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中玩出个新花样

[ 2013-10-15 08:52:30 | 作者: 鲲鹏展翅 ]
字体大小: | |
无意中玩出个新花样


  对篆刻艺术的喜爱是从少年时代开始的。那时正处在“史无前例”的特殊时代,我身居陋巷,求师无门,只好在廉价的肥皂块儿上运刀学艺,那成效是可想而知的。长大了,投身报海,日夜奔忙,学篆刻的事儿自然也就放下了。然而,对篆刻的兴趣一直存留于心,只不过从当年的直接治印变为后来的间接鉴藏了。

  三十年间,我买了不少名家印谱和篆刻图书,碰到好的印章也会买来欣赏。更因自幼随津门名家宁书纶先生研习书法,平时也好临池挥毫,慢慢的结识了一些出色的篆刻家,他们也热情地给我刻了一些名章和闲章,这使得我对篆刻的兴趣始终保持着相当的热度。近年来,大概是缘于我平素喜欢写一些艺术评论方面的文字吧,熟识的篆刻家们开始约请我给他们的篆刻集写评写序,若北京骆芃芃、天津房阑凝、浙江陈浩、湖北周南海、内蒙古李贺忠、陕西郑朝阳、甘肃夏天公……这倒促使我下功夫读了一些古今印学专著,为的是在班门弄斧之际少说点外行话。

  随着案头箧中所收的印章愈来愈多,我开始琢磨着如何把这些“宝贝”,由一人“独赏”变为众人“同赏”,艺术品总是要与人分享的。最先想到的招数自然是制作印屏——记得20年前,夏天公曾赠我一个印屏,把他的篆刻作品和边款一一拓印出来,贴在宣纸上制成条幅,再题上几句赠言,挂在我的书房里很多年,典雅而别致。我便仿照其法,把自家收藏的印章精选数方,拓印于窄条宣纸上,两旁以小楷行书题写古人论印名句,制成“一炷香”形制的小条幅,看上去也挺漂亮。正当自我陶醉乐此不疲的时候,津门老友冯骧才(冯骥才之胞弟)来到深圳造访我的书房,一见墙上挂的这些小玩意,当即赞赏有加爱不释手,我也为自己的创意受到称赞而沾沾自喜,一高兴,就把刚刚制成的几件印屏悉数慨然相赠。看着老友乐颠颠地满载而去,我内心也充满了创作成果被知音“分享”的快乐。

  这件事发生在2012年的深秋。一转眼,新年就快到了。按照我家多年的习惯,每到新年春节前夕,都要赶制一批贺年卡分寄各地亲朋。近些年又与时俱进,加上了手机拜年的新风俗。而我的手机拜年短信,大多是自作一首小诗,以表辞旧迎新之意。今年能不能鼓捣点新鲜玩意儿呢?脑子里这么一闪念,立马又想到了这些印章——制作印屏,权作贺卡,既新颖又脱俗,虽说有点费事,但一想到远方的亲朋好友收到这个特殊的贺卡,一定会心生欢喜,也就全值了。这个点子也被“老婆大人”所首肯。于是,我就开始挑选中意的印章、印泥和宣纸,还要从各种印学专著中摘录名言隽语。恰恰是在这个环节上,我忽然感到一丝别扭:以往都是自己作诗分赠亲友,今年却要当“文抄公”,这可不是俺的一贯风格呀;再说,古人论印的名言,跟拜年有啥关系呢?冷不丁给亲友寄去这么一段话,没准儿会让人家一头雾水,不知你想说啥?这么一想,我的创作热情顿时归零了。

  片刻静思之后,忽如灵光乍现——为何不用现成的印章,拼成一首小诗呢?把印文作成诗拓印在中间,两旁以毛笔书之,这样的贺卡既有新意又有观赏性,两全其美,何乐不为?就在这一念转换之间,顿时峰回路转,我的第一首集印诗由此诞生——“我见青山多妩媚,津门长客胡不归?烟云供养逍遥乐,不看人面免低眉。”这是一首以六方闲章组合而成的言志小诗,其中第一、第四两句分别是辛弃疾和白居易的名句,中间那两句则是我用闲章印文“拼装组合”而成的。

  这个特殊的“贺年卡”寄达之后,受到亲友们异常热烈的追捧,骧才兄更是急切来电称:“上回给我的那些印屏都让朋友们抢光了,下回去深圳,你要再给我几件作成诗的,这个更有意思!”(侯军)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ztvu.net/feed.asp?q=comment&id=1271

此文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表情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打开 UBB 编码
自动识别链接
显示表情
隐藏的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