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创造历史,相信未来

[ 2012-01-01 09:31:59 | 作者: 鲲鹏展翅 ]
字体大小: | |
新年是一个许愿的节点。

在过去的一年里,无论你是顺风满帆,还是命途多舛,是大起大落,还是平淡无奇,也无论你有几许辛酸,怀揣多少愤懑,都请在这个时候,许下自己对未来的祈愿。诗人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是因为他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和“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我们经受生活的各种重压还能倔强地抬头瞻望,则由于新的一年代表着一种不确定的因素,不确定恰恰才能催生梦想。

世间万物皆有妙谛,惟变动不居才是永恒的状态。如果2012年可以和历史上任何一个年份区分开来的话,也许只能说人们的思变、求变远不如今天这样迫切,也远不像今天这样于社会各阶层达成广泛的共识。

思变和求变,首先缘于目睹了变化的迹象。过去的一年,世界多变,环球同此凉热,而目光放到中国,则如同《人民日报》一篇文章所概括:“治理格局的变革、网络舆情的变奏、精神世界的变化,在发展的高速时代,中国社会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变动图景。”其次是因为弥漫于社会的焦灼和不安的情绪正在为所有人所感知,回忆一下,我们过去似乎很少会为一起交通事故而全民声讨,一个刑事判决也很难成为专业内外的议论焦点,而一个帖子一条微博招致全民围观更属不可想象。热点事件中的每一个细节仿佛都可以轻易触动我们,让人感同身受、浮想联翩,这种典型的公共焦虑已经到了必须纾解的时候了。

贴近并理解这种公共焦虑,正视并尊重社会各阶层的思变、求变之心,2012有望以“变革之年”而为人记取。这对一个以“变则通”为哲学传统的民族,对一个已经习惯从改革中获益的国家来说,当属水到渠成.

未来之变无可置疑,关键或在把握变动的方向。一百多年前,“三千年未有之变局”曾经是蕴涵多么丰富的一句感叹!蓦然回首,我们才恍然,昔日做对了一些,但也错过了许多。一个民族没有太多的百年,社会本不应该因“激进”与“保守”、“传统”与“现代”的泡沫争论而虚耗。回溯西学东渐以来的中国近代史,检讨志士仁人所投各式药方,其中失误者并非谁主“激进”谁趋“保守”,而在于为民族危机感所逼迫,欲以个体权利之暂时的牺牲而图国家之富强,反倒南辕而北辙。

痛定思痛,回到个体的本位,不但契合国家之起源,因为“国家因人而设,人非为国家而生”,而且实系现实之要务,过去一年里“举牌哥”、“拇指妹”等踊跃登场无一不在提醒我们,比以往任何一代人都更看重个体价值的新生代公民将不可抗拒地占据舞台的中心。

回到个体的本位,这意味着承认没有个体的幸福,就没有国家的强大,没有个体的尊严,就没有国家的体面。一旦国家都以公民个人拥有的尊严为荣,在个体权利面前尚且退避三舍,还有谁敢以拙劣的借口来侵犯、剥夺这种尊严和权利,又有谁会轻视这样的国家呢?

回到个体的本位,这将改变权力的姿态,公民个人的责任感也必将由此而生。没有享受权利、不懂权利为何物的人,他的责任感虚无缥缈,无法信赖。权力和权利各归其位良好互动,在这样的价值共同体内,国民的道德自省才不会流为空谈。

回到个体的本位,这预示需要重新设计权力结构。“人是目的”,不能随时预备牺牲;“人是万物的尺度”,不能反为物所役使;“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理应以此出发构建公共空间。

为了今天的变革,我们早已做好了准备。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变革的物质基础,顶层设计的理念给人以变革的信心。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我们变革,更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我们朝自己看好的那个方向变革。不分在朝和在野,无论精英和草根,我们都在创造历史,留下一个怎样的2012年供后人评说,这是每一个具备历史自觉的中国人都无法回避的问题。

请珍惜万众思变而形成的合力,请珍视创造历史的机遇。我们和诗人一样,“相信未来”。 (南方都市报)
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 http://www.sztvu.net/feed.asp?q=comment&id=1211

此文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表情
[smile] [confused] [cool] [cry]
[eek] [angry] [wink] [sweat]
[lol] [stu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yes] [no]
[heart] [star] [music] [idea]
打开 UBB 编码
自动识别链接
显示表情
隐藏的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