐观者,我是客观者。乐观者忽视问题的存在,只讲可能性,把可能性当成现实性。悲观者只看到问题,看不到机会,变成“中国崩溃论”。客观者是说,潜力我们知道,问题我们也承认,然后看看这些问题有没有可能解决、怎么解决。你也说了,我看到了目前一些问题对民众信心的影响,我并不回避问题。所以我不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我是一个客观主义者。当前出现的增长放缓,我认为主要是周期因素。当然我并不是说中国没有结构性的问题,还是具体问题必须具体分析。

  玛雅:你在《解读中国经济》一书的前言中指出:国际上通常以国外现有理论为框架来解读中国经济现象,非但不能客观地分析判断,其观点还经常掺杂着意识形态和政治的偏见。我们知道,西方模式是“自由市场+民主政治”。西方学界很多人一直质疑批评中国改革,不仅是因为中国没有采用他们所主张的“休克疗法”,还因为中国没有如他们所愿实行西方民主。

  林毅夫:很多西方学者认为,现代民主政制是经济可持续增长的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性制度条件。事实上,即使是欧美老牌发达国家,宪政民主政制也是逐步演进而来的。19世纪摆脱西班牙殖民统治、直接照抄美国宪法的拉美国家,以及二战后摆脱殖民统治、直接继承英美民主政制的菲律宾、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还有许许多多非洲国家,不但没有迈向发达的工业化国家,而且长期深陷中等收入陷阱或低收入陷阱的泥沼之中。美国著名政治学家福山最近有篇论文《什么是治理》。他指出,宪政民主既不是好治理的必要条件,也不是充分条件。

  不论发展水平高低,一个国家作为上层建筑的各种制度安排都是内生的。随着经济的发展,生产力水平的提高,生产和交易规模的扩大,人民财富的普遍增长,相应的规范市场交易和人与人、民众与政府之间互动的制度安排也必须与时俱进地完善。但是,一个国家即使到了高收入发达阶段,有了相应的现代宪政民主体制,也不能保证一劳永逸地持续发展。日本在1991年以后长达20多年的停滞、2008年美欧发达国家的金融危机都说明,即使有西方学界所认为的理想的现代民主政制,也不能保证这些国家的政府和领导人不被利益集团绑架,不能保证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

  玛雅:你在那本书的前言中还坦言:解读中国经济并非不能有模式,只是必须有新的模式。这个表述可不可以理解为,中国模式不但存在,而且应该以中国的理论和话语来加以总结,做出解释?

  林毅夫:可以这么说。始于1978年的改革开放是在中国政府的领导下以渐进的方式进行的。当时许多政策一出台即遭到国际学界的普遍批评,但是中国经济却在一片非议声中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让世人为之惊叹的成果。而与之相反的是,1990年代苏联和东欧国家根据当时国际普遍接受的理论进行政治改革和“休克疗法”,却导致国家解体、经济崩溃和长期停滞。1970年代末中国开始改革的同时,其他发展中国家也在国际发展机构的指导下,按照当时流行的理论和共识进行各种改革。但是30多年过去了,却未能达到预期目标。经济增长率比改革前还要低,原有的经济、社会危机也没有得到解决,反而愈加严重了。

  以上经验和事实说明,目前国际上尚缺乏成熟的理论,可以用来指导发展中国家和正在转型中的国家有效推动经济、社会、文化、政治的发展和转型,使这些国家既快又好地实现现代化。

  玛雅:对于中国学界来说,这种理论缺失是否意味着一个挑战,同时也提供了一个创新的机会?

  林毅夫:是的。但要实现理论创新,中国的知识分子必须摆脱去“西天取经”的思维定式,在政治、经济、社会科学的各个领域,深入了解中国的历史,积极研究中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过去百余年来现代化探索的成功和失败的经验教训,以及当前国内国际社会的现实,创造性地构建出一套能够揭示中国现代化问题的本质、面临的限制和机遇的新的理论观点、思想体系。只有中国的知识分子才能以其科研成果引领社会思潮,以其教学活动培育一批又一批了解中国国情和社会政治经济文化问题解决之道的高素质人才,掌握未来发展中出现的机会,克服改革中存在的问题,真正实现民族复兴大业,使中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ztvu.net/feed.asp?q=comment&id=1285

此文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表情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打开 UBB 编码
自动识别链接
显示表情
隐藏的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